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結果對石油行業的走勢影響


美國大選結果對石油行業的走勢影響

2020-12-05 財新

不同於川普橫衝直撞的政治素人形象,政界常青樹拜登以溫和著稱,在多個議題包括外交、能源上都與川普意見相左,這也意味著全球唯一超級大國同時也是油氣超級大國的美國將在未來四年以另一種方式深刻影響全球石油市場

  【財新網】(專欄作家 張龍星)近期,美國總統大選吸引了全球眼光。過去四年中,一直以離經叛道而著稱的川普總統任內,美國一躍成爲全球最大油氣生產國。油氣生產超級大國的地位賦予了美國第45任總統川普更多的外交政策選項,川普以其津津樂道的極限施壓對伊朗和委內瑞拉這兩個歷史悠久的歐佩克產油國進行了打壓,全球石油供給側從歐佩克雄霸天下演變爲「歐佩克+」共治。今年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美國、俄羅斯與沙特三國演義局面上演,最終多方達成了史上最大規模減產協議。

  儘管美國大選最終結果有待官方確認,川普的司法程序努力不會輕言放棄,但是拜登最終成爲第46任美國總統懸念不大。

  不同於川普橫衝直撞的政治素人形象,政界常青樹拜登以溫和著稱,在多個議題包括外交、能源上都與川普意見相左,這也意味著全球唯一超級大國同時也是油氣超級大國的美國將在未來四年以另一種方式深刻影響全球石油市場。

一、 「歐佩克+」可能受到衝擊

  20世紀70年代起,歷任美國總統熱衷於在白宮,在聚光燈下向世界宣揚美式民主,時時不忘敲打各路「強人」。

  然而,非典型美國總統川普對此興致索然,從俄羅斯總統普京,到埃及總統塞西,到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再到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自上任以來,美國總統川普毫不掩飾其對全球「強人」領袖的特殊好感。

  普京和薩勒曼王儲,這兩位擁有石油金權影響力的「強人」領袖,顯然是川普心儀的合作對象。

  2018年全球原油產量46億噸,美國爲6.7億噸,俄羅斯爲5.6億噸,沙烏地阿拉伯爲5.2億噸,三國原油產量達到全球原油產量的38%。

  川普、普京與薩勒曼王儲作爲美國、俄羅斯與沙特的核心人物,是當前原油供給側維持弱平衡的關鍵,因此三人都有意願互相成全對方。

  儘管川普欣賞普京,並不代表川普對普京乃至俄羅斯國際地位和戰略目標的認可。美國與俄羅斯之間嚴重的歷史和結構性矛盾無法化解。

  由於缺乏在美經歷,薩勒曼王儲不如其他親王在華盛頓人脈深厚。「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2016 年 11 月,川普剛剛確定當選美國總統,薩勒曼王儲就派遣親信到訪美國,並確定了「駙馬爺」庫什納爲主攻方向。此後,薩勒曼王儲逐漸與新一任美國政府建立起一種不爲外界熟知的聯繫。

  2017年3月,川普就任總統不久,薩勒曼王儲當時還是副王儲,就前往華盛頓拜碼頭,與庫什納「相見恨晚」,建立了密切的關係。川普投桃報李,上任後首次出訪就是前往利雅得訪問,而不是按慣例去鄰國加拿大或者墨西哥,庫什納的大力推動功不可沒。當然,精明的商人總統川普收穫滿滿,他爲美國簽下了合同總額達1100億美元的軍火銷售大單。

  2017年上台以來,川普家族企業積極進軍中東,收穫頗豐,沙烏地阿拉伯在川普總統任內積極推動了權力交接。

  川普在任內獲封「原油第一交易員」,往往一條推特就能引起原油市場的波動,這是因爲美國頁岩油氣革命大獲成功後,近年來美國成爲全球最大原油生產國並在石油上實現了淨出口,美國頁岩油生產商和傳統能源出口國生產商的矛盾逐年激化,川普充分利用了美國全球唯一超級大國及油氣超級大國的地位影響了油價走勢。

  拜登不是川普這樣的商人,不會和俄羅斯普京及沙特薩勒曼王儲這樣的政治強人互相媾和,而是會在意識形態上採取更爲強硬的態度,「歐佩克+」存在的基礎受到挑戰。

  但是沙烏地阿拉伯是全球最大常規石油生產國,機動生產能力最強,沙烏地阿拉伯作爲美國頁岩油產業協調者及緩衝器的作用日趨重要,同時美國力不從心正在逐步撤出中東,美國維持沙特作爲其在中東最可靠盟友面臨壓力,我們預判拜登會逐步撤出美國在葉門的軍事存在,削減對沙烏地阿拉伯主導的葉門聯軍的軍事援助,與沙烏地阿拉伯關係王室關係降溫。

