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後,青春劇教父又出爆款丨國劇60講第三季(51)


大家好,歡迎來到國劇60講第三季。我是主講人李星文。今天這一期,我們聊一聊2020年在B站熱播的青春劇《風犬少年的天空》。

這部劇由張一白、韓琰、李炳強執導,小說原作者裡則林擔任編劇,彭昱暢、張婧儀、梁靖康、周依然、張宥浩、郭丞、周遊等主演,於2020年9月24日在歡喜首映和bilibili聯合播出。

時光倒流20年。地處重慶市中心的一所高中里,一群少年在這裡上演了又燃又二又暖的故事。他們直面純真的校園童話,也經受社會現實的考驗,在親情、友情、懵懂戀情的交織中奔跑,酷得像風,野得像狗。這部劇裡有奇葩的少年團,不著調的家長團,有無厘頭的搞笑方式,有地道的重慶地貌和方言。男主人公老狗有一種超越年齡的成熟,女主人公李安然則是美女愛浪子的軌跡。看得人笑中帶淚,無限感慨。張一白是內地青春劇的開創者,《將愛》從劇到電影,影響力橫跨20年。他也是一個善於發現新的合作者,並藉力求變的項目開發者,他告別了純愛美學風格,一頭扎進中二和燃野的海洋。他的嘗試成功了。

多年以來,張一白保持著文學閱讀的習慣,這也是一個尋找選題的過程。他每天早上起來都去網站上翻有什麼新書,有一次就看到了徐靜蕾推薦的《瘋犬少年的天空》。這本書的書名和簡介吸引了他。拿到書後,他一口氣讀完,並產生了把它做成電影的想法。經過徐靜蕾介紹,張一白見到了裡則林,交談之下總覺得他在重慶待過。再一問,裡則林是在重慶讀的中學。張一白就問他,你是重慶哪個中學的?他說是重慶二十九中的。好巧不巧,原來兩個人是師兄弟。雖然他們的年齡相差了二十多歲,但聊起當年的在校經歷卻格外投機。兩個時代下的青春回憶並無本質不同。

小說寫的故事發生在海南的一所學校,後來被張一白拍成了歌舞電影《燃野少年的天空》。而原來的書名被拿來做劇,劇裡的內容正是張一白和里則林共同的重慶記憶。重慶二十九中是一個奇特的學校。它位於重慶最熱鬧的解放碑附近,學生的家庭背景從販夫走卒到政府官員應有盡有,號稱“霓虹燈下的學校”。與此同時,這個學校還充斥著一種江湖氣,它能打破“階層感”,用江湖氣抵抗規則。孩子們平日里“打”得一塌糊塗,那種熱血和善良能讓一切外在的東西就地消融。

延伸閱讀  《愛你,西蒙》衍生劇最終季回歸,看似有點狗血但卻莫名好磕

劇中安排了四個大興村的孩子和兩個轉學來的孩子,他們有一個從對立到融合的過程。民間的溫暖感和煙火氣,包裹著孩子們的青春和成長,質感立刻不同。張一白一直有拍青春劇的自覺。只是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長,對世界、對青春、對生活的看法都已改變,再拍就需要新的切入點。重慶這個城市給了他靈感。這個城市的現實主義氣質是與生俱來的,它有煙火氣和江湖氣,以及旺盛的生命力。如今又有了年輕的編劇和新興的網絡平台,一切都水到渠成了。

網絡劇的特點是形式自由,百無禁忌。張一白充分享受了這種創作上的自由感。比如第五集,他可以直接轉去講述劉聞欽和李安然的前塵往事。他用聖誕節來講愛情,用元旦來講友情,用春節來講親情。一切都變得隨心所欲。而且,張一白並不覺得和年輕人有代溝。聯合導演韓琰和李炳強都是80後,張一白能與他們同頻共振,甚至有時候比他們還“嗨”。這部劇為了等彭昱暢,開機延遲了半年。張一白看過他之前的電影《閃光少女》,他身上有種周星馳的氣質,特別重義氣,很認真的“二”。

