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悲哀,國產劇再不敢大方讓她做主角


《夢華錄》台詞裡對娼妓女子的鄙夷、對販夫走卒的嘲笑,讓不少網友們掀起了逆反心理。

報復性誇讚,為同樣翻拍過《救風塵》的老劇《愛情寶典》打好評。

這場風波掀起之前,《愛情寶典》的評分低於最初開分8.8的《夢華錄》。而如今,已經被網友們捧進了9分神壇。

最為翻紅、被反复拿來與《夢華錄》對比的一段台詞,便是下面這段:試圖投河自盡、但意外被賣油郎救起的花魁,心灰意冷地自怨自艾:“我已是殘花敗柳。”

而賣油郎一臉憂慮而心疼地勸慰:“人間世道,一個小女子怎能承擔得了的。”沒有指責煙花女子的以色侍人,沒有斥責女子淪為娼妓的選擇,而是將矛頭訴諸悲苦的人間世道。

其實我會覺得,都沒必要用這部老劇拉踩《夢華錄》,因為它就不是古偶的定位。乍一看,都是談風月女子的愛情觀念。但《愛情寶典》的賣油郎故事並沒有浩蕩纏綿的情愛。更多的,不如說是兩個亂世中淪落泥塵的底層人物,依偎著世間難存的一點良善。 01童話劇情但是地獄模式《愛情寶典》其實是五個不同古代愛情故事的翻拍合集,《救風塵》、《綠牡丹》、《風箏誤》、《小棋士》、《賣油郎》。 “人間世道”的台詞出自賣油郎的篇章,翻拍自馮夢龍的《醒世恆言》。

單看原版故事本身,它其實有些平平無奇:女子瑤琴因逃難流落妓院、被捧為花魁,賣油郎秦重攢了兩年半的錢才見上了瑤琴一面。卻又遇上瑤琴大醉,秦重沒有冒犯、只是照顧了她一晚,瑤琴大為感動。一年後瑤琴被達官貴人羞辱、險些自盡,又被秦重所救,瑤琴決定為自己贖身、嫁給地位低下的秦重。

“美人愛上善良窮小子”,這其實是民間傳說裡並不少見的橋段。而《愛情寶典》之所以能把俗套橋段拍得讓人感懷落淚,恰恰是因為它沒有過多糾纏於男女之間的單一情愛。而是把筆墨,留給了分別描繪男女主的悲苦。故事發生於“靖康之恥”,光是這四個字,已經為他們的處境渲染了悲情色彩。

那是宋王朝公然以女子抵錢、作為賠款送向金人的時代。帝姬、帝妃每人抵一千錠金子,但宮廷女子數量有限,最後還是靠搜羅發賣了約九千多位的官戚、民女、族婦、宗婦等等,押往敵營成為玩物妓女。朝中如此,民間的買賣更是無比尋常。女主瑤琴跟著爹娘逃出已淪為煉獄的都城汴京,卻與家人走散。她好不容易被鄰居叔伯搭救、以為尋親有望,結果轉手就被曾經熟悉的長輩賣給了妓院。

好心的船夫提醒她,讓她快跑。可她最後因體力不支餓倒在街邊,卻又被另一家妓院撿了回去。

男主秦重,他的遭遇看似比女主好些。不至於被賣入煙花場所,也沒有在逃難中與父親走散,可那是“肝腦塗地,委填溝壑。骨肉星散,不知所在”的靖康年間,又能好到哪去。父子二人從汴京逃到臨安後,身無分文、走投無路的父親,終究還是把兒子賣給油鋪老闆,換了點盤纏錢離去。老闆看他勤勞本分,收了他做養子。但卻被伙計與小妾練手栽贓,秦重又被趕出了油鋪。

這個世道有善意。秦重被誣陷後街坊大伯想為他討公道,租給他房子的大嬸不論多晚都守著、給他留門。鳳儀樓的老鴇媽媽在聽聞秦重是攢了兩年半的錢、來換花魁一夜時,她既震驚於秦重的深情,卻也極力勸阻他,“攢些錢多麼不容易”。

