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新世界》:丁青沒殺李子成,注定了自己悲劇式的結局


海邊倉庫中,丁青給了李子成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而這次選擇也決定了“電梯戰神”丁青,成為電影中最有悲劇色彩的人物。

丁青曾經是一方霸主,後來在黑道勢力的大合併中,因為戰力高,能力又突出,而被盟主石老頭所賞識。

按照電影裡的說法,石會長是有意要將丁青當作接班人培養的。當然,這裡面也有石會長搞權謀、玩制衡,想用丁青平衡李仲久的意圖在裡面。

可丁青依然是金門集團的三號人物,掌握著金門集團的關鍵性業務,所以如果石會長不在電影的開頭被大貨車撞去極樂世界,那麼丁青的未來還是一片光明的。

然而,這畢竟只是如果,因為石會長還是死了,他的死充滿了值得玩味的未知性,而丁青的未來也就變得撲朔迷離了起來。

丁青相比於那個自認為不可一世的李仲久來說,看起來總是嘻嘻哈哈的,感覺上也要隨和得多,可他仍然是一個心狠手辣之人。

對那些威脅到自己利益和金門集團的人,丁青下起手來毫不手軟。比如那個總是替李子成挨巴掌的石武,丁青和他總是拍拍搭搭的,一副好兄弟開得起玩笑的樣子。

可當丁青發現石武是警方臥底的時候,又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直接割斷石武的喉嚨,甚至任其倒在地上不斷抽搐都不會多看一眼。

可就是這樣一個殺人眼都不眨的人物,卻也有自己的軟肋,他就是李子成——一個跟隨了他多年,卻也是警方臥底的手下兼死黨。

丁青在第一次拿到警方臥底資料的時候,也看到了李子成,這時候的丁青明顯是有些發懵的。

而緩過神來的丁青,馬上開始用鐵血手段清理集團內的臥底,但他卻放過了李子成。

具體為什麼放過李子成,電影沒有直接給出答案,但卻給了兩個鏡頭。

第一個鏡頭,當李仲久半玩笑似地想撞死丁青時,是李子成斜跨上一步擋在了丁青前面。這一緊急時刻的本能反應,足以說明李子成雖然是個臥底警察,但他對丁青是有真實的兄弟情誼在裡面的。

而反之丁青之所以值得李子成有這樣的反應,也足夠說明了兩人關係上的親密。

第二個則是在電影結尾,已經順利接管金門的李子成氣定神閒地坐在辦公室的大窗前。

也許是回憶,也許不是,電影用一組六年前丁青和李子成並肩鬥毆的鏡頭,來直接反應了他們之間的情感基礎。

當然,僅憑兩個鏡頭,是無法作為丁青因為友情而放過李子成的證據的,因為作為黑幫中大佬級的人物,丁青如此感情用事也不符合他的身份定位。

一個太看重友情的人,大可是不相信他能夠在全是爾虞我詐的黑色世界中爬到如此高位的。

所以最有可能的原因,還是來自丁青的自信和對李子成的了解。

在石會長死後,丁青已經開啟了自己的競爭模式。而對於一直被自己壓制的李仲久,丁青其實是有信心的,但關鍵時刻的臥底調查結果,則成了丁青計劃中的意外事件。

多年的接觸,丁青了解李子成。對於李子成最近的反常表現,丁青也曾一直感到奇怪,而直到看到手裡的警局資料,丁青才了解了事情的緣由。

李子成是丁青的手下乾將,自己能走到現在的地位,李子成也立功無數,在這關鍵時刻,丁青不能失去李子成,當然他也不想失去李子成這位兄弟。

延伸閱讀  當下熱播的這5部劇集,一部比一部出彩

所以,才會有了海邊倉庫中的那一幕。丁青用圍棋老師信雨和李子成跟班石武兩個人——也是兩個警方臥底的性命,給李子成演了一出血淋淋的舞台劇。

這幕劇,丁青是導演,信雨和石武是演員,其他人都是看客,但只有李子成是真正的觀眾。

丁導演滿手鮮血的寫出了這個劇本,是敲打李子成,也是警告李子成,更是想要叫醒李子成。

他敲打李子成,你李子成不要忘乎所以!

