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小綠葉蟬


茶小綠葉蟬

2021-03-02 茶葉點評網

茶小綠葉蟬

文圖∕謝榮

前言:保護好你身邊的生態環境吧,只要生態好了,小綠葉蟬就不可怕了,它只是生物鏈中不可或缺的一員!

春風攜著暖意,帶著浪漫的春雨眷顧著茶園,那挺過乾旱秋季,熬過寒冷冬季的茶樹,盡情吸吮著大地的乳汁,萎靡而又失去光澤容顏的樹兒,重又煥發了生機,滿園的母葉綠意越加的濃了,她們爲了哺育下一代,先壯大了自己。

已過春分,武夷茶區的茶樹大多都發芽了,那早熟的,兩葉捧著亭亭玉立滿披白毫的嫩芽;那中熟的,爭先恐後的從葉腋中探出了尖尖的腦袋;只有那不知春的,嫩芽尚顯針尖狀,懶惰到連個懶腰都不肯伸一下。

轟隆的雷聲驚動了背風向陽茶樹中的綠葉蟬,驚動了雜草中的綠葉蟬,也驚動了山邊小樹上的綠葉蟬。

茶芽陸續的展開,綠葉蟬也陸續的來了,它們是聞著嫩芽的芬芳而來。

茶冒芽時,茶人也來了,蹲在茶叢邊上,撼了憾樹幹,茶叢中竄出了幾隻灰色還有黑色的小飛蟲,它們撲向茶人,茶人本能地躲著閃著,當綠色的小飛蟲也迎面撲來,茶人卻沒有躲避,兩眼直愣愣的看著它飛起又落入茶叢。

小綠蟲重新躲入茶叢中,茶人知道,沒有趨光性,害怕陽光直射的綠葉蟬,此時是不會滯留在葉面上的。

茶人撼了憾樹幹,小綠蟲的雙腿化作彈簧彈出葉面,盤旋著拐了個彎,又停在了葉面上,茶人欣喜,掏出手機,意欲靠近,警覺的它左足一蹬右足一縮,迅速的橫行到葉緣,一個側翻躲到了葉背,它在茶人眼前玩著雜耍,動作滑稽又可愛。

葉背是不便拍照的。於是,茶人再次撼動樹幹。

綠葉蟬,最終還是拗不過倔強的茶人,停在了矮腳烏龍的葉面上,一動也不動。

也許是光線被遮擋了許多,不斷移動、靠近的手機,並沒有驚動它;又或許是之後的閃光燈將它給嚇呆了,震住了。

狀若細長米粒,確切說是比米粒小了許多的綠葉蟬,其色黃綠,在深綠葉面蠟質反射下,綠潤的體膚閃著光芒,煞是可愛。

如此美麗的小蟲,如此可愛的小精靈,好想將它留在茶叢中。

但我不能!

這綠葉蟬是衝著更加可愛的嫩芽來的。

它們將針狀口器刺入嫩梢皮層,貪婪地吸取著嫩芽的汁液,雌蟲甚至將卵產在嫩梢間。這狠心一刺,有些芽葉的經脈被打斷了,養份被剝奪了,外層的葉兒受到重創,身軀向後一仰,從懷裡捧出了一粒芽,小蟲聞香而至。最終,受害的芽葉漸漸不同程度的萎縮、硬化。那被輕度侵害的新葉,葉背傷痕累累、「鏽跡斑斑」。

如此貪婪的小蟲,好想用農藥將它們一網打盡。

但我不能!

