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oon | 日本豐島美術館:瀨戶內海的一滴眼淚


CUSoon | 日本豐島美術館:瀨戶內海的一滴眼淚

2021-01-17 Coonoon

點擊上方 CUSoon , 帶你去看不一樣的世界。

本期內容合作寫手:一卡
哈佛建築系畢業的美少女

好奇作者的人生和作品的絲連

探索設計背後的一整片精神世界

微信公衆號:一卡少年

第一眼看到豐島美術館,或許你不會把它與美術館聯繫在一起。

沒有滿是世界名畫的豐富館藏,建築本身不像是「美術館該有的樣子」,它甚至不滿足大衆思維對建築的定義。

「高4.5米,占地40米 x 60米 的曲線一體空間,沒有任何柱樑支撐,滿眼的純白色,僅有的館藏是一件藝術品,且永不更換。」

看似寥寥幾句,便是豐島美術館的側寫,但倘若搬出建築師西澤立衛與藝術家內藤禮的名頭來,這簡單的描述里似乎又有了不簡單的意味。從2010年落成起,距今只有短短八年,但自豐島美術館從誕生之日起,就牢牢占據了當代建築史上的一席之地。

豐島美術館坐落於瀨戶內海的豐島之上,在它建成以前,豐島最出名的大約是九十年代的垃圾傾倒事件。至少60萬噸的工業廢料與生活垃圾被無良商人非法傾倒在豐島上,形成的露天垃圾場占地整整7公頃,對豐島及其周圍海洋環境造成了及其惡劣的影響。日本政府與當地居民花費超過50億日元(約3億人民幣),耗時十餘年才漸漸將這些垃圾處理完畢。

垃圾傾倒事件對豐島的居民生活和經濟發展造成了巨大的影響,同時環瀨戶內海的其他一些小島(包括直島、大島、小豆島、屋島等)也均受到此次事件的衝擊。爲了振興環瀨戶內海的經濟及人居環境,自2010年起,福武美術館財團牽頭舉辦每三年一次的「瀨戶內海藝術祭」,以藝術與建築作爲主要形式,進駐、填補與復興環瀨戶內海,取得了顯著的成就,豐島美術館便是這項活動的產物之一。

▲ 遠眺瀨戶內海

站在豐島美術館所在的小山上,可以遠眺瀨戶內海。

迄今爲止最年輕的普利茲克獎得主,日本建築師西澤立衛主筆設計了豐島美術館。

與他合作的是日本女性藝術家、雕塑家內藤禮。關於內藤禮,她的作品不多,而似乎,豐島美術館裡的唯一館藏——「母型」便是她最有名的作品。( 如果想知道更多關於內藤禮與「母型」的創作歷程,可以關注《あえかなる部屋、內藤禮と、光たち》這部電影。)

▲ 控制水滴的小球

我必須在這裡先提及內藤禮的「母型」,這是一個藝術裝置——地面上有一些小孔,這些小孔會湧出水滴,水滴時而湧出,時而消失,富有禪意。——這也是西澤立衛在設計伊始所擁有的靈感來源。

當這樣一件展品從一開始就爲了永恆而生,所倚賴的建築也必然與之融爲一體,成爲永恆。環境與建築的外部關係,人與建築的內部關係常常在設計中被割裂,而在豐島美術館裡,西澤立衛則以一體感與連續性消融了這樣的罅隙。

水滴的靈感貫穿設計始終。從豐島美術館原址建築里的一口泉,演變爲內藤禮的「母型」的水滴,從無論怎麼變形也能保持柔軟的水滴屬性,演變爲手繪自由曲線的建築外形。主廳里13米寬的天井開口,在建築建造的過程中被用來運輸土堆,而當這一任務完成之後,西澤立衛並沒有用玻璃窗將其封上。

▲水滴,天花板自然流動

讓步於「母型」消失與重生的敘事性,西澤立衛創造了兩個天井開口,爲建築的內外部留出了一種連結,也賦予了豐島美術館一種流動的靈性。坐在館內,不僅可以近距離的感受到內藤禮「母型」水滴的禪意,也可以感受到西澤立衛從外部引入的光、溫度與空氣。天井周圍有一根繩子,它昭示著風的存在,透過天井,你可以看見樹梢的綠葉與空中的飛鳥,若是碰上下雨天,還可以觀察雨滴落下後與「母型」水滴的奇妙融合。

▲ 昭示著風的繩子

入館前,必須脫鞋換上家居拖鞋,而入口很小,只容得下兩人同時而過。美術館內禁止拍照,禁止說話,但你卻可以帶上畫筆來記錄下眼前的一切,這大概也是一種禪意的延續。

文 by 一卡

▲ 從售票廳到美術館入口的路線(作圖:一卡)

▲ 蜿蜒的小徑,帶你經過海和森林,最後抵達美術館。

豐島美術館在大海和梯田之間的小山上,遠看猶如一滴水,旁邊更小的那滴是咖啡廳。售票廳離美術館其實很近,但從售票廳到達美術館,必須要沿單行道繞一趟很遠的道,才得以進入館內,以此延長你的好奇心,仿佛一位保持神祕感的約會對象。

▲ 豐島美術館平面圖

爲與自然環境融合,美術館的外殼儘可能地壓到了最低,幾乎是是此類結構的極限(殼結構是越高越穩定)。設計師摒棄了規則曲線,採用了手繪的自由曲線,讓三次元曲面美得很柔軟。

▲ 豐島美術館建造過程

而美麗柔軟外殼的背後,施工花了多少功夫呢?

