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飛:憑兩段戲打動導演,61歲時患腦溢血,陸樹銘為他籌款治病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根據我國四大名著改編的電視劇,首次呈現在世界觀眾面前。

電視劇一播出,無一例外都引起轟動效應,劇中的一些角色,也深深印在廣大觀眾的記憶中。

四大名著中,最早開拍的電視劇是《西遊記》。 《西遊記》的開機時間是在1982年,二十五集電視劇,央視只給出三百萬的資金。

拍了四年資金枯竭,又找鐵道部十一局借款三百萬,才在1988年全部完成了這部電視劇的拍攝。

《西遊記》的播出讓“六小齡童”火了起來,後來他出演了多部電視劇,還經常出現在電視綜藝欄目中。

由於資金不足,“六小齡童”主演的《西遊記》,原著的很多內容都沒拍到。直到1998年,央視撥出一千三百萬元,又補拍了十五集,才最終完成這部作品,前後歷時十七年。

老版電視劇《紅樓夢》也遭遇了資金問題,這部經典電視劇1984年開機,1987年正式播出,歷時三年,總耗資七百九十萬元人民幣。

中途遭遇資金不足,還是山東企業家眾籌了二百五十萬元給劇組,才讓這部三十六集的電視劇得以完成。

《紅樓夢》電視劇一播出,紅了一批演員,其中後勁最大的當屬王熙鳳的飾演者鄧婕。因為在《紅樓夢》中的成功表演,她一躍成為當時大陸影視圈的當家花旦。

隨著電視機在大陸的普及,電視台資金也充足起來。 1990年央視策劃拍攝四大名著中的《三國演義》,出手就是一億七千萬,其中一億元用於建造無錫“三國城”,七千萬用於拍攝。

央視《三國演義》九四年一拍完,接著就開拍《水滸》。 《水滸》也不差錢,四十三集投資四千三百萬元,平均每集耗資一百萬元。

單算拍攝成本,《水滸》比八十四集的《三國演義》還高,達到每集一百萬元,是當年製作成本最貴的電視劇。

《三國演義》、《水滸》讓唐國強、李雪健這兩個已經有較高知名度的演員,演藝事業更上一層樓,成了觀眾心目中名副其實的老戲骨。

央視老版四大名著電視劇,沒有一部的拍攝週期少於三年,精耕細作把經典小說,拍成了經典電視劇。

一部電視劇要成為經典,演員的選擇是基礎,老版四大名著電視劇中的主要演員,基本都在觀眾中留下了極好的口碑。

有的演員在四大名著電視劇中,留下的經典形象,成了自己演藝事業的巔峰,《三國演義》張飛的飾演者李靖飛,就是這些演員中的一個。

1990年,《三國演義》劇組開始選角色,一些演員進入導演的視線,或者經熟人推薦,接到劇組的試鏡邀請。

還有一些演員聞風而動,找到劇組毛遂自薦,主動爭取成為這部鴻篇巨制中的角色,李靖飛就是上門自薦的演員之一。

在介紹自己時,李靖飛說到:“我乃燕人李靖飛”。

李靖飛和張飛是河北老鄉,他的相貌也有和張飛類似的“莽”氣。他一直喜歡小說《三國演義》,自認為演張飛這個角色很合適。

李靖飛當時三十三歲,是河北話劇團的職業演員,在多部電視劇和一部電影中出演過角色。

正好他在1990年播出的電視劇《鐵人》中飾演黃豹,讓他小有知名度,自薦演張飛可以說是“趁手紅打燈籠”。

《三國演義》劇組大腕雲集,要論收視號召力,李靖飛根本排不上號。他到劇組自薦,幾乎沒人認識他,半天才有一個分集導演想起,他演過《鐵人》中的黃豹。

和李靖飛競爭張飛這個角色的演員,有大紅電影《高山下的花環》靳開來的飾演者何偉。何偉因飾演靳開來,斬獲了“百花”、“金雞”兩項最佳男配角獎,而且何偉的長相也很“莽”。

延伸閱讀  賈乃亮晒見組舊照,面容清秀堪稱男版甜馨,網友調侃“馨裡馨氣”

還有一個競爭者,在電視劇《諸葛亮》中,本來就飾演張飛。如果《三國演義》的七大主演必須有名氣,那李靖飛完全沒有機會。

《三國演義》的導演一心要成就經典,就不會只看演員的名氣,導演組還是讓李靖飛先試一場戲。導演組沒有提示李靖飛演張飛的哪場戲,讓他自己選擇。

李靖飛想了想,決定演張飛鬧著要燒諸葛亮草廬的情節,來表現張飛的“莽”。這場戲演下來,導演沒有發表意見,而是集體離開,去另一間房子商量。

導演組鄭重其事去商量,讓本來覺得自己沒人認識已經不抱希望,只想過把戲癮就走的李靖飛,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在忐忑中李靖飛等了十五分鐘,導演走出房間,王扶林請李靖飛再演一段。

