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詭事錄》首播,故事性很強,但基於幻術,造成整部劇疲軟


9月27日晚間,電視劇《唐朝詭事錄》在正版視頻平台6集上線。這部電視劇沒有知名演員,不必在演員片酬上花費重金,因此,反倒是可以省下不少的錢來,真正用在製作上。基於上線幾集的內容來講,《唐朝詭事錄》的製作較為精良,是值得點讚的。少請或者不請流量,把經費用在製作上,可行。

基於已經播出的這些故事來看,這部電視劇的開局大故事,還是較為不錯的,能夠環環相扣,並且出現一條抽絲剝繭的線。雙男主的方式,沿著辦案的線索給觀眾們講故事,也是容易把觀眾帶入到劇情當中來的。懸疑內容方面,《唐朝詭事錄》喜歡多線條敘事,把很多懸疑點同時放給觀眾,並且慢慢回答。這些,都是可取的,能夠吸引觀眾的。

像東市啊、西市啊、鬼市啊之類的設定,倒是不怎麼新鮮。沒辦法,狄仁傑系列的影視劇在網上,鋪天蓋地,這些長安城的概念,已經被玩爛了。所以,到了《唐朝詭事錄》當中,這些內容再次出現的時候,大家可能會覺得這是拾人牙慧的。尤其是鬼市的設定,沒有起到什麼驚悚感——因為觀眾們已經太熟悉這個內容了。

《唐朝詭事錄》的開局劇情,在第3集開始,出現了較為明顯的故事下沉趨勢,原因也簡單,表面上的反派們開始出現了,並且開始和雙男主進行戰鬥。到這裡,這部電視劇抽絲剝繭的味道就淡了很多。而所謂的反派背後,一定還有更大的陰謀,這是狄仁傑系列影視劇當中善用的,尤其是陰謀最終指向皇帝啊、皇后啊、公主啊之類的。這就不新鮮了。

《唐朝詭事錄》作為普通電視劇來看的話,也已經算是可以自圓其說的,能看。但是,想要把這部電視劇當作優質劇看,則差點意思。為什麼?因為優秀的懸疑劇,需要基於真實場景的懸疑設計。也就是說,所有的懸疑釦子,最終都要在真實的場景當中找答案。像《唐朝詭事錄》這樣,動不動就搞出幻術來的,看似看點多了,實則是懸疑力量減弱了。

比如,開局劇情,一位不信邪的男人直接拿寶劍劈黑貓,結果劈出來一個大美女,然後,他自己就溺死在池塘當中了。呼啦,呼啦的,幻術一出來,這部電視劇的懸疑質感就減弱了。黑貓怎麼變成的大美女,本身是非常有嫌疑性的,可是,劇作給出解釋,則是幻術。這就給觀眾一種“你逗我玩兒”的感覺了。這和曾經的院線懸疑驚悚片拿“做夢”收尾,效果是一樣的——純粹是歧視觀眾、影迷的審美智商。

延伸閱讀  《離婚律師》有這種火爆的收視率,是因為這一部電視劇,特別好看

真正好看的懸疑劇,是不用幻術,不用做夢的。反觀《唐朝詭事錄》當中,類似幻術的內容,大面積存在。尤其是主線梗當中,“長安紅茶”的內容,一開局,就能夠讓觀眾們猜到後邊的東西,不過是能夠讓人產生幻覺的東西罷了。這種幻術的運用,是古裝辦案題材的影視劇當中非常大的一個忌諱。因為它太像和觀眾開玩笑了。

如果這幾年不是狄仁傑系列的幻術、懸疑、查案類的影視劇太多了的話,那《唐朝詭事錄》當然可以唬住不少的觀眾。然而,放眼最近十年,狄仁傑系列的影視劇實在是太多了,幻術啊、鬧著玩兒啊之類的此起彼伏,都是長安城裡邊查案子的,也都是真兇背後,還有皇族的真兇。這類故事,太大眾化了。 《唐朝詭事錄》就顯得不出眾了。

尤其是劇作當中稱,男主角是狄仁傑的弟子。這種設定,在劇作當中連續性地以台詞的方式出現,就給觀眾一種蹭狄仁傑熱度的感覺了。電視劇,最怕的,就是雷同。而這部電視劇,最大的特點,就是雷同以往的那些狄仁傑系列的影視劇。幻術的大面積運用,看似離奇了不少,實則沒多大意思,造成了整部電視劇的疲軟。

也說一些演技上的事情。兩位男主,一個叫楊旭文,一個叫楊志剛,演技層面上,都是過關的。不用流量演員的好處便是,整部電視劇作品當中,沒有誰是演技短板。以往這類影視劇,只要有視頻平台參與,肯定是找倆流量明星主演,然後炒CP。而這部沒有。以往那些,流量明星往往成為演技短板,造成整部電視劇沒法看。

這個層面上,我反倒是願意給《唐朝詭事錄》點個贊。雖然,這樣的電視劇路數,我實在太熟悉了,這十年,這種類型的影視劇,是月月看,已經不覺得它新鮮了。我相信,覺得這種路數新鮮的觀眾,還是大有人在的。所以,《唐朝詭事錄》應該不缺我這一個觀眾。 (文/馬慶雲)

延伸閱讀  電視劇《天道》,劇中的人物特點鮮明,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特點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