延伸閱讀  福原愛生日發文:三十三歲了 我會加油的

秦重執意要見花魁後,她決定為他疏通關係、把賣油郎的身份偽裝成商賈公子。若是沒有成功便把銀子還給他,勸他依舊過平淡日子。

可相對應的,這個世道也有無窮無盡、被迫或主動的惡。老鴇雖然保有一點良知,並不會用打罵的強硬手段逼迫瑤琴。但她依舊會迫於蠻狠客人的權勢,配合著演一出自己被毆打的戲碼,希望瑤琴心軟後向客人屈服。最後直接導致了瑤琴落入蠻狠客人之手。瑤琴被羞辱後鞋子也被搶走,赤腳地被丟棄在荒涼石灘,選擇投河自盡。

陷害秦重的伙計與小妾,捲著油舖的錢逃之夭夭。在亂世中,這樣的惡人不會被官府捉拿、繩之以法,但他們會遇上更惡的人。出逃後,伙計迅速找了人販子、把小妾給賣了。伙計覺得自己能溜之大吉,可他一轉身,也被人販子手起刀落地殺害、捲走錢財。人命與尊嚴,成了最不值得被尊敬的事物。

02沒有一見傾心的深愛只有苦命人的互憐這般世道下,你會相信同樣遭遇過家破人亡、國之不國、被他人陷害或糟踐的男女主,會一面之緣就戀愛腦了起來、就地追求愛情嗎?我不信,從劇情看,《愛情寶典》的編劇也沒信。

原著中對這段愛情為何開始的描繪其實有些一筆帶過,賣油郎善良可靠、花魁感動心動就完事了。可試問,早已習慣於逢場作戲、見過冷眼與侮辱的花魁瑤琴怎會輕易心動?而也逃過難、賣油錢勉強過日子的秦重,又怎會輕易認為自己有機會與花魁相戀?

《愛情寶典》索性決定:在賣油郎照顧醉酒花魁的那一晚,他們沒有相愛。沒有隨意萌芽的愛情,但有兩個同樣逃難淪落、遠離曾經繁華家鄉的汴京人,互訴往昔。

從一開始,瑤琴就是聽見賣油郎帶有汴京口音的叫賣聲,而多留了一份心。而秦重也是瞥見花魁美貌、又聽聞她也是汴京人後,決意要開始攢錢、見瑤琴一面。我很喜歡這段的改編,它比普通的一見傾心要合理更多。他們身處的臨安城並未遭受戰火摧殘。身邊的街訪雖然熱心腸,但終究無法理解這些逃難的汴京人,在幼年就目睹家鄉與王都淪為“百姓哭聲震動天地”之所的感受。於是才會在乎與留意一個可以彼此理解的同鄉人。

瑤琴酒醒後,他們倆默契無比地唱起了汴京的童謠。明明是歡快童趣的句子,接唱之間,雙方眼裡卻都泛起了淚花的閃光。

只是,這還不足以讓他們不管不顧、託付終身。瑤琴略帶期待地問“可還來?”,秦重並未猶豫地回复“已了平生志願,不再來”。因為“我身為賣油郎,自知……”

瑤琴頓然明白,點點頭說“一個風塵女子當自知”。

秦重自知的,是自己作為一個賣苦力的賣油郎,不該也沒有能力與才貌雙絕的花魁繼續往來。與花魁相見的十兩銀子,他攢了兩年半;與花魁相見時的體面衣裳他買不起,只能租來穿。

瑤琴自知的,是自己作為一個賣笑的風塵女子,不該奢求什麼關懷與知己,也沒有要求賣油郎繼續堅持的立場。她也曾想過,勸與自己相談甚歡、眉目傳情的官宦公子一同私奔。卻發現公子家裡早有妻妾,說與她聽的海誓山盟,也早已說給這些女子聽過。

秦重見瑤琴一面的動機,僅限於驚艷於她的美麗、又希望與同鄉人互訴苦水。而瑤琴此時在青樓苟活的動機,僅限於盼著哪天還能重見爹娘、不對那些客人抱有期待。於是二人在這番相見後,各自散去。他們只是交換了亂世當中對寧靜生活的一丁點嚮往,交換了一丁點體諒與柔軟。

秦重回家後,平淡地同意了此前一位相親姑娘的示愛、願意結婚,重回日常生活。瑤琴繼續自己的生活,只是對應局、接客越來越懈怠。她此時已經攢夠了贖自己的錢,如果她願意,隨時可以把錢給秦重讓他贖自己。但顯然,她心中還沒有拿定,秦重是否值得託付。