  拜登會在俄羅斯問題上改變川普的曖昧,拜登已經明確表示俄羅斯是美國最大威脅,我們預判拜登對俄羅斯的戰略空間會進一步收緊,但是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石油市場疲弱,「歐佩克+」存在與油價托底對於美國高成本的頁岩油氣企業具有保護意義,我們預判拜登可能在低油價時對「歐佩克+」會更多容忍,在高油價時會動用多種手段包括NO歐佩克法案等制衡油價。

  拜登就任總統,美國、俄羅斯與沙烏地阿拉伯三國關係將發生變化,進而改變目前的全球石油平衡。

二、 伊朗與委內瑞拉

  川普任內,伊朗與委內瑞拉麵臨步步緊逼的極限施壓。截至2020年10月,伊朗與委內瑞拉的原油出口總量僅爲61萬桶每天,遠低於截至 2018 年 5 月實現的400萬桶每天的峯值。

  出口總量下跌的主要原因是伊朗出口量銳減,降幅達到了247萬桶每天,委內瑞拉本身經濟形勢堪憂再加之生產條件不佳,即使去除制裁,重返市場的委內瑞拉原油對市場衝擊有限,但是伊朗原油重返市場將衝擊供給側,影響本就因爲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而供需失衡的石油市場。

  拜登擔任副總統與歐巴馬搭檔期間,伊朗核協議得已達成,因此外界普遍預估拜登會修正川普的極限施壓做派,轉而推動伊朗重返核協議。

  儘管拜登的首要任務是圍繞新冠疫情的國內議題以及中國議題,但是伊朗仍將成爲拜登重要待辦事項。

  2021年是伊朗大選之年,由於美國極限施壓,伊朗強硬派可能會有所擡頭並可能主導對美國談判,談判難度將有所增加。

  如果伊朗和美國同意回到核協議,伊朗需要時間來降低濃縮鈾的供應,同時聯合國的檢查必不可少。

  美國頁岩油氣革命成功之前,伊朗和委內瑞拉作爲歐佩克歷史悠久的產油國是美國廉價進口原油的保障之一,深受產業下遊客戶追捧。如今,貴爲全球第一大原油生產國的美國,國內石油生產商對廉價進口原油持抵制態度,而石油生產商雲集的德克薩斯州是共和黨鐵盤深紅州,這也是川普極限施壓的民意基礎之一。

  川普是強有力的行動派,在其任內,煤炭、石油及液化天然氣等化石能源項目獲得了資金支持,基礎設施建設得到批准,化石能源出口大幅增加並成爲川普政府撼動全球能源格局的槓桿。如果川普連任意味著川普可能通過更多國內及國際政策支持國內石油生產商,但由於頁岩油氣的快速消耗與衰減,最終導致十年後美國國內石油產量快速而劇烈的收縮。

  石油生產商不是民主黨基本盤,而伊朗核協議也是歐巴馬津津樂道的政治遺產,這也決定了拜登更傾向於通過多邊國際對話機制協商解決伊朗問題。

三、 拜登能源政策

  民主黨對本土石油鑽探開發一直持保留態度,拜登多次在競選活動種闡述了能源政策調整思路,這也與民主黨一貫重視環保、關注氣候變化的施政理念一脈相承,川普就任總統意味著美國國內石油產量將出現緩慢穩定的下降。

  拜登對頁岩油氣革命核心技術水力壓裂技術的反對態度一直是川普的攻擊點之一,拜登競選夥伴賀錦麗(卡瑪拉·哈里斯)特意在答辯環節重申了拜登能源政策,即禁止在聯邦土地和水域上開闢新的油氣許可;支持能源轉型,但不尋求快速的變革以避免對化石能源行業就業的衝擊。

  這種表述得到了環保組織的讚賞,同時也緩和了油氣行業選民的抵制情緒。

  但中短期,我們仍不可忽視「禁止聯邦土地和水域開闢新鑽探」的影響。由於沒有鑽探新井和老井衰減,拜登的第一個任期結束時,美國產量可能減少約200萬桶/天。

  拜登說過要禁止水力壓裂技術,但是也說明了是針對聯邦土地上的新的開發商,由於聯邦土地有限,對頁岩油氣衝擊有限。彭博社援引政府數據報導,美國約95%的石油和天然氣產量來自於水力壓裂。儘管大多數壓裂活動發生在私人土地上,但根據諮詢公司ClearView Energy Partners的數據,2019年聯邦土地上的石油產量約爲美國總產量的6.5%,天然氣占10%。

