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佈退市,金嗓子“啞”了


“保護嗓子,請用金嗓子喉片,廣西金嗓子。”

在這條魔性廣告的加持下,金嗓子紅遍了大江南北。但隨著時間的流逝,金嗓子也早已從輝煌走入了沒落。


日前,金嗓子釋出公告稱,要約人(一間由創辦人控股公司及亞賦控股公司間接全資擁有之公司)與本公司以通過協議安排方式將本公司私有化,將按每股計劃股份2.80港元登出股份。

預期將於2021年12月15日上午九時正撤銷股份在聯交所的上市地位。

受此訊息影響,10月30日金嗓子成交極其低迷,股價報收2.69港元,市值不到20億港元。

上市6年以來,金嗓子股價曾從最高6塊多下挫至1塊多,市值最多縮水達90%。

73歲女富豪一度成為“老賴”

2019年,中國執行資訊公開網釋出的一則限制消費令顯示,“金嗓子”拖欠廣告費5000餘萬,曾拿下羅納爾多的知名“中國大媽”——18歲當副廠長,當時已經73歲的金嗓子董事長江佩珍成為“老賴”。

執行資訊顯示,廣西金嗓子的具體失信情形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而之前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是“要求被申請人廣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支付5194.98萬元”,截至被執行資訊釋出日廣西金嗓子全部未履行上述義務。

延伸閱讀  韓國人吃不起牛肉,你高興個啥?

而江佩珍作為金嗓子食品的實控人,已被法院列為“限制消費人員”, 被限制乘坐飛機、在星級以上賓館居住等高消費行為。

金嗓子食品及江佩珍被列入“老賴”,緣起於金嗓子食品和星空華文國際傳媒有限公司(簡稱“星空華文”)的廣告糾紛。

2016年,金嗓子草本植物飲料上市,為宣傳該產品,金嗓子食品與《蓋世音雄》及《蒙面歌王第2季》達成合作,計劃在兩檔節目中投放總額8000萬元的廣告。節目播出期間,金嗓子食品共支付1300萬元,因不認可《蒙面唱將猜猜猜》和《蓋世音雄》的收視率,金嗓子食品拒絕支付廣告代理方星空華文剩餘廣告費。

之後,金嗓子食品遭星空華文起訴。經法院判定,金嗓子食品還應支付廣告費5167萬元。但此後,金嗓子食品拒不執行,星空華文向法院申請凍結其賬戶,卻發現子公司只有100多萬資金,其餘土地資產都在母公司名下。

不過根據最新天眼查顯示,江佩珍已經被撤銷了限高令。想來已經償付了剩餘的廣告費。

2015年7月,金嗓子在香港掛牌上市,市值一度高達60億港元。江佩珍以震撼全場的姿勢霸氣敲鑼,憑藉持有的公司股票,成了億萬富豪。

退市後何去何從?

上市即是巔峰。截至目前,金嗓子已釋出半年報,上半年營收3.7億元,淨利潤卻只有8150萬元;同比,2015年上半年營收近3.5億元,淨利潤卻超過9000萬。

延伸閱讀  從三分天下到群雄割據,直播如何攪動電商江湖?創業公司負責試錯,中型公司負責驗證,巨頭負責清場,這是過去網際網路商業競爭的一條鐵律。

據其財報,金嗓子一直依仗金嗓子喉寶和金嗓子喉片兩款產品,這兩款產品甚至佔據了總銷售額的89%。而目前,這兩款產品也面臨著銷售天花板,2020年,金嗓子喉片的銷售收入約為5.8億元,同比減少19.3%;喉寶系列產品的銷售收入約5370萬元,同比減少了19.6%。

為了破解產品單一化難題,江佩珍也曾試圖走多元化道路。比如2016年5月推出了金嗓子草本植物飲料,2019年7月推出金嗓子腸寶。但這兩款產品都銷售量寥寥,最終失敗告終。退市之後的金嗓子將何去何從,我們拭目以待。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廣州日報等綜合整理

責編 孫翼飛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