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影空間製作方解析電影的價值在於造夢還是在於真實?


你認為電影的價值在於造夢還是在於真實?長鏡頭最重要的不在於它是什麼,重要的是它所承載的電影美學觀念。

我們通常會將長鏡頭和法國電影理論家安德烈,巴贊聯繫在一起,就像我們具備牛頓定理和阿基米德定律一樣自然,但本質區別在於,人家阿基米德是在自己的澡缸子裡邊發現了讓自己名聲大噪的定律,和安德列巴贊並不是第一個拍攝長鏡頭的人,甚至人家根本就沒有對長鏡頭這三個字做出過明確的定義。那究竟為什麼大家還是公認長鏡頭理論源自巴贊呢?

其實從長鏡頭到長鏡頭定理,中間有三個非常重要的過程。第一個階段是無意識地被使用。對於電影史有了解的小伙伴一定知道,世界上第一批電影,比如火車進站,工廠大門,都是一個鏡頭拍到底,沒有剪輯,可當時並沒有人意識到這就是長鏡頭,因為這樣的拍攝只是基於當時的技術,並不方便隨便移動機位,當時的創作者也沒有把鏡頭拆開剪輯的意識。後來,在電影的拍攝手法越來越豐富之後,導演弗拉哈迪在他的代表作北方的納努克中,用長鏡頭拍攝了愛斯基摩人捕獲海豹的場面,這部影片也被公認為早期的長鏡頭經典作品。

但是北方的納努克本身也是一部紀錄片,使用長鏡頭是為了便於拍攝,且在當時的環境下不太方便移動機位,所以雖然長鏡頭一早就存在,但並沒有太受重視,也沒有承載更多的創作觀念。第二個階段,被大佬肯定。安德烈,巴贊是什麼人呢?他是電影批評和理論家。他在法國創辦了雜誌電影手冊,用寫影評的方式研究和總結電影理論,工作性質類似於現在的影評人家研究電影方向的大學老師,而當時的電影行業幾乎一邊倒的推崇和習慣於用蒙太奇來進行電影創作。

蒙太奇就像電影創作中魔術般的手法,它複雜,蘊含很多技巧,經過創作者的篩選,只給你看最精彩,最重要的部分。蒙太奇容易給人爽感。現實生活可能枯燥無聊,但是走進電影院,在富有變化和衝突的影像世界裡,人們可以短暫地離開現實,獲得快樂。但是安德烈,巴贊認為電影是從照相發展起來的,提出了照相基本理論。他認為電影的影像應該真實,客觀,不帶偏見,並且立在公民凱恩中那個著名的緊身運動長鏡頭。由此,整個行業開始重視長鏡頭所承載的紀實性。

延伸閱讀  國產文藝片如何營銷?有人下跪,有人靠騙,《隱入塵煙》卻是例外

第三個階段被集體有意識地使用。長鏡頭被導演們有意識地選擇運用。是在什麼時期呢?二戰以後,當時人們經歷生離死別,信仰崩塌,思想從此前對權威的依附中解脫,更加重視個體命運的重要性,並且人們意識到現實的痛苦不能靠糖果般虛假且短暫的電影填補,既然痛苦逃無可逃,那麼人們需要更加真實的力量。

在這個背景下,誕生了意大利新現實主義電影法國電影新浪潮。意大利導演們在影片中主動使用長鏡頭,大景別呈現生活的真相,而法國導演則更多地用長鏡頭聚焦,呈現個體的感受和精神狀態。所以,雖然巴贊本人並沒有明確的解釋和定義場鏡頭,但他對於電影真實性的重視廣泛地影響了世界各地的創作者,被後人總結成長鏡頭理論,長鏡頭理論背後是更深入的對電影本體的討論與思考。

當然,無論是長鏡頭還是蒙太奇,其實都不能完全割裂的在電影當中使用,他們所創造的藝術效果雖然不同,但都被電影和觀眾所需要。所以辯證而全面地思考,蒙太奇和長鏡頭才不至於鑽進牛角尖。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