《罰罪》口碑難保了,常徵身世可笑,唐紹文身份值得繼續追劇


《罰罪》哪怕不安排常徵是趙嘯聲的兒子,僅僅只是常非的孩子,就是單純為了掃黑除惡,為了還父親清白去將趙家的事情查到底,這部劇也不會難看,甚至會是今年給觀眾留下不錯印象的刑偵劇,可惜啊可惜,編劇給主角做“加法”做多了,反而做成了“可笑“。

這部劇的故事線原本很清晰,常徵作為優秀的年輕警員,因為父親的離奇去世回到故鄉,在工作中發現趙嘯聲集團問題很多,他想覺得父親的死是被人害的,而自己之前從刑警隊被投訴也是趙家安排的,他就是不甘心也不信邪,趙家的事情怎麼可能查不清楚。

緊跟著就是趙鵬超回國,常徵的女朋友紀念出現,在一些事情發生後,兩個人的感情也出現問題,而趙鵬超為了順利完成趙家的資產向海外轉移,他必須拉攏紀念的父親,同時,趙鵬超已經成為趙家的實際控制人,常徵的弟弟常石也跟趙家產生了經濟往來,這必然是對付常徵的手段。

其實這部劇好看在哪?一部分原因是嚴國華的秘密調查組,這組人一直在調查與趙家有關的案件,檔案盒是整整一面牆,嚴國華的身份也證明,趙家的事情已經引起了省公安廳的高度重視,被剷除只是時間問題。

首先,遊艇爆炸案中死去的檢察官趙鵬程是趙嘯聲的兒子,這點已經稍微有點狗血了,這麼惡劣的一家人還能出一個出淤泥而不染的,最後竟然因為擔心他檢舉揭發趙家直接把他炸死,這情節距離失控又進了一步,

延伸閱讀  《罰罪》中男主黃景瑜,只要稍微差點,就絕對壓不住這些戲骨們

其次,是真的萬萬沒想到,編劇竟然在主角常徵的身世上做文章,把他寫成了趙嘯聲的小兒子,真是離譜到家了,如果說原來我覺得這部劇是7分,現在真的連及格都懸。

顯然趙鵬超很清楚常徵是自己的弟弟,劇中他問過自己的媽媽,為什麼常徵叫你韓媽,你什麼時候又有一個兒子,他還在韓亞面前說“常徵是我的弟弟”,劇中韓亞一直以為自己的這個兒子跟趙家沒關係,自己送他出國讀書也是為了跟趙家撇清關係,但她不知道兒子為什麼這麼想要趙家的錢,這大概就是野心。

趙嘯聲說趙鵬超是自己跟韓亞優秀基因的後代,其他幾個兒子的母親沒文化,資質平庸不堪重用,自己的希望就是趙鵬超了,我覺得楊佑寧把這個角色處理得很微妙,我們是看不出他真實想法的,甚至能感受到他精神上的病態。

追劇的過程中遇到劇情上的硬傷其實是很難過的,現在讓我有興趣繼續追下去的是唐紹文這個角色,他應該就是的與嚴國華見面的黑衣人,也是拿走趙鵬程留下U盤的那個人,他是如何做到既能得到趙鵬超的信任,又能為嚴國華提供情報呢?

一開始我們以為唐紹文是趙家老大趙鵬展的心腹,沒想到的是在老三跟老大對峙的時候,老大才知道唐紹文一直在幫趙鵬超做事,趙鵬超也說,這孩子對數字特別敏感,一張報表他看一眼就知道哪裡有問題的。

延伸閱讀  影院陸續開門,市場復甦加速

趙鵬超要資產轉移到澳洲、紀念的父親會在趙嘯聲的六十大壽出現,這個消息趙鵬超只告訴了兩個人,其中一個就是唐紹文。

而之後黑衣人就跟嚴國華見面,嚴國華也向特別行動組透露了趙鵬超轉移資產的計劃,有一點說得對,趙鵬超是早就在籌劃,這次回國就是來拿走家產的,這才是他的目的。

唐紹文不是警察,一直在趙家工作,是什麼原因促使他成為這樣的角色?這還是一點懸念,是我想要看下去的目的。

這部劇有點可惜了。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