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中国大使踏上“人体地毯”后 太平洋地缘政治再成焦点 – BBC News 中文


中国驻基里巴斯大使唐松根(左)今年5月和基里巴斯总统马茂为中国驻当地大使馆馆牌揭幕。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国驻基里巴斯大使唐松根(左)今年5月和基里巴斯总统马茂为中国驻当地大使馆馆牌揭幕。

中国新任驻太平洋岛国基里巴斯(Kiribati,又译吉里巴斯)大使唐松根,探访当地一个岛屿时,踏上当地人躺在地上组成的以示欢迎的“人体地毯”,引起外界争论。

相关照片传开后,有人发出批评的声音,指控基里巴斯居然利用当地人,给中国大使举行这种欢迎仪式。但之后许多熟悉当地文化的专家指出,这其实是当地的一种文化,用于迎接外宾。

分析认为,仪式也许的确是当地一种传统文化,但中国近年不断扩大在太平洋国家的影响,引起的争论多少反映外界对区内局势的关注。

欢迎仪式

网络上的图片和片段显示,一些人躺在地上,背部朝天,另一名男子就由两名女子扶助下,在那些人的背部上走过。

澳洲广播公司报道,这是唐松根抵达基里巴斯其中一个岛屿马拉凯环礁(Marakei)后,当地人为他举行的欢迎仪式。中国驻当地大使馆在社交网站脸书发文指,唐松根早前为了“认识和了解”基里巴斯文化,采访了当地不同岛屿,包括马拉凯环礁。

唐松根参加欢迎仪式的图片传出后,引来外界关注,当中不乏来自美国和澳洲官员的批评。其中,美国驻太平洋国家军事联络官康斯坦丁(Constantine Panayiotou)在推特说,任何国家的大使“脚踏小孩”的背上“都是不能想象的行为”。

不过,来自太平洋岛国汤加的约瑟芬·拉图(Josephine Latu)在推特上介绍说,“在整个大洋洲,我们都有涉及这种习俗。批评之前先了解。”

约瑟芬·拉图还在另一个贴文中贴出了其他国家领导人到访太平洋岛国参与的类似仪式。

澳洲国会议员夏尔马(Dave Sharma)说,如果有任何澳洲官员参加这种仪式,他会感到“十分意外”。

澳洲国立大学亚太学院副教授特艾瓦(Katerine Teaiwa)介绍说,这种仪式通常只会在婚礼上举行,男家或女家会利用这种仪式欢迎新郎或新娘。她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解释,为中国大使进行这种仪式是为了显示尊重和建立关系。

“我看过仪式的片段,我相信躺在地上的是年青人,而不是一些报道中声称是小孩。”

Image caption

基里巴斯位于太平洋中部,由33个大小岛屿组成,是世界上唯一纵跨赤道且横越国际日期变更线的国家。

外交角力场

中国近年积极发展它与太平洋岛国的关系,向这个区域的国家提供大量的经济援助,以求取得当地国家支持。台湾目前15个正式邦交国中,有四个都位于太平洋,因此这个地区又成为了北京和台湾,以至西方阵营的金援和外交角力场。

基里巴斯位于太平洋中部,由33个大小岛屿组成,是世界上唯一纵跨赤道且横越国际日期变更线的国家。2019年9月20日,基里巴斯政府发表声明,宣布承认一个中国原则,与台湾断交,并同中国复交。

中国电信企业华为2017年与所罗门群岛达成协议,将为对方兴建海底通讯电缆。澳洲政府后来宣布将花约9100多万澳元(约6100万美元),从华为手中抢走通讯电缆合同。

中国也向多个太平洋国家提供金钱援助,包括为汤加兴建一座价值2800万汤加潘加元(约1233万美元)的政府办公大楼。 《澳洲人报》2018年一月也报道,中国为萨摩亚建造一座价值2670万元美的法院大楼。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基里巴斯总统马茂今年1月访问中国,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接见。

除了基里巴斯,同样位于太平洋地区的所罗门群岛同样去年与台湾断交,改为与北京建交,令台湾在这个地区的邦交国剩下四个。

但亲西方阵营仍然继续与这个地区的金援外交。澳洲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的数据显示,2016年向太平洋地区国家提供最多援助的国家是澳大利亚。

《悉尼晨锋报》更引述维基解密2010至2011年公布的美国外交文件,指台湾政府向瑙鲁的政府部长各支付每月5000美元,作为瑙鲁与台湾保持正式外交关系的报酬。

这次事件的主角基里巴斯的经济十分落后,严重依赖外援,被联合国列为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它没有军队,国防事务主要依靠澳洲和新西兰。

基里巴斯2019年宣布改与北京建交后,台湾外长吴钊燮透露基里巴斯提出希望台湾以赠款方式,协助购买民航机,但这不符台湾的援助做法,建议采用商业优惠贷款,而大陆则承诺协助基利巴斯购买商用机。

在多国角力的背景下,澳洲广播公司引述当地一名曾为前总统汤安诺(Anote Tong)工作的自由身记者里蒙(Rimon Rimon)说,中国新任大使脚踏当地人背部的画面,引起外界以地缘政治的角度去解读画面。

但澳洲国立大学亚太学院副教授特艾瓦认为,外界应继续关注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行为和动机,但同时应关注澳洲、美国等其他国家如何看待这个只会在有潜在冲突危机时,它们才会想起的地区。

她说,解读美国、中国和澳洲三方角力的时候,如果缺乏太平洋地区人民的声音,将会令人“十分沮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