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圍第72屆柏林國際電影節,角逐金熊獎,卻票房慘敗?


影片《隱入塵煙》在今年二月入圍第72屆柏林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角逐金熊獎,一舉打破近年歐洲三大電影節主競賽單元華語電影“零入圍”的僵局,獲得了外媒的一致好評。

同電影的叫好相比,在票房上可以說是十分慘淡,首映日的排片佔比才約為2.2%,目前,也只是堪堪突破240萬元。建議有條件的觀眾可以盡量去看,過不了多久就會從影院下架了。

影片講述了”兩個被各自家庭拋棄掉的孤獨個體,和莊稼一樣淪為大地的孩子。在日復一日的耕耘中,二人相濡以沫,共建家園。在四季的輪轉下,他們那些散落在別人不解目光中的愛,也都在比心潔淨的土地裡結出果實來……”

就像導演李睿珺說的那樣:”我一輩子都在講人與人、人與土地、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

2.一部關於鄉土的紀錄片

影片從一對來自西北農村的年輕夫婦出發,通過他們在生活中的掙扎和城市化所帶來的改變,一步一步觸及到來自底層人物無聲的吶喊。

我很能理解為什麼這部片如此不受到市場的歡迎,影片看似在訴說之間夫婦之間平淡的日常生活,但是,它所真正觸及的,其實是他們腳下踩著的那片黃土,它的節奏如此緩慢,沉重,有如澀而苦的黃沙吹進嘴角,即便輕輕的舔舐,都會讓我們感到一陣來自心底的不適,這種不適是來自於人和土地之間聯繫感的喪失,一種精神家園的失去。

它更像是一部紀錄片,無論是村莊中久未居住的空房,還是目之所及,毫無生氣的頹廢的鄉村,它如此忠實地記錄著中國鄉村,這個被城市所遺忘的角落。

延伸閱讀  我大膽預測:這部王炸劇會很快火向全國!諜戰劇《信仰》今晚首播

在迅速擴張的城市面前,首先被觸及的就是親情的離散,不管是從影片一開始,兩家便攜手希望將貴英和老四趕出門外,還是夫婦兩人在曠野中舉行的遠古般的祭奠儀式,似乎,沒有人再願意回想起這些儀式背後所代表的含義。

偶爾,有年輕人急匆匆地從居住的城市趕回村里,也僅僅是為了村里搬遷留下的拆遷款,連多一日都不願意停留,面對承載了童年記憶的房屋,他們的眼裡沒有一絲不捨和回念,龐大的現代機器終究還是開進了這個最後的記憶角落,摧毀了最後的寄託。

而作為這一切的親歷者和記錄者,老四和貴英作為被現代化逐出的孤兒,是寬廣的大地母親接納了他們,他們選擇回歸人類最本真的生活方式。 “當所有人都追趕著參與進化,他們選擇守護那些被別人拋棄的、與生俱來的本能。”

3.老四和貴英

老四和貴英,這一對被家庭拋棄的個體相依為命,而和老四,貴英一同出現的,總是那隻木納的毛驢,如果說,有一種動物是對老四的最佳寫照的話,那麼,非這只毛驢莫屬了。

當所有人都開著拖拉機,開汽車,大步向前發展,只有老四和他的驢堅守著最淳樸的勞作方式。

電影中我印像很深的一幕是,貴英坐在爬犁上犁地,老四在前面緩緩地牽著驢,面前有一部飛馳而去的拖拉機,老四楞了一會,久久才緩過神

延伸閱讀  強強聯合! 《那年我們》崔宇植將和韓新晉男神孫錫久合作拍攝新劇

不同於毫無生命,僅僅是作為一個工具的現代機器,驢擁有著自己的生命,農民對它的情感也很複雜:它究竟是我的伙伴,還是一頭畜生。

而這頭驢子也是老四這個淳樸的農村漢子的最好寫照,任勞任怨,不急不緩,就這麼亦步亦趨地沿著自己的生命軌道這麼走著,絲毫沒有抱怨。

但這並不是說老四沒有認識到世界上存在的不公平,他代表全村為村里的富豪張永福輸血,也構成了一個剝削的隱喻:大部分人為少部分人提供養分。

所以,當最後,老四為驢子卸下套索,見驢不知所措,停滯不前,對著驢也是對自己,說出了一句獨白:叫人使喚了大半輩子還沒使喚夠,真是個賤骨頭。只是說,他以大地母親的胸懷包容了他們,諒解了他們。

而貴英,這個命苦的女人,從小失去父母,因為無法控制自己的膀胱而屢屢被人所嫌棄,在和老四結婚後,終於組成了自己的家庭,其實她在這段婚姻中所追尋的,是一種平等,就像電影中不斷出現的喜字一樣,每次搬家都會在牆上掛上喜字,而貴英在一旁總會喊出:再高一點點,哪邊低了或高了都不行,老四也沒有把貴英看做自己的附屬品,而是自己的伙伴,去共同運營一段家庭關係。

其實,我並不喜歡影片的結尾,整部電影給我的感覺都無比接近於紀錄片的質感,沒有故事,情節是自己慢慢浮現出來的,但,當貴英死去後,就好像強行為生活劃上了一個句點,從中抽離了出來。

4.鄉土的哲人

除此之外,就是電影裡頻繁出現的金句

延伸閱讀  最野的國產片

“啥不是土裡生的,土里長的?””土,不管誰來,都給他相同的回報”腳下的泥土也代表著這個鄉村漢子最樸素的價值觀: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如果不是他應當獲得的,他分毫都不會取,面對“好意”強加給的大衣,他也是倔強地要求以退斤的方式還了回去。

當貴英不小心把剛長出來的麥子鏟了,他也毫無怨言,只是說道:”把它丟到一邊,它會成為其他的肥料。”這裡所展現的不僅僅是樸素,而是說,他超越了一種利益的得失而是以土地的視角去思考,新生和死去不是一個對立的方向,而是一個往復的循環就像道德經裡所言: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這是獨屬於土地的智慧

而他對痛苦也有著極深層次的理解,當驢子不願幹活,他對著驢子罵道:”不吃草也就不讓人使喚”其實也是對自己苦難的反思,為什麼人會痛苦,是因為人有慾望,就像驢總想要吃東西一般。而城市的擴張將人帶入慾望的深淵,就像驢面前叼著一根永遠吃不到的胡蘿蔔一樣,人也因此陷入無盡的自我剝削當中。

其他的還有太多太多,他永遠站在土地的視角給出自己對於生活的理解,這裡麵包含著的智慧耐人尋味。

很難不把這部電影和賈樟柯的《小武》聯繫在一起看待,兩者共同講述了一個在如此之快的現代化面前四分五裂的鄉土中國,但和小武中描繪的人和人之間的關係不同,引入塵煙更多描述的是人和土地的關係。

最後,或許用《小武》裡面的話作為結尾再適合不過了。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