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鬥喜劇《星漢燦爛》,並不想成下一個《知否》


作者| 糖炒山楂

“臣請您代行長輩之職,向程四娘子提親。”

《星漢燦爛》更新過三分之二,最好的劇情仍然留在了下週:程少商與第一任未婚夫樓垚的婚約遭遇變數,與凌不疑的情感線終於有了新的推進。

微博上,“加更”、“一戶一嫋”等話題也將這部劇的熱度再度推高。事實上,自開播以來這部劇便話題不斷,官方數據顯示開播9日共斬獲全網熱搜956個,微博同名主話題閱讀量突破35億,力壓趙麗穎的《幸福到萬家》躋身電視劇熱聊榜TOP1。貓眼、燈塔等數據平台上,其熱度值同樣穩居前列。

承襲《夢華錄》的古偶熱度而來,且是當下市面上唯一一部在播S+古偶劇,《星漢燦爛》看似承接住了市場的期待。不過和大部分古偶劇一樣,該劇豆瓣尚未開分,但兩極分化趨勢顯著:

有網友偏愛其中的家宅爽逗,在程少商和三任“未婚夫”的CP大亂斗里欲罷不能,當然也有人覺得趙露思和吳磊的演技、台詞仍有較大的進步空間,敘事結構上也有較明顯的割裂和硬傷。除此之外,該劇僅在前6集出現了榮耀的廣告贊助,之後便再無其他品牌亮相其中,也引發了大眾關注。

《星漢燦爛》顯然留給了市場許多值得探討的問題。

同為“宅鬥”,並不想成為《知否》?

《星漢燦爛》難免會被跟趙麗穎的《知否》進行一番比較。同樣改編自關心則亂的小說,同樣是以女性成長為核心,同樣具有宅鬥基因。而這兩年來《知否》持續回春翻紅,也讓市場對《星漢燦爛》也懷抱較高的期待。

不過如今看來,《星漢燦爛》在影視化處理上顯然有自己的想法。

首先,被極致放大的喜劇元素,古代版的“戲精一家人”,顯然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說當初《知否》裡劉琳飾演的大娘子意外出圈,那這裡則匯聚了更多的“天生喜劇人”,許娣飾演的程老太太世俗戲精,而看似憨厚老實的程始、看似小白花的程少商,同樣有一戰的實力。

隨著劇情推進,更多的“喜劇人”登場:極致雙標的皇帝一心磕CP,和凌不疑的相處溫馨有趣;錦鯉護體的三叔、拿了孤寡劇本的袁善見及其夫子、凌不疑兩個性格鮮明的貼身侍衛,以及一聲姐妹大過天的萬萋萋,也都加入了大量的喜劇處理。

延伸閱讀  ​《送行者》影評:每個職業都有偉大的一面

其次,從一開始就放大的凌不疑的故事線。該劇並沒有像《知否》一樣將主視角對準明蘭的成長,而是選擇了男女主雙線並行的方式。開篇聲勢浩大場面恢弘的冊封嘉獎,讓人似乎誤入了歷史正劇片場,男主追查軍械案也事業感十足。

這不難理解。原著在開篇就強調了女性成長的主線,而凌不疑同樣“戲份有限”,而影視化必然要讓其提前出場、同時也需要填充豐富他的支線故事。這不僅是吳磊主演的問題,在當下改編劇中同樣頗為常見。

只是圍繞著兩位主角所展開的故事線氣質截然不同,權謀復仇與逗趣戲精的交叉切換,也讓這部劇的主線逐漸模糊,故事性弱。 “既要、也要、還要”的問題,在這裡尤為突出。 “類型拼貼嚴重,且元素之間在互相消解”,豆瓣上有網友指出。

宅鬥逐漸走向了鬧劇。程家日常尤其是程老太太的戲精日常,略顯聒噪甚至搶戲;小兒女之間的鬥氣,也在套路中走向了“小兒科”。而劇中的母女感情線,兩個同樣嘴硬的人的碰撞,雖然引發了很多現實層面的討論,但也因為過於刻板而淪為人設問題。這也是目前最出圈的話題之一。

同時,類型雜糅帶來的還有節奏過慢的問題。雖然在程家日常、驊縣遇險等戲份處理上乾淨利落,但是最為典型的還是第六集男女主才真正意義上首次見面,直到如今的18集更新完畢,程少商與第一任未婚夫樓垚的故事仍未講完,凌不疑、袁善見仍然手握癡情男劇本,排隊。更何況劇中還有大量廢鏡頭充斥。

CP感至上,爭議同在

當下古偶劇的共性,有流量就有爭議。這裡的流量,指的是流量演員。吳磊和趙露思的加持,讓該劇自帶關注度,當然也自帶爭議。

客觀來講,《星漢燦爛》所塑造的群像較為出彩。無論是程老太太的戲精、虎媽貓爸的程始夫婦、疼愛嫋嫋的三叔夫婦,還是萬萋萋一家人、袁善見父子、帝后等,都具有鮮明的人物特色,極易被觀眾記住。

但是另一維度,老戲骨、實力派加持下,主演很容易形成被“被吊打”的感覺。豆瓣略偏負面一點的評論中,趙露思、吳磊的演技和台詞問題佔比頗高。兩人的表現究竟如何?

