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甄嬛不僅用毒藥害死了孟靜嫻,還悄悄算計了自己的親生兒子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宮中沒有“好”與“壞”的區別,只有“壞”與“更壞”。

《甄嬛傳” target=”_blank”>甄嬛傳》中的宮斗大戲一波三折,原本生性純良的甄嬛,卻在一次次“受傷”中成長為一個“六親不認”的女人,不是她變了,而是她已經真正適應了深宮中的生活。

原來甄嬛不僅用毒藥害死了孟靜嫻,還悄悄算計了自己的親生兒子。

一杯毒羹

果郡王在劇中的定位,就是一個不斷能夠吸引到女人注意力的人。

不過,按照他的家庭外加學識和長相,也是活脫脫的一位“高富帥”,他身邊的女人,都是大家閨秀,不過都久居在深宮當中,她們精於算計,也“命運悲慘”。

孟靜嫻也是王爺眾多追求者之一,她對於果郡王的愛,甚至不亞於浣碧,只是她的愛顯得有些深沉。

不過,她這種“以守為攻”的方式,對待果郡王這種厭倦了世俗女人的人來說,確實是管用的。

她的“對手”看似是浣碧,可浣碧完全比她低了好幾個等級。

在浣碧的眼裡,王爺的心和府中的權力她都想要全部搞到手,顯得非常急功近利,這樣的女人,把所有想法都寫在了臉上,果郡王當然是不喜歡的。

雖然果郡王的心裡只有甄嬛一人,甄嬛到了後期,心中也僅僅只有果郡王,可是皇親國戚,面子上都是要過得去的,在外面,果郡王同樣也需要一個當作門面的夫人。

浣碧鬧來鬧去,反而適得其反,孟靜嫻“無招勝有招”,卻贏得了果郡王的尊重。

孟靜嫻在劇中的出場時間並不長,可是只要她出現了,就會讓人感到望而生畏,在她的身上,是有這種氣質的。

按照她的本事,安安穩穩在王府中等待時機應該不是什麼問題,最起碼,生存是能夠保證的,不至於像其他低情商妃嬪那樣,落得一個慘痛的下場。

可問題的關鍵就是在於,她遇到了一個已經“黑化”了的甄嬛。

至於孟靜嫻為什麼死去,劇中的描繪是:剪秋煮了粥端給六阿哥,想要毒死阿哥,但是她將這碗粥先交給了孟靜嫻,好巧不巧的是,孟靜嫻提前服用了一口,這才中了毒。

可這部劇的精彩之處,也正是在於: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實。

在原著當中,乾脆都沒有剪秋這個角色參與進來,是浣碧直接用藥將她毒死的。

其實,在對劇情的細節有了更多的把控之後,也就不難發現,孟靜嫻的死,其實和甄嬛有著很大的關係。

那會的甄嬛,和剛入宮時期的甄嬛相比,完全就已經是兩個概念了。

此時,皇后已經倒台,被皇帝禁足在景仁宮中,而此時的三阿哥又被貶為庶人,這一切,也都在甄嬛的算計當中,毋庸置疑。

皇后的心理活動,也在甄嬛的拿捏之中。

她在景仁宮中自然是坐不住的,可面對這種情況,她也無可奈何,畢竟觸怒於龍顏,已然無計可施。

剪秋本身就是死心塌地跟著皇后的,她平時嬌寵慣了,也不願意自己的主子就這麼沒落下去,畢竟,在宮中“易主”是不可能的,剪秋想要東山再起,還是必須得仰仗自己的主子能夠重新獲得寵幸。

延伸閱讀  電視劇《我的人間煙火》原著小說是什麼《我的人間煙火》講的是什麼故事

當然,剪秋光著急也沒有用,這種事情還是得由皇后親自來做。

此時的皇后,早已是“病急亂投醫”了。

另一邊,在甄嬛的提點下,聰明的四阿哥攛掇三阿哥給八爺求情,這下,皇帝差點氣了個半死,直接將三阿哥革去了帶子。

皇后也就徹底失去了三阿哥這個依仗。

相比於此前的華妃,皇后在甄嬛的眼裡才是最大的障礙,因此,甄嬛的最終目的,就是讓皇后永無出頭之日。

她既然能把手伸向三阿哥,也同樣能伸向其他阿哥,皇后自己曾經也說過這樣一句話:“沒有了三阿哥,本宮還有其他阿哥,還能做名正言順的太后。”

