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減胎的善惡之辨


關於減胎的善惡之辨

2021-03-05 生殖醫學空間

今天下午一患者減胎,雙胎減爲單胎。手術順利,陰道B超引導下,穿刺子宮進針到被減孕囊,抽吸胎芽卵黃囊立刻消失,複合確實胎芽被吸走,拔針,不到1分鐘時間。患者沒有不適,術後下牀走了。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每次減胎,我總在糾結自己是在做好事還是做壞事,減胎是我最不願意乾的活,可還必須要做,因爲每次減胎總是有充分的理由。就像今天的患者,雙胎爲什麼要減胎呢?

她,30歲,這是第二胎,雙子宮,第一胎懷在左側子宮,懷孕34周因臀位胎膜早破早產剖宮產,孩子4斤多在兒科保溫箱住院很久。這次自然懷孕,(沒有用促排卵藥,我反覆追問的),懷在右側子宮,還是雙胎,現孕7周,都有胎心,B超提示爲雙絨毛膜雙胎,也就是雙卵雙胎。我告知她這次懷孕的子宮沒有瘢痕,或許能耐受雙胎。並且不除外單卵雙胎,減掉一個,另一個也沒胎心了。她說第一胎單胎還早產,現在兩個,早產可能性更大,雖然第一個孩子現在挺好,早產兒治療對她的打擊還是很大的。她自覺身小體弱,能理解我說的減胎風險,任何結果都認,還是要減胎。於是我也安心了,順利減胎。

想想這些年我減過的胎,印象最深的是2004年,那時自己剛上班1年,衛生部突然出了文件說,做試管嬰兒的三胎必須減胎,不允許三胎出生,如果機構有三胎出生那是違反政策的,於是我們一個懷孕24周左右的三胎患者被我們勸說來,進行腹部減胎,術前查了文獻,怎麼根據孕周估算胎兒體重,肌松劑,氯化鉀用多大量,怎麼配比,那年在醫院婦科B超室,我們老劉主任和B超室劉主任一起配合腹部減胎,我是挺著第一胎的大肚子在旁邊「觀戰」。現在想想那時真的是膽子大運氣好,這個患者減胎順利,孕期順利,最後生了一雙兒女。

後來,生殖中心就都控制放胚胎數目,多胎妊娠減少了,但即使減少了放胚胎數目,也時不時有三胎發生,有的是放兩個胚胎,其中一個胚胎變成兩個,是單卵雙胎,這樣總的胎兒就成3個了,也需要減胎,這時我們一般選擇減單卵雙胎中的一個,術後大部分同孕囊里的胎兒也就沒有胎心了,最後剩下一個胎兒,這對於想要雙胎的人來說是個遺憾。不過我減過的單卵雙胎里,也有少數患者剩餘的一個胚胎堅強的存活下來,最後生了兩個寶寶。

還有試管懷孕雙胎的,年輕,沒有特殊病史,胚胎發育都很好,因爲個人因素要減爲單胎的。通常我都會苦口婆心的勸告半天,甚至幾天,別人想要雙胎還沒有呢,你爲什麼要減。我記得有個患者很堅定的跟我說,因爲她是外地的,剛來石定居,兩個孩子肯定沒人給看,帶不了。我最後和她講,我不建議她減胎,希望她再考慮,但我尊重她最後的決定,我多希望她說不減了,可她還是堅定的要減。最後是我幫她減了胎,再最後是她生了一個女孩。

這個患者我曾問過她,你早就知道自己只能負擔一個孩子,爲什麼不提前告訴我,我們放一個胚胎,她說放兩個成功率高,我無語。成功率是高了,多胎率也高了,最後是被動的減胎,不得不的糾結,所以現在,對於只能負擔一個孩子的,各種瘢痕子宮的,無論您說什麼我都是堅定的放一個胚胎,爲了避免以後不必要的減胎的風險和不減胎多胎帶來的風險。

還有院外促排卵懷孕,四胎,五胎的,不得不減的胎……

我雖不信佛,但也愛惜命物,一花一草,一隻小蟲尚有生命,更何況知道自己減掉的是人命,所以總有糾結。雖然大部分人產科結局不錯,但攤上減胎術後,發熱流產的,更是要和家屬反覆的溝通,面對自己也不想看到的結局,便會陷入無窮的反思自責,食不下咽,睡不安寢,遇此每每發願不再減胎了,但之後總有要減的胎再擺在你面前……所以總要給自己了斷一下這個減胎的善惡,才安心。

記得《了凡四訓》這本書上說,有益於人者爲善,有益於己者爲惡,若從本心上去探究自己行爲初心是益於誰,便能明白行爲的善惡,若不是爲己,一心爲人,便毆人訾人,就像我們的減胎亦皆爲善了。或許世間之事多複雜,善惡之分也不是這麼明了,再想,減胎只不過是事相上的糾結,心地里澄明無垢,就像酒肉穿腸過,佛祖心頭坐一樣,又何必去糾結——我想自今後,我不會再糾結減胎的善惡,只做好自己的當下便好了。

作者 | 郭麗娜,河北醫科大學第四醫院生殖醫學科

聲明:原創投稿文章,轉載需授權

如需投稿,請加小編微信:shengzhi012或郵箱:liuh[email protected]

覺得不錯就點個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