噴曬的農藥,不管如何低毒,對人體始終是有害的,茶是爲人提供營養、解除毒素、保障健康的物質,所以,不忍。

噴出的農藥,可以殺死害蟲,但終究無法將它滅絕,而害蟲的天敵也會無辜枉死。

暫且不用理會,茶叢中的瓢蟲、食蚜蟲、草蜻蚧壁螳螂、蜘蛛等天敵,會將害蟲當做美餐,只要生物鏈平衡,生態自會更加平衡。

且不用理會,冬季的霜雪已然凍死了大多休眠的害蟲。而春季的芽葉,在春風細雨中生長迅速,大多都會逃過一劫的。

終於,茶人們滿懷喜悅的採下了新葉,制出了款款香高、韻足的茶品。

采後的茶樹疲憊了,進入了短暫的休眠期,綠葉蟬也躲入了茶叢、躲入了草叢。

天氣變得炎熱,時晴時雨,讓人有些煩躁,茶樹再次萌發了新芽,綠葉蟬聞香而至,蟲口數隨著芽葉的增加而迅速增加。

且不用理會,武夷岩茶是不採夏、暑茶的,芽兒的生長停滯,更好地將豐富的養分蓄積在了樹體內,爲來年的優質、高產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我們要做的只是清鋤雜草就夠了,其它,就交給害蟲的天敵吧。

就在此時,與武夷山一海相隔的台灣新竹北埔,茶人同樣沒有理會綠葉蟬的到來,甚至還希望它們的數量越多越好。

相傳很久以前,台灣也產夏茶,爲了獲得優質、高產的茶葉,茶人們將雜草清鋤、將害蟲藥殺。新竹有一茶農,偶有疏忽,茶園管理不善,被綠葉蟬嚴重侵襲,芽葉萎縮、捲曲、硬化,葉緣、葉尖變紅褐焦枯,園中頓失青翠之色,樹面上的黃與紅褐色讓人陣陣心寒。

事已至此,後悔無益,於是照常採制,並悄然挑至城中售賣,未曾想,別樣的風味卻受到了大衆的青睞,茶葉銷售一空。回到家中,提及此事,鄉人不信,以爲吹牛,並且調侃他的茶爲「膨風茶」(吹牛的意思)。之後,大家細細品味才發現這茶的確與衆不同,風味獨特。於是,竟相仿製,並且在此基礎上加以改進。

手工採摘一心一葉或二葉未開面的幼嫩茶葉,攤放在水篩上,待到傍晚太陽即將下山,將茶青晾嗮。

將茶青移入做青間,茶青在竹製水篩上靜置、搖動交替進行,搖青程度逐次加重,到後來手工已然搖不動了,便在搖青機內長時間搖甩,終於,葉色轉到黃褐色,葉面失去了光澤,葉緣的紅點明顯了,青氣逐漸消退,露出明顯的花果氣息。

將青葉堆厚發酵,發酵程度達到60-70℅的青葉,葉面泛起艷麗之色,濃郁的熟果香氣沁人心脾。

被綠葉蟬叮咬的青葉,僵硬而又易碎,高溫殺青之後,須得以塑膠袋套好靜置回潤處理,爾後入布袋紮緊,兩次揉捻。

烘乾後的「膨風茶」芽尖白毫顯露,枝葉連理,白、綠、黃、紅、褐五色相間,猶如花朵鮮艷可愛,湯色呈琥珀色,有濃濃的熟果香或蜂蜜香,

這無以倫比的美麗,這無以倫比的獨特香、味,得益於綠葉蟬的侵食,據茶葉專家研究發現,茶園蟲口數越多,芽葉被侵食越厲害,綠葉蟬的唾液與茶葉的酵素混合出特別的香氣便會越多,如此,「膨風茶」的品質會更具特色。而葉橢圓,節間短,茸毛多的烏龍茶品種毛蟹所製作的品質最佳。

「膨風茶」問世後,英國茶商將這滿披白毫的烏龍茶獻給英國維多利亞女王,女王見玻璃杯中物,受水而滋潤、開展,漸漸現出她艷麗的外觀,綠、黃、紅、褐的葉兒托起針狀的白毫芽葉,懸於杯中,宛若絕色美人翩翩起舞,姿態柔美而不嫵媚。女王讚不絕口,爲這來自東方的佳茗冠以極爲貼切的名字「東方美人茶」

這「東方美人」熱茶中加入一兩滴白蘭地,味道便如香檳一般,又美名「香檳烏龍」。

終於明白,這小小的綠精靈,並不完全是爲了滿足自己的私慾而來,它們在春天來的很少,不肯侵害更多的新芽,一年之際在於春,茶葉的高產、茶農的收穫主要就看這一季了。它們在夏天來的越加多了,是爲了將更多的唾液與茶酵素完美結合,讓芽葉五彩繽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