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英雄誰是英雄》大結局,蘇白都沒了,雷純遠走,石柔雙宿雙棲


《說英雄誰是英雄》剛剛追完,之前一直很疑惑,第一集裡,王小石馬背上那個匣子裡裝的到底是大白菜還是溫柔?今晚終於揭分曉了。這大結局,也不算BE,可也死了不少人。原本虐到心碎的純夢CP, 毫無意外,陰陽兩隔。雷純一襲紅衣遠走天涯,也不知道能不能撞上狄飛驚的墳?

大白菜與小石頭幾個回合下來,自己捅了自己一刀,從金鳳細雨樓頂峰處一躍而下,居然還沒死,雷媚揮淚補刀,送走了大白菜。本來大白菜的死法就很雷了,蘇夢枕受不了,讓軍師殺了自己,也一命嗚呼了。好吧,尊重原著。蘇夢枕毀了與雷純的海誓山盟,雷純幾乎半瘋了。小石頭一下子沒了兩個兄弟,簡直受到一萬點暴擊。最後,還是小石頭了結了蔡相。

江湖常在,而英雄不常有。金風細雨樓與六分半堂的恩怨也煙消雲散了。戚少商撿漏,繼任金風細雨樓樓主,大白菜終其一生都沒坐穩的樓主之位,戚少商不費吹灰之力就坐上了,可見,不是你的,終究不是你的,是你的,怎麼樣都是你的。白愁飛可嘆可悲的一生,也是江湖一抹蒼涼的底氣,永遠刻在小石頭的心裡。再有,大結局總體沒偏,也在意料之中,不過,劇情槽點也不少。

方應看借小石頭放出關七,小石頭不讓關七殺傅宗書,後來小石頭殺蔡相不成,又殺了傅宗書,間接讓大白菜二進刑部大牢,受盡折磨,最終兄弟鬩牆,釀成悲劇。如果傅宗書是死在了關七手上呢?再有,大白菜都知道,不管蘇夢枕死在刑部大牢還是死在江湖上,都會掀起一場血雨腥風。難道蔡相不知道?也就是說即便當初大白菜沒有代替蘇夢枕坐牢,蔡相也不敢貿然動蘇夢枕。所以大白菜黑化的契機有些牽強。

石柔在白毛堡,元十三限捆起許笑一和溫柔,雙箭在弦,逼小石頭二選一。這橋段跟“老娘和老婆同時掉進水里,先救誰?”如出一轍。最後,石柔又被迫分開。這劇情有些落俗了。

延伸閱讀  說英雄:拍出了電影的質感,打戲成最大槽點,孟子義美出圈了

雷純與大白菜成親後,對蘇夢枕又恨又愛,無所適從。怎麼又去了密道接應被大白菜重傷的蘇夢枕呢?雷純認蔡相為義父,不就是想光大六分半堂麼?突然就放棄了家業,想著與蘇夢枕雙宿雙棲?還有雷媚,她捅了雷損一刀,六分半堂不追殺她麼?她還能在六分半堂自由出入?

狄飛驚對戰方應看,一筆帶過。方應看殺了小石頭的父親方歌吟,讓雷純雪夜失貞,還傷了溫柔,狄飛驚與方應看的打戲,就這麼一筆帶過,是不是不厚道?

白愁飛接到小石頭死訊,不是應該先為小石頭報仇,再想著一統江湖?小石頭和大白菜單挑快結束了,蘇夢枕出現了,說終於等來了小石頭。小石頭剛剛嚷嚷著要為大哥報仇,差點兒殺了二哥,這個時候,他的第一反應不該是懷疑大哥詐死,騙我去殺二哥大白菜麼?他先遇上的不是二哥大白菜麼?大白菜表示,呵呵,就我當惡人,你們都當英雄······

雖然最後兩集,哭成一團。但整體給人感覺就是,強行悲劇。其實從雷損對陣蘇夢枕開始,悲劇氛圍已經起來了。可雷純瘋到一半不瘋了,剩下大白菜硬著頭皮瘋下去。蘇夢枕覺得兄弟鬩牆,自己有責任,拋下了雷純,這回雷純真的瘋了。說不上來,哪裡不對,可這個過程有些不倫不類,並沒有讓人產生太多的情感衝擊。即便最後石柔和軍師朱小腰一道,策馬逍遙,悲劇氛圍並沒有得到昇華······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