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圖輯:北歐丹麥和瑞典兩國的跨海大橋


(Credit: 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厄勒海峽大橋,在瑞典語中叫作“Öresundsbron”,丹麥語則是“Øresundsbroen”。全世界,很多人對其的了解僅是出現在《邊橋迷案》(The Bridge)裡的那座橋,這部拿下多項大獎的北歐劇集以連接丹瑞兩國的大橋為背景,在100多個國家播出,劇情陰鬱沉重。

大橋很大。主體重82,000萬噸,兩座金屬橋塔高204米,如果把海底隧道包括在內,大橋跨度達16公里,是歐洲最長的大橋之一。這座大橋連接了丹麥首都哥本哈根(Copenhagen)和瑞典第三大城市馬爾默(Malmö),無需搭乘漫長的輪渡或航班即可穿過厄勒海峽。

31歲的演員帕格勒(Pontus T. Pagler)來自馬爾默北部的村鎮,曾出演《邊橋迷案》第四季,他談到了大橋落成前的通行何其麻煩。據他回憶,“我們趕到馬爾默,但從馬爾默到丹麥沒有如今這麼方便,路途漫漫,遙不可期。”

帕格勒
《邊橋迷案》第四季中,帕格勒一人飾演雙胞胎的角色(Credit: Maddy Savage) ©Maddy Savage

作為一名成長在1990年代的青少年,他當時便清楚基礎設施投資更多地聚焦於瑞典的大城市——斯德哥爾摩和哥德堡。 “長大的過程中,我覺得在某種程度上,人們有種被忽略的感覺。只不過是一種感覺。”

然而,厄勒海峽大橋於2000年正式通車,這標誌著經濟上的重大轉變,大幅增加了跨境接觸機會,縮短了路程時間。輪渡受天氣影響,到達對岸坐船要花約一小時,而如今人們無需為此排隊等候,因為開車通過大橋只需10分鐘,坐火車從馬爾默市中心到哥本哈根市中心不過34分鐘。很快,這一地標成為歐洲跨境聯通最出名的象徵。

帕格勒說:“真的很快,人們可以當日往返。我覺得這是最重要的影響。如果人們週末想去度假什麼的,非常便捷。”

人次車次統計

2017年,大橋的日均車流量創下新高,達20,361車次,鐵路運送旅客約14,000人次,雖然上半年暫行的身份核查導致了路程時間的增加。大橋通車前,每天約有6,000名旅客乘船從厄勒海峽經過。

43歲的互聯網公司總經理弗萊堡(Nichole Friberg)住在馬爾默,但在哥本哈根工作已有12年,她說:“我覺得如果沒有這座大橋,我的事業不會發展得這麼快。 ”

她解釋稱:“這裡更具活力,我待過的所有公司國際化程度都比較高,這對我來說比較重要,因為我自身就是多元文化的產物,秘魯和瑞典各佔一半。白天得以生活的大城市比馬爾默稍微混亂一點。回到家裡又有片刻的寧靜。”

客流中大部分是從瑞典出發,大橋讓丹麥和瑞典兩地市民的聯繫更加便捷。

在馬爾默的市中心,34歲的穆雷(Neil Murray)在厄勒海峽兩岸開會的間歇趕緊喝了杯拿鐵,他住在哥本哈根,投資的初創公司遍布北歐。

他說:“兩個強勁的科技生態圈相距半小時以內,我真的想不出世界上還有什麼地方是這樣,因此在我看來,這具有競爭優勢,一座大橋讓我可以同時看到兩個不同國家的初創公司。”

大橋
厄勒海峽大橋(Credit: 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千呼萬喚始出來?