先做完混凝土地面,用土堆在地面上堆出小山包,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在土堆上搭鋼筋,之後澆築混凝土,待鋼筋混凝土澆築完成後,再用挖掘機從13米的天井把土堆掏空,空間就做出來了。

▲ 用土堆成自由曲面

▲ 工人進行鋼筋配筋

▲ 外殼澆筑後用挖土機將建築內土挖出

這樣光滑的外殼需要一次性澆築,工人們三班倒28小時不間斷工作,才有了這麼優美的作品。而這13米的天井開口最後也得以保留,爲美術館內帶去了自然的氣息。

▲ 內藤禮的作品「母型」

美術館裡只有一件藝術品——地上的水滴。

你可以坐在塗滿了防水劑的混凝土地上,靜靜膜拜日本的工藝,看著水滴冒出又消失,匯聚又分開。然而這些看似自由自在、漫不經心的水滴,並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實現。

▲ 湧出的水在冬日結成了冰

地上的小洞是永久的,而小球和小傘蓋裝置是可以開關的,它們控制著水滴冒出和消失的速度。水滴從小孔里慢慢湧出變大攤開,又漸漸流回其他小孔里,周而復始,永遠循環。

▲ 小孔、小球與水滴

設計時電腦精密的模擬了水滴的動態,地面微妙的起伏也是精心計算的產物,這些你以爲意外的驚喜,其實都是設計好的巧合。

▲ 咖啡廳內部

▲ 被玻璃封住的天井

咖啡廳是主館左邊的小圓頂建築,它擁有著規則的幾何形狀,天窗也用玻璃封了起來。它就像個中規中矩的閨蜜,雖然有點刻薄,但有了這規則圓頂的陪襯,主館自由曲線的流暢外形就更加令人驚嘆了。

▲ 離開美術館後的回望

這片梯田算是是豐島美術館的捆綁的景點,西澤立衛在設計美術館時,也借鑑了梯田這雖然是人工產物但卻很自然的感覺。美術館的工作人員給了我一張地圖,標記著梯田的關鍵觀景台,原來都是設計好的回望水滴的地方。

當你離開美術館之後,你仍然可以幾步一回頭,一次又一次的重溫它的魅力。

– 結束 –

豐島指南

► 如何到達豐島?

豐島一共有兩個港口:家浦港與唐櫃港,可乘船抵達。

但到達豐島的船次並不多,需要提前安排好行程以免耽誤。

瀨戶內海的所有小島港口都有投幣式行李寄存櫃,收費300-500日元(約18-30人民幣)

► 豐島上的交通方式?

徒步、公交與租自行車三種。

徒步對體力消耗較大,從家浦港徒步至豐島美術館,大約需要1-1.5小時,建議乘坐公交車或租自行車騎行。

公交車一天7次,單次車票200日元(約12人民幣),兒童100日元(約6人民幣),班次較少,島內居民優先。

自行車騎行從家浦港至豐島美術館約30分鐘,租借費用1000日元(約60人民幣)/4小時,超過4小時100日元(約6人民幣)/小時。

島上還有兩輛計程車,需預約。

► 豐島美術館的開放時間及門票?

3月1日-10月31日 : 10:00 a.m.-5:00 p.m. ( 最後入館時間:4:30 p.m.) ,每周二閉館。

11月1日-2月最後一日 : 10:00 a.m.-4:00 p.m. ( 最後入館時間:3:30 p.m.) ,每周二、周三閉館。

節假日時開館、次日休館,星期一爲節假日時,星期二開館,次日星期三休館

門票:1540日元(約90人民幣),15歲及以下兒童免票。

館內參觀限制人數,因而旺季可能需要排隊等候入館。

10人以上團體參觀需提前預約。

豐島美術館官方網址:http://benesse-artsite.jp/en/art/teshima-artmuseum.html

► 豐島其他推薦景點?

心臟音資料館:自2008年起,收集了來自世界各地心跳的聲音,你也可以花錢將自己的心跳留下。

豐島橫尾館:由舊民居改造,館藏11件平面藝術展品。

島廚房:半開放式餐廳+原創菜品,值得一試。

本文參考資料:

1. 日本豐島的垃圾處理 / 胡卉哲

2. 從概念生成到設計完成我是怎麼做的 / 西澤立衛,訪談
3. 關於瀨戶內海的9個保姆級直男 / Kuma貓,知乎專欄
4. Rei Naito (內藤禮)/ 維基百科

5. 感受水的魅力,豐島美術館 / 早早貓

由於豐島美術館內禁止拍照,本文內所有美術館內部照片均爲丹麥攝影師 Iwan Baan 作品,美術館外部照片未經標註均來源於網絡。

文案:一卡&Grace

編輯:Grace

再次感謝本文合作寫手一卡。

新浪微博:-CUSoon-

知乎專欄:CUSoon

再見 !

美國 | 百老匯觀劇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