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破40項紀錄! 《水門橋》口碑票房齊高歌,感人細節讓人淚目


57.75億票房,創造89項紀錄,這是電影《長津湖》的戰績,它刷新了《戰狼2》保持近5年的國產電影票房冠軍成績,成為電影市場新的里程碑。

如果時間回到全網為《長津湖》登頂賀彩的兩個月前,應該沒有人會相信這部電影會在短時間內遇到“勁敵”,但《長津湖之水門橋》來了。

因為有《長津湖》的超高國民度加成,在《水門橋》預售期間大眾已將它視為2022春節檔無可撼動的冠軍,但我們還是低估了這部作品的強勁走勢。

上映至今不到兩天,《水門橋》票房突破已經11億(含預售),目前整個春節檔票房25億,它佔了將近一半比重。

第一波口碑反饋極佳,連嚴格的《長津湖》老粉也直呼比第一部更完美,目前《水門橋》創造的40項紀錄成就,更已經接近於《長津湖》的一半。

其中內地影史戰爭片日冠、首映票房冠軍,歷史片日冠、首映票房冠軍等多項成就,上一個紀錄的保持者,剛好就是《水門橋》前作《長津湖》。

不管最終如何,從目前來看,能打敗《長津湖》的也只有《水門橋》了。

《長津湖》的震撼觀眾還歷歷在目,有前作的精彩做對比,注定讓續作要伴隨光環與壓力而生,平庸便是失敗,唯有超越才能迎來最炙熱的賀彩。

皇冠已戴,必承其重,《水門橋》的挑戰風險與機遇並行,如今的市場優秀反饋已經證明這部電影完美延續了前作的輝煌,因為它更極致,也更壯烈。

更極致的挑戰,戲裡戲外,都進行了一場“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導演徐克曾用“更寒冷、更殘酷”來形容《水門橋》的故事,《長津湖》通過“凍土豆”向觀眾展示志願軍當時面臨的惡劣環境,殘酷也因雷公的犧牲直擊靈魂。

兩者全數升級的《水門橋》,迎來了當下觀眾更難以想像的困難,他們遭遇了朝鮮百年來氣溫最低的寒冬,要在這樣的天氣下完成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炸掉水門橋。

延伸閱讀  《人民的名義》倒賣內部信息的記者李飛,陪母親賣魚,遭人嘲諷

長津湖一戰美軍失敗後,平常並不怎麼起眼的水門橋成了他們撤退的重要關隘,想要堵住他們的退路,必須炸掉水門橋,讓他們無法順利通行。

但觀眾們已經知道當時敵我雙方的軍事力量有多麼不對等,我們是冷槍冷炮,對方卻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武器裝備,這讓長津湖一戰異常慘烈。

到了敵人先一步把控的重要關口水門橋,這種懸殊再次加大,先一步接到炸橋命令的九連,儘管有著連長談子為的出色戰略佈置,也受因於裝備而失敗。

七連當時面對的挑戰,是用一把巴祖卡、十個炸彈包、志願軍的槍支去挑戰擁有飛機、坦克、燃燒彈以及用之不盡的子彈的敵人,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炸橋。

即使有過長津湖失敗教訓的敵人,也在過大的優勢下忍不住繼續傲慢起來,最初他們把這場戰爭當成“貓鼠遊戲”,視志願軍為隨手可捏的掌中之物。

但,我們沒有最好的裝備,卻擁有堅硬的血肉之軀和最偉大的靈魂,在伍千里、梅生的帶領下,志願軍們用鋼鐵意志與敵人周旋,堅守炸橋使命。

寒冷的天氣、殘酷的戰爭、壯烈的英雄與熱血的精神全數撲面而來,一場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讓觀眾再次感受到志願軍們不滅的感染力,很難不為之動容。

能把這個故事刻畫得淋漓盡致,戲外也經歷了一場“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導演徐克的“追求真實”,為《水門橋》的精彩奠定了重要基石。

嚴寒的天氣,是真的。

為了拍出志願軍所經歷的朝鮮百年最冷冬天,導演徐克拔高了影視行業對冰雪天氣的要求,一直等到了“人能被吹倒”的大風雪才滿意。

面對這樣的天氣,吳京直言感覺腸子都被凍住了,演員們的臉都被凍僵了,挨著槍的皮膚經常被凍在一起,70歲的徐克為了找感覺親身體驗風雪天匍匐前進。

他們所經歷的比不上志願軍真實經歷的萬分之一,但正是導演對嚴寒的極致追求,才有了更真實的電影鏡頭,有了演員“真聽真看真感覺”的共情。

冰與火的碰撞,也是“真”的。

《長津湖》中,雷公用生命帶走了敵人的信號彈,《水門橋》中,眾多英雄犧牲於敵人的燃燒彈,每一次燃燒彈出現,總是要帶走英雄與觀眾的淚水。

延伸閱讀  暖心小公子爾泰

這些慘烈的鏡頭,也不完全是特效營造出來的,《水門橋》幕後特輯中便放出了演員穿著防護服拍攝真實燃燒的鏡頭,力求達到最極致真實的效果。

客觀來說,《水門橋》能夠打破“續作難超越前作”的魔咒,與前作一脈相承的嚴謹與匠心,與故事一樣對“不可能完成任務”的執著,是關鍵所在。

更壯烈的戰爭,從“家的方向”一直哭到伍萬里報數。

虛擬的都市英雄片中,“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是爽文基調,主角永遠可以金手指大開讓不可能變成可能,但真實歷史中的“不可能”,背後只有殘酷與壯烈。

《長津湖》用凍土豆與感恩節大餐,讓不懂軍事裝備的觀眾也能GET到敵我戰略物資的懸殊,《水門橋》又更直白的用戰場上的悲壯給出進一步的衝擊。

我軍堅守著難以成功的炸橋任務,敵軍卻可以憑藉先進技術解決問題,我軍一次次用生命去完成任務,敵軍一次次用先進武器進行回擊。

這場戰爭,是人類意志與冷血機器的對決,英雄的血是熱的,在戰場,他們可能難以融化冰冷機器,卻能化成永恆的炙熱之源,永遠融化中國人的心。

七話不做過多劇透,但可以告訴大家,看完《水門橋》,你會知道英雄故事裡經常提到的燒成灰燼與粉身碎骨,並不是誇張手法,而是寫實詞彙。

每一次志願軍英雄開啟“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都要做出巨大的犧牲,即使已經做好了準備,也仍舊無法不被那些英雄角色的離開奪走眼淚。

一場電影,很多觀眾從頭哭到尾,七話從平河與徐從戎站在雪山下遙望“家的方向、祖國的方向”便開始淚目,志願者思念家鄉,也守護著家鄉。

待到戰爭結束後伍萬里的報數,觀眾情緒被被推向極致,一百五十七分之一的回歸,是這場戰爭最大的殘酷,也是這個故事最應該被銘記的靈魂。

因為這場難打卻又必須打的戰爭,不是志願軍們為自己而打,而是為了家園,為了享受和平生活的我們,他們是故事的參與者,我們是故事一代又一代的繼承者。

伍萬里繼承了軍人的意志,他從一個迷茫的少年成長為英雄,戰爭結束後,他致力於恢復七連建制,讓英雄精神薪火相傳,繼承守護著我們的家園。

延伸閱讀  中郎將楊旭文演霸總律師,拋開古裝濾鏡,現代劇演技被“群嘲”?

而我們,或許便是梅生含在口中的“女兒”,先烈希望用鮮血為我們換取和平安康,我們,也應該回饋英雄的守護,銘記歷史,珍惜來之不易的每一天。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