大橋顯然顛覆了該區域的出行方式,但該項目的醞釀由來已久,遭遇了重重挑戰。

自1936年始,瑞典和丹麥兩國政府就不斷收到工程專家提出造橋或鋪設隧道的方案。 1991年,兩國政府終於簽訂協議,同意建造連接馬爾默和哥本哈根的大橋。瑞典的目標是促進同歐洲其他地區的交流(瑞典於1995年加入歐盟),大橋起到了關鍵的推動作用,與此同時丹麥配套增加了哥本哈根凱斯楚普(Kastrup)國際機場飛往丹麥的航班。

兩國支持加強厄勒區的區域認同(當時的居民超過350萬人),鼓勵工商業界和教育機構之間增進聯繫。就馬爾默本地而言,紡織和船舶等傳統產業垮掉後,轉變增長的需求迫在眉睫。

佩爾森(Christer Persson)自1989至2003年擔任馬爾默市戰略發展部長,目前正在創作的新書是關於厄勒海峽大橋的影響。據他回憶,“馬爾默曾被認為是非常沉悶又灰色的城市,政界商界還有普通百姓之間都怨聲載道。”

身為客座教授的他在馬爾默大學的學生休息區解釋道,“政府展開調研,得出結論稱‘是時候修建大橋’,因為[兩地交通便利]會讓城市有所改變。”

“他們希望加快城市轉型,從傳統的工業重鎮變為現代新城,有如互聯網、設計、生物科技等新型現代行業的中小企業落戶。”

乘坐火車穿越大橋
乘坐火車穿越大橋,大橋讓城市有所改變(Credit: Jan Søndergaard) ©Jan Søndergaard

“奇幻的旅程”

這些宏偉目標都造價不菲。修建大橋和周邊重要的基礎設施,如公路和車站,耗資達到了300億丹麥克朗(43億美元;30億英鎊)。

但兩國政府對納稅人的影響降至最小,極力確保公共參與度。大橋的主要橋樑結構依靠貸款支付,由瑞典和丹麥兩國共同承擔。政府以徵收過橋費來還貸,時間限制為30年。

丹麥工程師安德森(Kim Smedegaard Andersson)剛剛畢業,他受聘的設計事務所負責該項目,對他而言,興奮之情顯而易見。他說:“參與像這樣的工程是場奇幻的旅程。”

大橋
2000年正式通車時,人們穿過厄勒海峽固定乾線大橋的景象(Credit: 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但他也記得整個工程隊深感責任之重。必須克服交通方面的問題,比如確保大橋不能過高,以免給起降的航班造成威脅,也不能過低,這會阻礙航運。

“此前沒有過類似的項目,緊鄰國際機場和繁忙的通行水道,而且連接了斯堪的納維亞的兩個國家。”

團隊也碰到意想不到的困阻,包括發現了16枚二戰時期未引爆的炸彈,也曾兩度遭遇異常寒冷的冬天,使得運送建材變得困難。

可持續問題也引發爭議:環保倡導者提出抗議,瑞典能源部長約翰松(Olof Johansson)因出於擔憂而辭職下台。

安德森追憶往事時說:“當時討論的是波羅的海的整體生態平衡。每天都有要解決的難題。”

為了使批評者滿意,政府開展了詳細的工作,包括發起鼓勵人們搭乘火車以代替私家車出行的倡議,安設高速公路的照明時可以避免干擾海洋生物,大霧天氣時關閉了橋塔燈光,以減少鳥類相撞的事故。

憑著斯堪的納維亞式的高效,大橋的竣工僅花了五年,比預期提前了幾個月。

正式通車前,兩國舉行了隆重的慶祝儀式,包括公眾參與的橋上競跑和自行車賽,落成典禮由丹麥皇后和瑞典國王主持。

安德森記得接受丹麥電視二台(TV2)的採訪並發表的評論。他笑著說:“我接受采訪時,橋上首次有汽車和摩托車開過,那種體會太不可思議了。”