他警告李子成,我丁青什麼都知道了!

他叫醒李子成,作為警察臥底的他,人生只有兩條路,一條黑一條白,而白色的已經被堵死,剩餘的你就一條路走到黑吧。

而李子成在開槍對圍棋老師信雨做最後的“拯救”時,也等於納上了自己的投名狀。

這時候的李子成是無比驚恐的,哪怕做了黑幫臥底、經過生死考驗多年的他,也被嚇得汗如雨下,腿如篩糠。

他對丁青是有情誼在裡面的,但他也十分了解自己這位看起來總是玩世不恭的大哥的冷酷手段。所以當看到桶裡滿身傷痕的信雨和被砸到再地的石武時,李子成第一次感覺到末日來臨了。

但當他顫抖著手,翻開丁青拋給他的臥底資料後,他明白了丁青的意思,他要做出選擇了。

多年的臥底生涯,讓李子成幾乎無法分辨出自己到底是警察還是黑幫。而相對於薑科長對自己不近人情的壓制,他也幾乎分辨不出丁青和薑科長到底誰才是自己的敵人。

所以,當他從殺手腰間搶過手槍並對準了信雨時,明面上是要把信雨從慘死中解脫出來,實則是向丁青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而丁青也就笑了,他知道,自己不但搞定了強有力的幫手李子成,也搞定了自己的兄弟李子成。

現在,兄弟真得是兄弟了。

但丁青雖然冷酷,雖然手法高超,但卻聰明不過警察薑科長。薑科長的上司,警察局高局長就曾感嘆過——薑科長是最聰明的人。

所以,冷酷的丁青到底敗給了聰明的薑科長。

在薑科長的挑動和慫恿下,那個已經被抓進監獄的、不可一世的、衝動的、一直對丁青不服氣的金門四把手李仲久出手了。

李仲久是金門集團最大的派別“在虎派”的頭面人物,也曾是同樣屬於“在虎派”的石會長的心腹之一。

隨著幾大黑幫派別合併為金門集團,李仲久也被丁青所壓制,成了排在丁青之下四號人物。雖然也知道這是老頭子玩的權術手段,但李仲久對丁青依舊妒意和恨意十足。

所以,他對丁青出手,薑科長得“循循善誘”只是誘因,而自己對丁青的恨才是主導。

停車場裡,在李仲久授意之下的“在虎派”傾巢出動,給了丁青致命一擊。

狹小電梯中,丁青單人單刀的面對“在虎派”七八人的圍攻,雖然最後也被重創的命懸一線,但“在虎派”的殺手們卻也沒有一個能站著走出去的,“電梯戰神”一戰成名。

延伸閱讀  《歸來》影評:有些東西永遠回不來有些東西永遠不會失去

可“電梯戰神”畢竟不是真得戰神,只要是肉做的,就被會鋼鐵扎穿,丁青也不例外。

已自知不久於人世的丁青,在病床上對李子成做了最後一次“叫醒服務”,而相對上一次鮮血淋淋的場面不同,已經奄奄一息的丁青言語間充滿了對李子成態度猶豫不決的憤恨與憐惜。

“做個選擇吧”

“心要狠一點,才能活下去,明白嗎?”

終於本來前途一片光明的丁青嚥下了自己最後一口氣,而李子成也在一捧熱淚下做出了自己最後的選擇。

過去,他要隱藏警察身份的生活,而以後,他要徹底埋葬自己的過去。

正如文章第一句所說,丁青是一個十足的悲劇性人物,當然這個悲劇只是相對於電影中的其他人而言的。

為什麼這麼說呢,這個電影中的悲劇人物其實是很多的,比如那個不可一世的李仲久,平時總是一副唯我獨尊的氣勢,最後卻淪為他人棋子,被從高樓扔下而一命嗚呼,夠悲的了吧。

再比如那個機關算盡的、聰明的薑科長。一直以為自己是執棋人,運籌帷幄、掌控一切,可卻最終變成了棋子一枚,被人刀穿腹部,死在了釣魚池裡。

還有那個倒霉蛋、金門集團的二把手張守基。身為帝日派曾經的老大,只是在斗爭中失敗,最後變成了金門集團的吉祥物。按說,不缺錢財的他安享晚年才是最優選擇,可張守基偏偏放不下權力的誘惑,參與了薑科長棋局,最後權力沒到手不說,自己還被球棒打成了血葫蘆,成了死鬼一個。

類似這種悲慘無比的角色,電影中著實不少,但大可為什麼說丁青才是最悲劇的那個人呢?

