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的誕生》影評:都說真話會怎樣?


在一個沒有人能說謊的平行宇宙,所有人都誠實表達心聲,廣告都很平鋪直敘,電影內容是請人來朗讀史實。做記號在電影公司當編劇,負責的是黑死病橫行的黑暗時代,可想而知,他的作品很難受歡迎,於是被裁員,連他的秘書都看不起他;他的相親對象安娜對體型肥胖、沒有成就的他沒興趣,認為他基因太差。然而有一天,做記號成為地球上第一個能說謊的人,他的生活大為改變。

謊言的誕生的背景設定,沒人能說謊這聽起來非常有趣。我記得有一集歡樂單身派對,伊萊恩他們要去看朋友的新生兒,伊萊恩頻抱怨那個寶寶醜死了,醜到讓人想吐,但寶寶的父母卻總是認為他們的寶寶最可愛,總是很熱情地說“啊!!!來看孩子!”如果那個伊萊恩被放到謊言的誕生的世界裡,我不敢想像伊萊恩會向那對父母說出什麼可怕的話。

不過,雖然這背景設定聽起來有無限搞笑潛能,卻在電影前三分之一就被用得差不多了,例如養老院的名稱是“對於絕望的老人來說,這是一個悲哀的地方。”等等。如果以浪漫喜劇的觀點看謊言的誕生,恐怕不太好看,從純粹歐美喜劇的觀點來欣賞,也可能覺得越到後半生越無趣。本片比較有趣的點,反而是它對宗教的看法,但是卻又點到為止,並未往人性、生死等方面多加探討,反而急著跳回去原本浪漫喜劇的故事線,讓整部片又流於平凡,實在很可惜。

瑞奇·熱爾韋是個公開的無神論者,跟我一樣,也因此他在片中對宗教的解讀讓我很感興趣。他在片中的角色做記號一開始說的謊大多是為了私利,但後來他說了個無私的謊,那是他媽媽即將面對死亡的時候,媽媽說很害怕面對那一整片的虛無,做記號不忍心,於是說了謊,提到死後會有個美好的世界,而之前死去的親朋好友都在那兒等她,於是他母親帶著微笑死去。這些話被醫院裡的人聽到後,趕忙傳了出去,一時之間做記號變得像是先知、或上帝之子一般,變成了人們的寄託,甚至群聚在做記號家門外,希望他多講一些來世、天堂、地獄這類事情。

或許在瑞奇·熱爾韋眼中,這就是宗教的起源,一個無害的、讓人開心的、令人有力量活下去的白色謊言,像是在宣稱也許我不信這些,但我理解並認同宗教的存在與必要性。不過這些思考稍微點到之後,整部電影焦點再度轉移,回到真愛戰勝一切的標準公式,讓人不知該怎麼看待這部片。本片劇本是馬修·羅賓遜先寫好的,熱爾韋非常喜歡,改寫之後還邀羅賓遜共同執導,不曉得後半段的無趣是誰的錯。

延伸閱讀  首播口碑爆棚,狂追六集不過癮,網友:真正的國產刑偵大劇來了

不過,至少這部片的確很勇敢,除了討論到宗教並暗示它很可能是謊言以外,本片對於謊言的看法也很大膽。金凱瑞的王牌大騙子裡面的主角,有一天變得只能說實話,劇情歷經了許多笑與淚之後,仍然崇尚誠實,大部分的好萊塢電影也都朝這個方向走,然而在謊言的誕生里,對於說謊是採中性態度的,例如電影前段大家都實話實說的世界,雖然彼此都很坦誠,卻很殘忍;而做記號的母親在病床上表示害怕死亡,做記號對她說謊,編造出一個美麗的死後世界,雖然是瞎掰胡扯,但卻讓母親的最後幾分鐘好過許多。

所以,謊言不一定是全然的壞事吧。演員部分都蠻棒的,蒂娜·菲很適合嘴賤角色,可惜戲份好少,喬納希爾演起想自殺的鄰居非常有說服力,羅布·洛戴起黑框眼鏡正經八百的態度很有喜感,另外還有愛德華諾頓與菲利浦西摩霍夫曼的精彩客串。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