(Credit: Jan Søndergaard)
©Jan Søndergaard

車流量不足

佩爾森重提往昔,開通初期,人們關心的問題是車流量確實不足,這會給兩國政府償還貸款造成阻礙。

2000年秋季,每日車流量在7,000至10,000車次之間,暑假期間達到最高,約為14,000車次。

他說:“有的人們說:'如果政府投資興建這麼大規模的項目,可能100年後還繼續存在,那麼還真得要以30年為償還貸款期限嗎?'因為如果將償還期拉長,過橋費自然就可以下調了。”

大橋
大橋主體重82000噸,金屬電纜橋塔高204米,全長19英里,包括海底隧道(Credit: Jan Søndergaard) ©Jan Søndergaard

當年晚些時候,單程私家車收費從原來的255瑞典克朗(約折合17英鎊),暫時調降到140克朗,降價是為了鼓勵更多的人使用大橋。

隨著車流逐漸增加,過橋費再次加價。目前,單程私家車收費為515克朗(45.78英鎊;56.88美元),不過對於經常使用大橋的車主和網上提前購票有大額折扣。丹麥瑞典聯合組織厄勒海峽大橋財團(Oresundsbro Konsortiet)是大橋的持有方並負責運營,今年早些時候,財團預計所有貸款將於2033年還清,比此前的預期提早四年。如今鐵路票價為111克朗起(9.60英鎊;12.28美元)。

邊境檢查

自大橋通車以來,迄今為止最大的難題是2016年1月至2017年5月期間,瑞典力圖限制難民潮,瑞典政府對客流重新採取照片身份核查的暫行方案。 2015年,瑞典接收的難民超過163,000人,2016年降至29,000人。

新增的安檢使路程時間延長約30分鐘,導致班列車次減少。根據丹麥鐵路運營商(DSB)數據顯示,2016年,使用鐵路的人數下降了13%。

瑞典交通部門的管理委員會(Länsstyrelsen)發布調查稱,每三名使用大橋的瑞典人中,有兩人感到負擔加重,考慮換工作或者遷至丹麥。

弗萊堡哀怨地表示:“不知道何時到公司上班也不知道何時下班回家,這可行不通。”

她發起和同事中巴拼車,這樣他們可以自駕去哥本哈根上班,不用搭火車,雖然2017年5月已取消身份核查,他們仍然採取了這種用車方式。

但瑞典區域鐵路公司(Skånetraffiken)最新的售票統計顯示,大多數採用其他交通方式的乘客如今已經回流。截至2018年10月,使用鐵路的人數有所反彈,回到2015年的水平。

(Credit: Jan Søndergaard)
©Jan Søndergaard

瑞典式成功?

經濟地理學家安德森(Magnus Andersson)表示,兩岸的交通流量成績斐然,很大程度上歸功於瑞典人協助“填補了丹麥在服務業的空白”,以及在產業全面劃分方面發揮的專業角色。

他表示,還有兩項關鍵指標突顯了大橋巨大的經濟影響。

首先,自2000年起,超過60家公司已將其北歐總部或專業部門遷至馬爾默,涉及的行業範圍廣泛,促進了瑞典政府於90年代製定的城市轉型目標。

再者,他表示大橋“改善了個人的生活”,為當地人帶來微妙的變化。丹麥人可以購置瑞典南部更便宜的住房,外幣差額使購物更划算,還能享受瑞典南部的海岸線和森林的風光。

瑞典人有機會實現食品與設計行業的發展,丹麥的首都在此方面譽滿全球,還可以充分發揮哥本哈根最大機場凱斯楚普國際機場的優勢。

安德森稱:“這不僅是連接馬爾默和哥本哈根的干線,更是瑞典通向國際都市群的大橋。展望明天的馬爾默時,這座大橋最具重要性。”

《邊橋謎案》
如今,旅行團打出了“一次旅行兩個國家”的口號,表明劇集《邊橋謎案》起了推廣作用(Credit: Filmlance, part of the Endemol Shine Group and Nimbus Films) ©Filmlance