甄嬛長得像純元,故而作為得寵的一個原因,可皇后最終,也是敗給了純元。

宮中,若不是心狠手辣,也真的無法生存下去,既要斬草,便要除根。

皇后被禁足,她身邊的人就是她的左膀右臂,在甄嬛的眼裡,這些人一個都不能放過。

當剪秋找到了江福海要鶴頂紅的時候,江福海作為“局外人”都感覺到危險的來臨,還跟剪秋說了這樣的一句話:“這事情太大,一旦事發,你我性命不保。”

江福海也很難辦,他礙於皇后的勢力,也擔心得罪了剪秋之後皇后可能東山再起,也擔心這件事最終被皇帝知曉,那麼他也逃脫不了乾系。

可作為一個天天混在宮裡的管家,不夠聰明顯然是不行的。

唯一的自救方法,也被江福海找到了:將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告訴甄嬛。

甄嬛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江福海更得罪不起她,對於甄嬛來說,江福海的投誠絕對是一個好消息,這樣,也能夠將皇后的勢力連根拔起。

當然,甄嬛出手,一般都是“一石三鳥”,她的另兩個打算,就是孟靜嫻和浣碧。

先說浣碧,孟靜嫻之死對浣碧而言是既得利益者,一座王府容不得兩個女主人,加上果郡王對甄嬛情根深重,那麼除了浣碧和孟靜嫻,很大可能王府不會引來第三位女主人。

既然如此,就是兩個女主人之間的巔峰對決,浣碧的腦子,其實在后宮根本是不夠用的,她沒有甄嬛的通透和心計,也沒有孟靜嫻那麼沉穩和耐得住性子。

此處說句不夠恰當的,貴族嫡女和浣碧這種無名無分的“小丫鬟”,是沒得對比性的,雖然浣碧和甄嬛是同父異母,但,身份上的天然差距,讓兩人所受教育的局限性已經凸顯出來。

或許可以這麼說,孟靜嫻可以對標當初剛剛進宮的甄嬛,而後來的她,面對的是“進階版”的甄嬛,一場場血雨腥風洗禮下的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的甄嬛,豈是一個孟靜嫻可以撼動的?

而不論浣碧如何卑劣,但本質上,她們的利益是一致的,先是血脈的牽連,同父的姐妹是天然的脈絡聯繫;還有就是,浣碧某些程度,代表的是甄嬛的臉面,她是明晃晃的“甄嬛派”人,從甄嬛宮內出嫁,如若在果郡王府內落了下成,對甄嬛而言,並非好事。

一方面,自己妹妹被壓了一頭,自己也被打臉了;另一方面,浣碧可比孟靜嫻好掌控,一個利益熏洗、自以為聰敏的小人,可比一個逐步成長、最終掌握王府大權的孟靜嫻好掌握。

再說孟靜嫻,甄嬛是嫉妒且厭惡的,在劇中,其實表現得已經非常明顯了。

孟靜嫻算是甄嬛的“暗中情敵”,而且,她還懷上了果郡王的孩子。

六阿哥本身就是甄嬛和果郡王的私生子,孟靜嫻肚子裡面的孩子也是果郡王的,在這樣的血緣關係和培養下,六阿哥親近於孟靜嫻也是情理之中的。

甄嬛是一個細心的女人,她不可能沒有算計到,若是六阿哥找她去餵那碗粥,結果會是如何。

延伸閱讀  甄嬛傳定妝照風格不同,角色個性鮮明對比,十年依舊宮鬥劇天花板

按理說,甄嬛也會先喝上一口,看看粥的溫度,這是帶孩子的常情。

這就要從毒的劑量開始說起了。

最開始,太醫在為孟靜嫻把脈的時候,都覺得她沒有什么生命危險,後來孟靜嫻死去,還是因為產子虛弱導致的毒性加大。

在去世以前,孟靜嫻甚至還問了果郡王一句:“是誰要害妾身?”