李靖飛很聰明,他覺得如果導演組不認同他剛才演的那一段,就不會讓他再試。

要求他另演一段,那就是導演從他剛才的表演中,看到了張飛的“莽”,現在想看張飛的另一面。

於是,李靖飛選擇用“古城會”來表現張飛的情。他自編台詞,演因誤會關羽,張飛下跪給關羽認錯。

演到動情處,他淚目顫聲好不動人,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導演組沒有現場拍板,這回才讓李靖飛回去等消息。這讓李靖飛有了盼頭,也更忐忑。想出演張飛的競爭者都實力強勁,他得到掌聲也不敢確定自己就是張飛了。

一直等到1990年大年三十,他總算收到了劇組的壓歲大禮,劇組認定他就是張飛。

李靖飛心飛了起來,他居然真的成了《三國演義》七大主演之一。不用想也知道這部電視劇有多少觀眾期待,他一定要讓張飛在屏幕上活起來,不負觀眾的希望。

張飛和關羽,是《三國演義》中相貌最為臉譜化的人物。為了讓自己的相貌更接近張飛,李靖飛開始苦練瞪眼。

環眼瞪視,是張飛相貌的一大特徵,李靖飛當上張飛,就開始終日瞪眼,連睡覺也不例外。只不過瞪困了他還是會閉眼睡覺,想練到像張飛那樣睜眼入睡也不可能。

張飛大塊吃肉大碗喝酒,李靖飛也開始大塊吃肉,在習性上向張飛靠近。

豪邁吃肉讓李靖飛胖了幾十斤,演黃豹時導演嫌他胖,他忍著食慾、加強運動,讓自己瘦了三十斤。

如今為進入角色,他又反其道而行。要做個好演員,身體有時就要付出坐過山車一樣的代價。

烏錐馬、丈八蛇矛是張飛的標配,李靖飛不會騎馬,還是跟著劇組請來內蒙古騎術隊現學的,至少要學到一騎自如為止。不然張飛連騎馬看起來都生疏,其他方面李靖飛演得再好,觀眾也會有穿幫的感覺。

除了外形和生活習性練得更像張飛,李靖飛還要進一步貼近張飛的性格,把握張飛的心理活動。他重讀了《三國演義》,仔細琢磨書中的張飛,把自己代入角色的靈魂。

李靖飛自己表現出來的性格,其實不像張飛,他比較內向,甚至有些靦腆。接到角色,他就拿出了張飛粗獷的性格,也許他內心也沉睡著一股野性,正好可以在角色中甦醒。

一番苦練變身張飛,李靖飛就去找“劉備”孫彥軍、“關羽”陸樹銘“桃園三結義”。

他們三人同吃同住,很快就親如兄弟。劇組在外拍片條件艱苦,三人還一起去掰包穀充飢。

《三國演義》拍完後,說實話王扶林都不是特別有信心。畢竟小說影響太大,很難說觀眾對比小說,會產生什麼樣的反響。

王扶林建議央視在九四年春節期間先試播三集,反響不好再重拍。

結果試播的收視率直追春晚,那個年代的春晚是真正的全民欄目,一部電視劇獲得這樣的收視率,堪稱是現象級的電視劇。

日本迫不及待高價買回《三國演義》播放,也在日本產生轟動效應,許多日本人不僅等在電視機前觀看,還要把每一集都錄下來。

《三國演義》的全套光碟在日本大賣,現在都還有日本人,收藏著九四版《三國演義》光碟。

延伸閱讀  央視春晚“七宗最”:賈玲、張小斐太好笑,姜昆重登春晚很高級

李靖飛飾演的張飛也大獲好評,他成了觀眾心目中的張飛本飛。日本早稻田大學一位文學教授,看了老版《三國演義》評價:“我最推薦的是李靖飛的演技。粗野、孩子氣和暴力的地方讓人叫絕,他每一個動作都表現出個性。”

新版《三國演義》的七大主演,在大多數觀眾的心目中,都沒能超越老版的七大主演。

尤其是張飛這個角色,觀眾幾乎一邊倒地認為,“老”張飛絕對碾壓“新”張飛。

有觀眾說“老”張飛扮相比“新”張飛威猛,“新”張飛臉上有酒窩,顯得媚態。

要說“新”張飛扮相不如“老”張飛,應該還是“老”張飛威猛中含著幾分憨厚,更容易把觀眾代入“黑臉紅心”的感覺。

不過這並不是“新”、“老”張飛勝負的關鍵,真正決定“新”、“老”張飛勝負的因素,在於演技的差距。

張飛“桃園結義”時只有二十歲,死的時候五十五到五十七歲,人物三十多年的時間跨度,必須讓人看出一種遞進感。

“老”張飛從年輕時醉打曹豹丟徐州,到青壯年時當陽橋用疑兵、中老年時義釋嚴顏、計敗張郃,李靖飛的演技,很好詮釋了張飛粗中有細的成長。

“新”張飛敗給“老”張飛,也怪不得“新”張飛,要怪就怪導演和編劇。

“新”張飛沒有義釋嚴顏和計敗張郃的戲,倒有張郃對張飛的兒子說:“你爹都是我手下敗將。”