延伸閱讀  40集《少年派2》首播將至,張嘉益、閆妮坐鎮,欲成2022年新爆款

03“人世間總不會永遠悲苦下去”二人的愛情,是在瑤琴跳河、意外被秦重救起後才明確顯露的。瑤琴聽到了那句——“人間世道,一個小女子怎能承擔得了的。”她的一些膽怯質問,如“你不捨得我死?”“一個人有何意思”,得到了秦重懇切的回复,“比命還不捨”“那就兩個人一起擔”。同時也得到了一個她跌入風塵後就再也沒奢求過的評價——“至純至潔。”

瑤琴初為花魁時,曾在夜間感慨遭遇、傷心落淚。丫鬟心疼地問她是不是想爹媽了、想家了,然後順嘴懵懂地拋出了一句:“想自己了?”瑤琴哭得更為悲涼。她想家、想失散爹媽,想未曾淪落臨安的自己、清白純潔,而不是現在的自己、青樓賣笑。

這句“至純至潔”毫無疑問讓瑤琴心動。秦重毫不在乎她的娼妓身份,且為她不屈於惡霸的行為稱讚高潔。

而秦重這邊,或許是目睹瑤琴的試圖自儘後受到觸動,放棄了回歸普通賣油郎的想法,總該有人去救她。 “我想這人世間,一定不會是那樣悲苦無望的,等我。”

二人明明互相袒露了心意,但接下來的短暫戲份,卻是全劇中最讓人煎熬的部分。那就是瑤琴拿出銀兩存單,讓秦重去取錢、回來贖她。儘管戲外的觀眾都知道,秦重是個好人、這故事也會是好結局,哪怕遲了,他一定會來。但看著苦等、不知希望是否會到來、以淚洗面的瑤琴,依舊忍不住地為她揪心。因為無數畫面、無數聽說過的悲劇會在腦海中閃過:有劇中的老鴇媽媽對“非他不從”的不屑一顧,這話她年輕時也說過,但她沒等來贖她的人。

有《夢華錄》裡也出現過的張好好,杜牧作下的《張好好詩》中,記錄了她十三歲展現歌喉、十六歲被官宦子弟納妾。而十八歲就已被厭棄,拋出家門賣酒。

更有同樣是馮夢龍筆下的杜十娘,誤把他人的軟弱當成了善良。她所依靠的李家公子還未到家鄉,就把她賣給了碼頭上遇見的富商,杜十娘將自己價值千金的妝奩扔入江河,自己也憤而投水自盡。

決意赴死前她想起了自己的母親。那是杜十娘幼年被賣與老鴇、乘船離去時,她的母親穿著破爛衣衫在岸邊不斷追趕。追趕不上後,母親絕望地從橋上一躍而下,將自己葬在了送走女兒的江水里。

歷史上真心被錯付的煙花女兒如此多,瑤琴如何能知道,自己不會是下一個。她又如何敢完全信任亂世當中的人性,百兩白銀,難保不會讓善者也變惡。

幸運的是你我都知道,賣油郎秦重最終來迎了瑤琴。帶著媒人,帶著鑼鼓花轎。婚禮上最觸動人的,反倒不是新人相見時彼此微笑,而是老鴇媽媽看見賣油郎的花轎時,震驚又釋然的神情。她沒想到、她也欣慰,這世上還有一個如此情義的賣油郎。

要說瑤琴與秦重是愛情,它自然是,只不過它是脫離了常規語境的愛情。整部劇裡,他們二人之間沒有眉目傳情、沒有曖昧情話、沒有拉扯糾纏、沒有綿綿愛意的約會。唯一的親密舉止,只有瑤琴把銀錢存單交與秦重後,兩人無聲地、流著淚的擁抱,不過幾秒的鏡頭。

甚至沒有情侶之間彼此打量欣賞的過程,二人便無需多言地決定彼此支撐下去。僅僅是因為,他們看到了對方身上仍在閃爍的一點人性良善的光。這一情節如果冷靜來看,會覺得太童話、太理想了。沒有深入了解過彼此的過往、長期了解過彼此的品性,怎麼能因萍水相逢的一次互助就定下終身?

可如果結合劇中鋪墊良久、二人所處的飄零亂世來看,這一情節又太精準而悲情。因為在這混亂濁世裡,那點良善早已貴於千金。 《愛情寶典》裡的故事歌頌的是愛情,卻又不只是愛情。那些故事是在從昏黃泥濘的舊時代中,淘洗出一點點不屈於枷鎖與命運的人性微光。最後假借愛情之名,流傳於千世萬世。

延伸閱讀  赤裸裸地媚日,國產劇現在是直接明著來了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