那是因為相對於其他人深陷棋局的不能自拔,丁青其實是有機會決定自己未來的。

他在獲知李子成身份的時候,對李子成的處置方法,其實也是他命運的拐點。

也許很多人會問,丁青最後不是死於囂張的李仲久之手嗎?這和是否殺死李子成是沒有前後關係啊。

沒錯,當時丁青殺不殺李子成,似乎都不會影響李仲久對他的下手。

可仔細想想,薑科長的這齣叫做“新世界”的棋局的核心人物是誰呢?不就是李子成嗎?

石會長莫名其妙地死亡,正式開啟了薑科長的計劃,那就是乾涉金門集團領導人的選舉。而丁青和李仲久肯定不是薑科長的心中人選,因為他們實力強橫,必然難以控制。

所以薑科長把人選目標定在吉祥物張守基的身上,一來張守基已經勢力全無,是一個沒牙的老虎。二來張守基仍然是金門集團名義上的二把手,接過會長位置明正而言順,不會產生任何疑義。

但張守基雖然已經沒了牙,卻仍然曾經是一隻老虎,為了能更好的幫助這只沒牙的老虎,也是為了能更好的控制這只沒牙齒的老虎,混跡黑幫已久,頗有“成就”的李子成就變得尤為關鍵了,因為在薑科長的棋局裡,最終金門集團的實際掌權人,應該是張守基背後的李子成。

薑科長自以為是執棋人,控制棋子完全信手拈來,而李子成也被自己拿捏得不敢有任何越界舉動。可不曾想警局資料洩露,臥底的暴露反倒讓李子成掌握了主動權,而這一變化也讓薑科長自己從執棋人變成了棋子。

這一切變化的背後,被聰明沖昏了頭腦的薑科長沒有絲毫察覺,也許是認為棋局太過完美,所以必須被執行的緣故,他甚至固執的認為丁青的心軟是上天再一次賞賜給自己的機會。

這確實是個機會,但它卻是屬於丁青的,而丁青則有意無意地把它讓給了李子成。

延伸閱讀  《明星大偵探7》更名,製作團隊換人,原班人馬或難以同框!

在倉庫裡,如果丁青選擇殺死李子成的話,那麼薑科長棋局中重要的一環就缺失了。沒有了李子成,警方對張守基的支持也失去了意義,畢竟大家都知道,張守基是有野心的。

沒有了李子成,如果讓李仲久除掉丁青的話,那麼不可一世的李仲久就會失去製衡力量而變得完全失控。

如果李仲久沒有動手,那麼一旦丁青上位,會長已成既定事實,就算李仲久再不服氣,也已經失去了實際意義。

而就算沒有了李仲久和丁青的麻煩,那麼一個充滿野心的張守基也會最終難以控制,這從他最後妄圖除掉薑科長給自己安排的“助手”——李子成這一點上就能看出來,會長位置還沒到手,張守基就已經開始想要擺脫薑科長的控制了。

那麼從石會長的死亡開始就布好的棋局就會亂成一盤,沒人會預期到結局最終的走向,這不是薑科長,也不是高局長,甚至不是警方更高層所希望看到的。

所以薑科長才會在得知李子成倖存後,那麼興奮地說道:“這對我們來說,真是萬幸,我們贏得了先機”。

海邊倉庫中,丁青面對已經暴露的李子成,最終放過了他,也放棄了自己選擇上的主動權,走向悲劇性的結果。

也許其中有利益考慮的一面,但電影讓我們更加相信丁青是出自朋友角度的考慮。

“萬一我活著,你怎麼辦?你能對付我嗎?”

電影里丁青臨死前問李子成。

正如這句台詞一樣,某種意義上來說,丁青把活的機會讓給了李子成,也讓這部黑暗無比的電影有了一絲明亮的色調。

在這絲明亮裡,李子成變身為執棋人,在一個“新世界”中笑到了最後。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