也許新版編劇覺得,老版把原著拍成了經典,忠實原著難以超越,必須要另闢蹊徑才能巧勝。

可是巧都沒有巧到張飛身上,新三國給“新”張飛的全都是坑,戲份壓得只能表現一根筋,台詞無腦又潑皮,就是讓李靖飛來演,張飛也會被演“死”。

老版《三國演義》帶紅了一批演員。本來就是腕的鮑國安,借曹操之力,以“反派”形象包攬“飛天”、“金鷹”男主角獎,從此火得不像話;顏值影星唐國強,因演諸葛亮改了戲路,發展“雄才大略”的演技,把自己提升成了毛主席的特型演員。

很多不知名的演員,也從老版《三國演義》中崛起。 “孫策”濮存昕後來成了“師奶殺手”;“呂布”張光北也躍升為一線演員,後來在《亮劍》中以“楚雲飛”的形象再度大放異彩。

“諸葛恪”何冰也從此成為實力派老戲骨。被“關羽”斬下頭顱的“韓福”於榮光,在香港成了一線明星。

老版《三國演義》播出時才二十歲的吳景帝“孫休”潘粵明,後來成了網紅影星。

而老版《三國演義》七大男主演中,桃園三兄弟卻沒能趁勢而起。特別“張飛”李靖飛和“關羽”陸樹銘,似乎吃了形象代入感太強的“虧”,觀眾看著他兩就想起張飛和關羽,影響到他們拓展戲路。

演關羽之前,陸樹銘從話劇團演員,淪落為話劇團的鍋爐工,他不甘心到外面跑起了龍套。

在他跑龍套的第八個年頭,劇團同事郭達,接觸《三國演義》劇組時,聽說“關羽”還沒找到,猛然想起他,把他推薦給了劇組。

那時他正在外面拍戲,劇組聯繫不上他,在他門口貼了張通知試戲的條子。要不是三天后天降大雨,他趕回去關窗戶,“關羽”就變成另外的人了。

好在劇組當時就在西安和他同城,他趕去時劇組正要開拔。他立即入戲,抱拳對導演說:關某來遲了。王扶林幾個一看他的外形、氣質,沒怎麼商量就認定關羽就是他了。

可是他進組十天,就傳來父親去世的消息,喪事辦完回來,他失去了關羽的感覺,只剩下關羽的外形。

拍了六集過後,陸樹銘還是找不到感覺,導演組已經想換人。王扶林捨不得他的扮相,找他最後談了一次話,幫助他找感覺。

以前試了三十多個關羽都不合適,很多華人地區都供著關羽的像,找關羽、張飛,不同於找三國其他的角色,身材相貌是第一位。換掉陸樹銘,王扶林還真不知道哪兒還能再找一個關羽。

陸樹銘跑了八年的龍套,他當然珍惜演關羽的機會。經過一番專注琢磨,陸樹銘終於找回了關羽的狀態。

《三國演義》播出後,很多民間工匠,都以他為原型為關羽塑像,他覺得憑這一點他這一生就值了。

延伸閱讀  《侏羅紀世界3》10個觀影小貼士:試了1000種羽毛,IMAX並非首選

不過他付出的代價是,演了關羽,二十七年他都出不了戲。拍其他的戲,他也會下意識走關羽的路線,加上觀眾把他當關羽,他要再獲成功實在太難了。

李靖飛甚至孫彥軍,多少也存在這種情況。 《三國演義》後,三兄弟又在一起合作過電視劇《孫武》,然而他們只會讓觀眾想起“桃園三結義”,從而跳戲。

陸樹銘不露臉,就在周星馳的《大話西遊》中又紅了一次。

他演的牛魔王讓觀眾印象深刻,可惜從頭到尾不露臉,要紅也只能是牛魔王紅,和以關羽的臉示人只能紅關羽一樣,都讓他糾結。

只要不用關羽的形象演其他角色,觀眾還是認陸樹銘。他唱自己生活的歌曲《一壺老酒》,還是收到很好的效果。

李靖飛留下張飛的經典形像也覺得值了,之後沒有再火他也能泰然處之,自得其樂。

他六十二歲時因患腦溢血癱瘓,由於治病花費很大,一度沒有錢買藥。陸樹銘得知後,四處為他奔波籌款治病。

如今李靖飛需要坐輪椅,說話也不太清晰。桃園兄弟會去看望他,還有如同兄弟的趙子龍也會去看他。

拍《三國演義》諸葛亮、曹操等已經是腕的主演,每集都只有二百五十元的片酬,唐國強笑稱他們都是“二百五”。

像李靖飛這樣的主演,一集的片酬只有一百八十元,王扶林感慨:“《三國演義》的演員是在為國拍戲。”

演張飛沒有給李靖飛帶來多少收入,但他留下了很多演員一生都無法企及的經典形象,也得到了兄弟般的友情。這些收穫對他他來說,才是最珍貴的財富。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