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封城期間每天自己紋身的英國刺青師 – BBC News 中文


Tattoo on leg圖片版權
Chris Woodhead

克里斯·伍德黑德(Chris Woodhead)找到了應對新冠病毒疫情的辦法:每天在自己身上添一個新紋身。

克里斯住在倫敦東北部沃爾瑟姆斯托(Walthamstow)地區的一間公寓,他坐在沙發上,身邊是他的愛犬平谷。克里斯正在他已經佈滿紋身的身體上找個空位,想加上一個新的。

從指尖到腳底,幾乎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佈滿了各式各樣的紋身。在右腳腳趾上方有一對骰子,大腿內側有一隻蝎子。他的身上還有一棵傾斜的棕櫚樹,一條劍魚圍繞著一個愛心,一個巫毒娃娃漂浮在一些成熟的有光澤的櫻桃上。

  • 肺炎疫情:如何保持自己的心理健康
  • 病毒來襲:在家工作的實用神器和注意事項

克里斯從18歲就開始經常紋身,那是大約15年前。成長過程中,他痴迷紋身盛行的美國朋克音樂界,後來他知道了英國紋身界偶像人物鄧肯·X(Duncan X),鄧肯讓一種只使用黑色墨水的繪製方式流行起來。

“鄧肯·X在我約19歲的時候給我紋身,”克里斯說,“後來我最好的朋友給我紋身,他把我當做畫布,在我身上紋了400多個。”

在疫情封鎖狀態開始的時候,克里斯身上有超過1000個圖案,現在他多了40多個,還在持續增加中。他工作的倫敦紋身工作室關閉後,他與正懷孕的妻子艾瑪進入隔離狀態,決定只要隔離還在繼續,就每天增加一個新紋身。

圖片版權
Chris Woodhead

“我發現自己到處閒逛,不知道該做什麼,把櫥櫃裡的食物都吃光了,”克里斯說,“所以每天給自己紋身是為了給自己一點方向。沒有安排時,人完全不知所措。”

每天下午2點到4點,克里斯會坐下來設計草圖。然後,他泡上一杯茶,這位經過專業訓練的紋身師拿出他的紋身工具。他把墨水倒進罐子裡,拿起一根針。他準備把畫永久地刻在皮膚上。

“我發現紋身有治愈效果,現在我正在畫我腦子裡想的東西,”他說,“除了這場巨大的危機,此刻我腦子裡沒有太多其他的事情。”

圖片版權
Chris Woodhead

在他皺巴巴的左腳腳底,克里斯寫道:“什麼時候結束?”在他的右腿底部,有一個球狀的冠狀病毒顆粒。在他的胸骨,他忍受劇痛紋下了一個圖案,表達對英國全民公費醫療服務(NHS)的敬意。

圖片版權
Chris Woodhead

“讓我非常難過的是,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才真正理解NHS,並意識到他們的工作非常艱難,”他說。

他在隔離中添加的第12個紋身是一隻跳躍的老虎,向網飛紀錄片《虎王》(Tiger King)中的Joe Exotic致敬。他和艾瑪剛剛看完這部近來大熱的片子。

圖片版權
Chris Woodhead

一周後,一個侄女出生給了他靈感,他將日本蛋黃醬製造商丘比(Kewpie)的標誌——一個可愛的大眼睛嬰兒紋在了身上。第23天,克里斯在上臂紋了一個精子的圖案,這是指艾瑪和他將在7月出世的小孩。

圖片版權
Chris Woodhead

克里斯使用的是一種被稱為“手針刺青”的紋身技術,用手持針將墨水刺入皮膚,不使用電。他說,這種方法越來越受歡迎,因為比用刺青槍紋身痛苦更輕。

“這就像,你有一隻羽毛筆,把它蘸入一壺墨水中,但你只能把它點在皮膚上,”克里斯說,“這真的很難做到精確,每個點都很重要,而且這比用刺青槍要花更長時間。”

他也謹記,要為他即將出生的孩子在身上留一個空位,以便紋上孩子的名字。因此他一直在計算身上還有多少空白的皮膚讓他在封鎖中繼續紋身計劃。

圖片版權
Chris Woodhead

答案是:所剩不多。他身上的空白皮膚大概只夠繼續紋一個月。

“如果說實話,我看起來很可笑。我看上去就像一塊藍芝士,能紋的空白皮膚已經很少了,”他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