  拜登提議禁止在聯邦水域進行海上鑽探,這將產生巨大的影響。據EIA數據,2019年,墨西哥灣原油產量約190萬桶/天,占美國總產量的約15%。

  相較於川普任內對美國本土石油行業從勘探、開發、生產到出口環節全力以赴的支持,拜登會重新回到民主黨限制本土石油行業的軌道上,但是這種回歸的輕重緩急取決於國際國內環境的綜合考量。歐巴馬總統任內,美國石油產量持續上升,且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首次放開了原油出口,這是與美國頁岩油氣革命大獲成功密不可分的,也側面說明了兩黨交替對美國石油行業的影響並非決定性的。

  拜登不會像川普那樣直接控制油價的下跌,傾向於會恢復巴黎協議,控制碳排放,化石能源難以在拜登任內大發展,但是考慮到能源轉型的複雜性、艱巨性與長期性,拜登難以在任期內立竿見影地改變美國能源結構,對頁岩油氣的影響相對有限可控。

四、新冠肺炎疫情衝擊與需求峯值

  20世紀70年代,石油生產峯值是顯學。同時期,羅馬俱樂部鼓吹的《增長的極限》大熱,資源萎縮稀缺與人口高速增長成爲當時人類的共同關注點。

  但是今天,中國已經開始面臨西方發達國家普遍存在的老齡化、少子化問題,全球範圍內石油需求峯值成爲高頻詞,驅動石油需求峯值出現的主要因素是能效提高、道路交通電氣化、規制政策、環保和社會壓力。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大背景下,2020年世界正在經歷有史以來經濟最困難的一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2020年GDP增長率爲-4.9%,爲有史以來最低水平。2009年金融危機後,世界GDP增長率也僅爲-0.07%。受疫情影響,2020年第二季度多國經濟都遭受了歷史性重創,達到有記錄以來的最低水平。其中,美國2020年第二季度GDP增長率爲-31.7%;歐元區GDP同比下降14.7%;印度GDP同比下降23.9%;中國第一季度GDP增長率爲-6.8%,第二季度經濟復甦,成爲世界上唯一一個經濟增長率爲正的國家,GDP增長率達到3.2%。

  行業諮詢機構雷斯塔能源發布最新報告稱,由於全球致力於推動低碳能源轉型和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續影響,全球石油需求將在2028年達到1.02億桶/日的峯值,比此前預計的2030年提早兩年。

  不同利益方對於需求峯值預測大相逕庭,供給側的代表歐佩克認爲,全球石油需求未來20年內都不會見頂,並將在2022年超過疫情前的水平,在2035年後開始穩定增長。石油巨頭沙特阿美則表示,石油需求高峯在可預見的未來仍然遙遙無期。

  與之相反,BP在其9月的年度展望中提出,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可能已經達到了峯值。國際能源署則在其最新的《世界能源展望》報告中表示,全球石油需求將在2030年左右觸頂,但由於石油市場受新冠肺炎疫情長期打擊,全球石油需求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恢復,並且達到的峯值也將不及此前的預期。

  石油需求峯值論的盛行標誌著人類認知的改變。只有枯竭的能源,沒有枯竭的思想,石油需求峯值論與美國兩黨更替、新冠肺炎疫情衝擊相結合,意味著未來四年乃至更長時間裡,全球石油市場將出現深層次變化。「歐佩克+」存在根基可能受到挑戰;伊朗可能重返國際石油市場進而衝擊全球石油出口秩序;隨著石油行業相關補貼與支持可能的退出,高成本的美國頁岩油氣企業將面臨明斯基時刻,美國可能難以維持全球第一大原油生產國的地位;由於工作及生活習慣被疫情大幅改變,石油需求峯值可能提前到來;美國重返巴黎協定,環保要求進一步嚴苛推動下,新能源將獲得更大發展空間。

  拜登的上台是傳統美國政治人物的回歸,美國會從川普這一頭闖進瓷器店的大象的形象回歸爲國際秩序維護者與監督者,拜登對美國能源政策會有調整有布局,但是世界能源格局變化已非美國一己之力可以左右。

  於中國而言,做好自己分內的事,利用好國內旺盛能源需求切實作爲大國博弈槓桿,提升中國國際石油市場的話語權與影響力,產業與金融更好結合,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新能源發展毫不懈怠,練好內功走高質量發展之路,以不變應萬變。■

  作者爲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油品事業部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