從這個時候可以看出,孟靜嫻還沒有反應過來,表面上,這碗粥是衝著六阿哥去的。

剪秋想要除掉六阿哥,而甄嬛要除掉孟靜嫻。

而且,若是要在皇宮中動手,必然會引起皇帝的嚴查,一般人都不敢去冒著這個風險,畢竟,龍顏大怒的話,九族都是跑不掉的。

孟靜嫻之所以這麼問,也算是給果郡王的一點提醒,太醫之前說,她服用的毒藥劑量不大,不足以致命,這樣,她還是要為以後做準備,甄嬛是她得罪不起的人,她自然不敢明說。

在果郡王面前,孟靜嫻的無辜和深情淋漓盡致。

孟靜嫻選擇去得罪甄嬛,在宮中就是一個大錯誤。

在接觸到甄嬛的時候,孟靜嫻甚至還炫耀起了自己的身孕,她的佔有欲也實在很強,同一個王爺府的人都不知道的消息,竟然會讓甄嬛先知道。

原因也很簡單,她是在“宣誓主權”。

可在甄嬛的眼裡,果郡王是她心中的一片歸屬地,相比於枕邊的人,她更在乎心理上的感覺。

甄嬛想要保護的,除了果郡王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人,便是六阿哥,那是她的孩子。

可六阿哥和孟靜嫻之間的感情,遠遠超乎了甄嬛的意料。

孟靜嫻有意無意的在培養和六阿哥的感情,這其中當然不排除她為了討取果郡王歡心的企圖,可另一方面,是否在對甄嬛炫耀和挑釁?

“你瞧瞧,你和我丈夫的兒子,也喜歡我,你當如何自處?”如果孟靜嫻存的這種心態,那麼,黑化的甄嬛,豈能容忍這種跳梁小丑的狂舞。

因此,甄嬛也只能夠“借力打力”,果斷出手去了解這一切,還必須要天衣無縫。

宮中的水,深不可測

在這一切行動當中,六阿哥只是一個工具。

不過,她明明知道自己就是六阿哥的母親,可還是願意冒這個風險,這就足以見得,甄嬛已經成為了一個“未達目的決不罷休”之人了。

可是,若沒有六阿哥的加入,這件事就沒那麼容易辦妥當。

甄嬛是一個從活死人堆裡爬出來的人,當初那麼多一起進宮的人,幾乎就沒有多少能夠活下來,宮中充滿了陰謀和陽謀,若是一不小心,她就會跌入深淵萬劫不復。

所有人都被逼出了獠牙,沒人能夠逃脫算計,在那裡,只能比誰心跟狠。

也正是如此,甄嬛才只能將六阿哥算計進去,這件事才能完成。

延伸閱讀  46歲貝克漢姆被愛妻親吻臉頰,卻向三兒子表歉意,“讓你難堪了”

可是,甄嬛是有真心的,那便是對果郡王,也正因如此,孟靜嫻才會死於非命。

六阿哥在“懸崖”邊上走了一遭,可實際上也不難看出,甄嬛內心深處,是很愛六阿哥的,一方面因為那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那是果郡王的孩子。

她對於六阿哥的保護,從後來立儲一事便能看出。

若是六阿哥真的繼承了皇位,那麼他一輩子都在“認賊作父”。

那樣,他喊著叫“父皇”的那個人,其實是殺害他真正父親的兇手,這些,是甄嬛不願意看到的。

同樣,當皇帝,也是需要天賦的。

六阿哥就算在成長的過程中有了這樣的天賦,恐怕其他幾個阿哥也容不下他,兄弟相殘在皇宮中已成常事,這一點,從果郡王之死便已經能夠看出了。

此外,甄嬛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將自己的兒子捧上皇位,主少國疑,甄嬛若垂簾聽政,自然會讓朝堂上不再安分,四阿哥的羽翼也漸漸豐滿了起來,她是沒有辦法除掉四阿哥的。

當初,所有人都以為甄嬛要宣布讓六阿哥上位的時候,已經有了很多反對之聲,一直到她宣布了四阿哥繼承皇位,下面的聲音才漸漸平息。

甄嬛最後的心理安慰,就是將六阿哥移到果郡王那一支去。

至於這個孩子,本就不經意間當了多次“棋子”,甄嬛努力到最後,還是希望他能夠順利過完一生。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