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者無心聽者驚懼,美劇《黑鳥》第5集:證明“惡魔”的存在


美劇《黑鳥》讓人意外的是沒有渲染案件的血腥和恐怖,卻呈現案件帶給人的震撼和無奈以及可怕。第5集,兩條揭開女孩被害案的故事線都有了實質突破,但還遠遠不夠給嫌疑人定罪,因為證據鏈不充足。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緩慢的節奏和寫實的畫風剛剛好,能讓人區別於聽故事和看新聞的感受。

男主吉米不負囑託,經歷一系列心理戰,終於得到犯罪又好像不自知的拉里的信任,談話內容也更加私密。一開始吉米還帶著完成任務的輕鬆和無所謂,吹牛似的大談歷屆女友的數量。在拉里似乎感興趣的時候,開始談論起女友的最小年齡。通過多日相處,加上拉里是精神醫生的常客,他認為拉里嘴巴里沒有什麼真實的東西,或者拉里一時半會不會講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因此毫無心理準備。

當拉里猝不及防開始談到最後一次作案的女孩,吉米才意識到他即將聽到“惡魔”的聲音。從友好的相識開始,拉里在窗外雨聲的掩飾下談起作案過程:女孩看起來很聰明也很健談,問了很多問題,但是她不會修理自己壞掉的腳踏車。一開始的友善氛圍後來變壞,拉里將她形容為“得了狂犬病的松鼠”。

至於為什麼,拉里有所警惕的說:因為吻了她,她變得不友善,還一直哭著要他把她送到媽媽那裡去。他對此非常不滿,把她扭到玉米地盡頭的一棵大樹下,讓她背對著大樹坐下,以皮帶捆綁,再拿棍子作案,直到她沒有聲音。在吉米附和的聲音中,拉里像在描述一件受了委屈的小事,跟自己關係不大的小事。

與此同時,兩位調查員沿著小女孩出事的路線一路走訪,在一個修車鋪老闆女兒的描述中找到了至關重要的證據:被害小女孩的腳踏車。那輛車是拉里贈送,他總是送她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從耳環、穿過的舞鞋以及腳踏車,神奇的是那些東西雖然都是舊的卻都跟她的尺碼很像。而當兩位調查員將腳踏車作為證據帶走,卻被認定證據鏈不足。

延伸閱讀  瘋了!這劇全球最大的鬧劇收不住了

律師稱腳踏車雖然是拉里送的,也是被害小女孩生前所騎過的,但是車上的序號被毀,指紋信息可能早在幾個月前就已經被毀得乾乾淨淨,沒有直接的證據他們無法證據拉里就是兇手。在他們絕望和憤怒的時候,聽完了拉里自述的作案過程的吉米,已經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驚懼和吃驚,在關了燈的牢房裡抽泣著。

從抹掉自行車上序號的做派看,作案的兇手都是作案的老手。而兇手真的是看起來孤獨又像人畜無害的拉里嗎?他是真的不記得更殘忍的作案過程還是奔根本沒有直接作案?他背後是不是還有真的兇手?如果有通過前言不搭後語的拉里,能發現真兇嗎?如果沒有,以他的狀態似乎很找到辦法讓他認罪伏法;甚至可能會因證據不足釋放…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