北歐犯案劇集旅遊

從全球的角度看,大橋和機場也對抵達這裡的國外旅客有所幫助。去年,全球旅遊目的地城市指數(Global Destination Cities Index)評定歐洲增長最快的度假之地,哥本哈根位列其中,從2009至2016年,入境過夜旅客人數增加了8.1%。

厄勒研究所(Oresundsinstitutet)是丹麥瑞典聯合區域研究中心,根據其提供的數據,在大橋完工的2000年,哥本哈根的國際入境過夜旅客人數約為360萬人,2017年攀升至700萬人。馬爾默也呈現出增長態勢,特別是近些年。 2008年,國際入境過夜旅客為48萬人,2017年增加至82萬人。

丹麥首都的哥本哈根旅遊局(Wonderful Copenhagen)官方發言人勒夫紹爾·威德爾(Jonas Løvschall-Wedel)表示,旅遊業的發展在多大程度上歸功於熱播的電視劇集《邊橋迷案》,但其影響難以量化。然而,興起的一日遊、哥本哈根旅遊局如今打出的“一次旅行兩個國家”的宣傳口號,顯然都是劇集起到作用的表現。

參演《邊橋迷案》的帕格勒笑著說:“人們把屬於我們的文化或環境推廣開來,我感覺有點奇怪。”他說在斯堪的納維亞的第四季首映禮上,粉絲最遠從澳大利亞趕來,這讓他很震驚。

“但我覺得這樣不錯。瑞典南部地區的經濟如今有所增長,這在過去是沒有的。”

厄勒海峽大橋也為韓國和中國相似的建造項目提供了靈感,所謂的費馬恩(Femern)隧道也受其啟發,隧道連接丹麥洛蘭島和德國費馬恩島,計劃於2028年完成,視德國的批准時間而定。

不再面帶稚嫩的工程師安德森如今擔任隧道技術主任的副職,包括他在內的幾名高級主管曾經參與厄勒幹線的工作,以及大貝爾特橋(Great Belt Bridge)的建設,大貝爾特橋將丹麥的西蘭島(Zealand)和菲英島(Funen)連接在了一起。

他說:“我們明白獲得政府批准要付出何等努力,因為我們從大貝爾特橋和厄勒海峽大橋的項目中汲取過教訓。我們充分了解建設將會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在項目的開發過程中,我們便將過去的經驗加以利用。”

旋轉大廈
旋轉大廈(Turning Torso)是54層高的住宅公寓,臨江俯瞰大橋,該建築物象徵了馬爾默蓬勃發展的新型經濟(Credit: 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身份危機

然而,儘管厄勒海峽大橋的經濟成果鼓舞人心,許多觀察家認為就建立新的地區身份而論,大橋的影響差強人意。

佩爾森認為,大橋通車後,公司與機構之間發起跨境合作項目“數量太多,運作太快”,其中很多項目幾年後就停止了。

項目規劃包括,馬爾默與哥本哈根高校間加強聯繫,允許學生跨境就讀。

伴隨著全球一體化的飛速發展,教育體制參差不齊,他以此為例稱,“期望相當高,但難以實現”。

“對很多人來說,跨境合作變得沒有那麼有意思,不如與世界其他地方的重要夥伴行業作。”

近期的倡議還引發了爭議,要將整個厄勒區更名為大哥本哈根區(Greater Copenhagen),旅遊供應商指出該名稱更利於國際旅客的理解。

但經濟地理學家安德森表示,讓市民跳出現有的標籤來思考,歷來都是難題。

“哥本哈根人理所當然以身為丹麥人為榮,而另一邊的瑞典人,對地區身份感很強,因此身份的融合併不簡單。”

即使如此,他認為,相比大橋建成前,人們感覺與斯堪的納維亞鄰國居民的關係更進一步了,厄勒區找不出什麼人對此否認。

“讀高中時,一些我的朋友還示威遊行反對過建設大橋,如今我們拿他們開玩笑。我們笑道,如果沒有大橋,我們無法想像今天的生活是什麼樣。”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