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失踪25年 藏人呼吁了解真相 – BBC News 中文


2020年,根敦确吉尼玛31岁生日时,藏民在他的照片前点亮蜡烛。图片版权
EPA

根敦确吉尼玛(Gedhun Choekyi Nyima)只有一张照片在广为流传。他算是世界上最为著名的一个失踪者。

这张照片是他六岁时照的,红红的脸蛋,没有太多表情。

照片上的男孩子今年应该31岁了。1995年5月17日是他和家人在中国失去下落的日子。就在失踪的三天以前,根敦确吉尼玛被确认是班禅喇嘛的转世灵童,是藏传佛教中仅次于达赖喇嘛的二号宗教领袖。

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了根敦确吉尼玛的确切消息。

每年他的失踪纪念日前后,海外的西藏人都会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他。

只有中国政府官员知道他的下落,但在过去的25年中却只有寥寥数语,所以外界也不抱什么希望中国官员现在会提供有关他的消息。

西藏流亡政府驻伦敦的代表松南·泽仁·甫拉西(Sonam Tsering Frasi)承认说: “我们都心灰意冷”。

对那些希望班禅喇嘛能获得自由的人来说,这样的情绪可以理解。这个事件显示中国领导人所掌握的权力之大,他们可以让某个人完全人间蒸发却不必为自己和国家承担什么后果。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被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Working Group on Enforced or Involuntary Disappearances)自1995年以来一直都在努力寻找根敦确吉尼玛的下落,但是几乎毫无收获。

根敦确吉尼玛失踪25周年纪念日之前,该工作组给英国广播公司BBC发来了这样一份声明:

“中国政府曾经几次回应,但是提供的信息不足以明确说明这一案件。该案仍然在调查中。”

2013年,该工作组曾要求中国政府允许他们前往中国访问。

2019年,在这一要求提出6年之后,该工作组在年度报告中称,仍在等待中国方面的回复。

年度报告说,工作组仍希望很快能收到(中国政府)肯定的回答。或许这样的希望有些过于乐观了。

尽管北京什么都不说,但中国政府希望这个六岁男孩子消失在世人面前应该是有原因的。

  • 西藏“起义”和达赖喇嘛流亡,其中的必然和偶然
  • 班禅喇嘛与转世灵童:根敦确吉尼玛失踪24年的故事

Image caption

BBC委托专家绘制画像显示31岁的根敦确吉尼玛可能的长相

在藏传佛教中,班禅喇嘛是仅次于达赖喇嘛的第二号宗教领袖。而达赖喇嘛在1959年逃离西藏,成为那些不满北京控制西藏的流亡者的另一个权力中心。

分析认为,中国不希望班禅喇嘛获得同等的权威,成为又一个影响北京对西藏控制的障碍。

根敦确吉尼玛失踪后,中国选定了自己的班禅喇嘛。很多人相信,现在的达赖喇嘛去世后,北京会选出自己的转世灵童。

中国改变说法

这么些年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否认有任何错误,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透露了失踪班禅喇嘛的一点情况。

在班禅喇嘛刚失踪后不久,中国告诉联合国工作小组,没有转世灵童以及家人失踪或绑架的案子。

中国说,这样的指称是 “达赖喇嘛集团”编造的梦想。

1996年,说法却发生了变化。 中国说,有一小撮分裂份子试图绑架他,已经应其父母的要求为他提供安全保护。

根据设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的说法,最后得到有关他的确切消息是在两年前。当时中国向联合国表示,班禅喇嘛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已经工作了。

这之后,中国政府不愿意提供更多他的最新情况。

他们带走他和家人

曾经在2008-2014年间任职于联合国工作小组的杰罗姆·萨尔金教授(Professor Jeremy Sarkin)说,中国让班禅喇嘛失踪显然违反了联合国的人权规定。

“中国方面所讲的一切都不能否认现实,那就是他们带走了他和家人。我们应该获准去检查他是否平安。”

现在任职于葡萄牙里斯本新大学(the Nova University of Lisbon)的萨尔金教授说,中国人不愿意公开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倒不是什么新鲜事, “没有哪个国家愿意承认做过让人销声匿迹的事。”

Image caption

确吉尼玛失踪后中国选定了自己的班禅喇嘛

萨尔金说,有关班禅喇嘛的失踪外界能做的极为有限,能施加的压力少之又少。

长期关注西藏事务的罗伯特·巴内特(Robert Barnett)说,中国对西藏的压制政策获得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支持。

这位任职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西藏问题专家说, “中国争取西藏人心并不成功,但是如果14亿中国人觉得你做得对,成功不成功也就无关紧要了。”

他认为,中国领导人永远也不可能放松对西藏的管制而且乐在其中。 “那是很脆弱的架构,他们将总是生活在恐惧里担心整个体系可能会崩溃。”

情况或许果真如此,但是看看西藏流亡政府基本不能利用自己的渠道获得根敦确吉尼玛的消息这件事本身就很好证明了中国对西藏的控制有多么牢固。

两年以前,达赖喇嘛说他有 “可靠的信息”根敦确吉尼玛仍然在世,但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更多消息了。

西藏流亡政府驻伦敦的代表松南·泽仁·甫拉西说,他们除了握紧根敦确吉尼玛六岁时的照片,还可以做更多。

他说,中国以外的西藏人把他的照片挂在寺庙和家里祈祷敬拜,希望有一天他们能看到已经长大成人的那个男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