選張婧儀演李安然,周遊演劉聞欽,都是聊了幾句就定了下來。劉聞欽是按照江湖英雄的感覺來塑造的,他不會永遠廁身於芸芸眾生,他的英雄少年氣不允許。張一白將他的人生定格在高光時刻,然後悲情收場。 “為什麼不給欽哥一個好的結局,太難受了。”“編劇沒有心。”“希望下次相見,劉聞欽能有好運氣。”這些彈幕和跟貼讓張一白百感交集。劇中,劉聞欽本來是學校籃球隊的MVP,愛上了“乖乖女”李安然。劉聞欽問過一句話,“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須知少時凌雲志,曾許人間第一流。”

年少時誰不曾心懷凌雲之志,然而多年以後這“第一流”往往成為了少不更事的囈語。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的通感,最是動人心魄。張一白和小演員的相處也融洽。孩子們拍完戲也不回自己的地方坐,就圍在張一白後面打鬧,就是一幫中學生的原生態。這給了張一白享受,也給了他靈感。馬田看到大力嬌打老狗的一幕,他就被深深吸引了,發出內心獨白:一個女生,居然可以這麼勇敢地跟壞同學做鬥爭,這就是正義之光。

延伸閱讀  《复聯5,6》同年上映,《刀鋒戰士》定檔,5年共35部漫威影視劇

類似這樣誇張的橋段,還有一些角色對著鏡頭說話的情節,演員開始還不太習慣。張一白下了“死命令”,這些段落必須按照劇本拍。後來,演員們知道導演要什麼,全部撒開了演。張一白在現場不喊cut,劇本里的詞用完了,他們也能再演個十幾分鐘,出來的東西特別鮮活。彭昱暢、周依然、周遊、梁靖康都不是表演專業出身,張一白在與他們聊天的過程中,找到了想要的氣質和故事,於是他們就得到了機會。

在很多青春劇裡,父母是工具人,甚至是被控訴的對象,《風犬》裡面的家庭戲不一樣。張一白花了很大的功夫,一個是提煉出劇本里的少年氣,另一個就是展現出孩子和父母之間的情感關係。裡則林是廣東人,從小跟著父母親做生意,在重慶、上海都待過,家長在他的生命中有特別的分量。而張一白這些年看著父母老去,內心也經常湧動著溫暖和感動。大興村四兄弟中唯一的女孩子大力嬌,家庭就很幸福。所以大力嬌也是一個熱情奔放、純真善良的孩子。還有老狗父子,開始互不理解,父親去世後,老狗才感覺到親情的可貴。黃覺從一個文藝片男神成了個“殺豬匠”,整個顛覆了。後來他就一直偏愛這種接地氣的角色。劉儀偉演的麵館老闆,發揮了會做飯的強項,挺招人喜歡。還用了幾個重慶當地的演員,整個戲就更自然了。

張一白很享受做《風犬》這個劇的過程。歡喜傳媒只管給錢,不干涉創作。本來這部劇是18集,張一白給改成了16集,追求電影的質感和節奏。演員找誰,劇本怎麼寫,影像什麼風格,市場前景如何,都沒人管。這一方面帶來了創作上自由度,另一方面信任也意味著責任,張一白越發不敢掉以輕心。能找到B站作為播出平台,是一種緣分。劇組的年輕主創們一聽B站都很興奮,說“一定要在B站放”。張一白被他們的狀態感染,後來也喜歡上了彈幕。最後一集,滿屏都是全國各地高校的簽到打卡,這種儀式感讓他熱淚盈眶,這是在影院完全沒有的感受。

張一白一直被人稱作“產品經理”式的導演,精於電影的宣傳策略。從《風犬》這部劇開始,他又學到了劇的宣傳邏輯和技法。張一白認為,影視藝術的關鍵在於你有沒有去征服觀眾的勇氣和智慧。你的電影是什麼?好看在哪裡?為什麼值得觀眾去看?歸根結底就是這三個問題。一旦拍出來,有什麼不敢面對你的觀眾呢?當你帶著對作品的熱情去創作,觀眾是一定能夠與你共鳴的。營銷就是幫助創作者把作品送達目標觀眾。今天的節目就到這兒,謝謝收看。

主講人| 李星文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