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片被吹上天,不喜歡還是不喜歡


如果你對於藝術電影有太多的想法,那麼2021年末的這部影片你應該看一看。如果你對於《布達佩斯大飯店》這種類型的電影非常感興趣的話,本片你一定要看。如果你對於看不懂的電影有某種執拗的話,本片你不得不看,看這部影片最大的意義就是跟隨潮流,如果你作為一個電影愛好者不去看本片,談資中自然會少了一塊。很多時候,看電影僅憑興趣是好的,如果給這種興趣加一些附加條件的話,就不好了,如果你不是上述這些原因,那麼一定不要看了,因為很多時候,如果我們只是附庸風雅,那麼看完後就會有這種直觀的感受,“我看不懂,但我大為震撼”。

《法蘭西特派》是一種看似是電影,實際是舞台劇的影視作品,你以為你在看電影,實際你在看話劇,你以為你在看話劇,實際上卻找不到任何故事主線,你以為找到了故事主線就能看懂本片,結果支離破碎的敘事根本支持不了這部影片,然而很多影評人卻一致推薦這是一部優秀的作品,作為觀眾的你,只能說,大為震撼。

電影是一種藝術形式,同時也是一種藝術表達的工具,但是藝術的種類是多種多樣的,同理,電影所屬的種類也是多種多樣。有的電影是大眾化的,比如說商業片,很多觀眾即使是不具備很多的觀影基礎,僅僅是看一部電影,也能明白個七七八八,因為商業片更多的時候是通過故事或者滿足大眾的敘事方式來博得觀眾的支持的。這是一種直接的藝術形式,同時也是一種非常讓人統一接受的藝術形式。

因為喜聞樂見的就與小眾藝術有了差異,因此,商業電影更多的時候不會具備太過於委婉的藝術審美。而小眾的藝術電影往往也是鄙視商業化的。這就在無形之間產生了某種代差。

而對於小眾的藝術電影來說,電影的形式是多種多樣的,同時也是發散的,發散的藝術形式更多的時候會給人帶來一種不連貫的感覺,某一部電影如果僅僅是從電影的角度去看是不夠看的,它必須具備某些性質,才能成為小眾影迷心中的典範。而《法蘭西特派》就是滿足了這些形式的作品。如果單單用電影的幾個要素去衡量這部影片的話,它確實達到了,但當這些你明白清楚的元素湊在一起之後,你就看不懂了。

比如說故事,《法蘭西特派》的故事很簡單, 一個沒落的報社構築了一個屬於20世紀的虛擬的烏托邦故事,故事裡的人形形色色,故事裡的故事各有不同。完了。但創作者將這些故事完整的湊在了一起之後,你就會發現,原來你所能理解的每一個故事的連貫性並不是很顯眼,當你試圖用一個整體的敘事框架來裝進去這些故事的時候,就會很難。

延伸閱讀  《長月無燼》開機,羅雲熙首次挑戰病嬌角色,白鹿卻扛不起女主?

本片的攝影非常的不錯,這樣的構圖方式會讓很多人想起《布達佩斯大飯店》,這樣的色彩也是當代人們熱衷的網紅打卡點。當你看到了創作者的名字後,這一切的預料似乎都在一點點實現。兩部電影是同一個創作者,而在這樣的構圖中,即使是看不明白本片的故事,也會被賞心悅目的場景所吸引,畢竟,沒有人能拒絕讓人身心愉悅的東西。

說完了故事和攝影,再聽聽本片的配樂,有著極強的複古風格的配樂,一定程度上使得本片的形式光鮮亮麗。即使你不明白這其中有任何的關聯,也能通過配樂感受到本片的故事中跌宕起伏的部分。這就是聲音的魅力,在與影像結合後,這種魅力毫無疑問的被發揚光大了。

作為一部每一個特性都非常優秀的作品,然而串聯起來這些優秀的個性之後,對於普通的影迷來說卻無形之間形成了一道難以逾越的門檻。這個時候就不要說什麼電影是大眾藝術了。大眾看不懂的藝術或許是創作者的自我表達欲太強了。如果一部電影在解讀方面讓某一類人具有權威性,那麼這部電影不可以說是非常成功的。

當然,可能也確實是我作為一個觀眾對於本片的理解能力有所偏差,這樣的一部華美的藝術品,這樣的一部在眾多影評人交口稱讚中的作品,我竟然很多時候根本看不懂,看不懂碎片化敘事之間的關聯性,看不懂畫面與場景中所體現的觀點核心,甚至於聽不懂這樣獨樹一幟的配樂所表達的信息的純粹性。或許對於這部影片來說,我不是個合格的觀眾。

李安曾經評價王家衛時候說到,雖然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此時此刻,作為一個普通的觀眾,我也想說,雖然我看不懂,但我不受震撼。畢竟,有的電影屬於大眾,有的電影屬於創作者,這期間沒有關聯性,我看不懂就是看不懂。至於說震撼,不受也行。

……

你好,再見

延伸閱讀  宋冬野之後,李代沫的商演也被叫停,劣跡藝人已經無處隱藏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