趙露思扮演的程少商,是古代版“留守兒童”,在二叔母的有意養成下,不學無術、惡名在外,但事實上她古靈精怪、愛憎分明,有一套自己的生存哲學。舉報舅公、裝暈賣慘博得父母心疼、打架時在對方腰上狠捏、牙呲必報巧借橋樑報仇,但另一面她又始終對母親懷抱期待,在遇險時冷靜指揮、救治傷員。

這樣的人物性格,在古偶劇中不算套路,也較為“貼合”趙露思。她的確完成了對人物的詮釋,但是在細節、眼神戲上的不足,也被放大討論。而她此前就曾因“韓式表演”、角色同質化、表演同質化等問題而備受爭議。不過此番她面對母親的多次獨白,也戳中了很多網友的心。只是在台詞上的問題同樣暴露得徹底。

延伸閱讀  盤點新生代“劇拋臉”演員,演技出神入化,演什麼像什麼

吳磊飾演的就是一個冷面將軍,在整部劇裡,他的亮相都是排場十足、氣場駭人、不怒自威。但或許是養成系的緣故,在看到他所飾演的凌不疑時,總有一種偷穿了大人衣服的感覺,不合時宜、有點端著。而他的表演過於深沉,也讓他的故事線與整部劇的氣質極難融合。

演員仍有成長空間。不過隨著劇集播出,越來越多的觀眾感受到了兩人之間的CP感。這顯然是追劇中頗為重要的一點,也是演員演技的證明。凌不疑面對程少商獨有的溫柔、不自覺放緩的聲音和表情,以及時刻為她考慮周到,都讓大量觀眾表示磕到了,也更加期待著兩人情感線的展開。

除此之外,《星漢燦爛》還塑造了多組頗為亮眼的CP。程始夫妻虎媽貓爸的組合讓兩人之間的互動頗為有趣,三叔夫妻之間一個眼神就能令人感受到情深。而諸如凌不疑和皇帝之間的養父子情分、程少商和萬萋萋的姐妹情深,也同樣令人動容。 CP感不只是愛情,還是人物之間最真摯的碰撞。

《星漢燦爛》能複制“夢華錄”招商奇蹟嗎?

《夢華錄》讓古偶劇狠狠神氣了一把,不只是來自豆瓣評分的口碑認可,還有攜手40+品牌的商業認可度。尤其是隨著植入方式越來越多,也為品牌主提供了準確追踪爆款的機會,就像《夢華錄》開播後,快速加入的新品牌贊助非常之多。

但是這種局面,在《星漢燦爛》並沒有持續。近來市場上不少人驚訝得發現,原來熱度全網登頂的《星漢燦爛》,在讚助上堪稱遇冷:榮耀在首播6集後“撤出”,截止到如今播出到18集,劇集已過三分之二,並沒有看到下一個廣告商的身影。

今年以來招商市場的確遇冷,不僅是綜藝市場,劇集市場同樣顯著。藝恩數據顯示,2022年Q1共有超300個品牌對劇集進行軟廣投放,較之去年同期出現大幅度下滑,其中電視劇合作品牌總數自253個下滑至166個,不過單部網絡劇合作品牌數均值仍然呈上升趨勢。

頭部效應依然顯著,《心居》獲得了49個品牌合作,《餘生請多指教》拿下了47個品牌合作,其餘諸如《人世間》《開端》等則保持在10個以上。 Q2數據暫未露出,但《夢華錄》已然躋身40+陣營。而諸如《說英雄誰是英雄》《迴廊亭》、熱播的《幸福到萬家》等,也都有廣告贊助。

《星漢燦爛》為何會成為品牌主的“特例”呢?有微博大V指出,這主要是受到用戶群的影響:該劇的演員、題材所聚焦的受眾主要是10-20歲的大中小學生;而《夢華錄》受眾則主要集中在20-40歲,購買力消費欲最旺盛的年齡層次。

娛樂獨角獸查詢百度指數發現,吳磊、趙露思、《星漢燦爛》關鍵詞的搜索佔比在19歲以下、30-39歲年齡段確實要高於劉亦菲、《夢華錄》。而後者在20-29歲年齡段優勢更加突出。這種分析並不是毫無依據,但廣告主自然有考量的理由。

不過同樣有人指出,此前騰訊視頻已經透露由肖戰主演的《玉骨遙》也將在暑期檔播出,不排除品牌拿著有限預算仍在觀望、想要將錢花在最具影響力和轉化比的內容上的可能。畢竟此前肖戰在商業代言、劇集上的號召力,都有多方數據為證。

延伸閱讀  遲來的劇評:《星漢燦爛·月升滄海》之男女主,幸好刪減袁慎情節

無論如何,《星漢燦爛》仍在熱播,催更的氛圍下也印證了其的確熱度在線、也俘獲了一批忠實粉絲。而網絡上也已然掀起了對下部《月升滄海》的期待,這也是凌不疑故事的重點展開。或許我們可以期待一下,戲裡戲外的故事都有精彩後續。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