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

時隔一年,《總之就是非常可愛》再次更新OVA,這次小司穿上了JK制服

如果有喜歡日常戀愛番的漫迷,相信都看過《總之就是非常可愛》吧。這是2020年播出的一部漫改動畫,原作作者為畑健二郎。 雖說動畫的製作算不上優秀(中後期甚至有一些作畫崩壞),但憑藉著酸到掉牙的劇情,以及細膩且貼近生活的風格,深受不少觀眾的喜愛。 而在TV動畫完結以後,本作又在去年暑期推出了一集OVA《總之就是非常可愛~SNS~》。直至近日,OVA再次更新了一集,名為《總之就是非常可愛~制服~》。 從這個副標題也能看出,新OVA將會是女主角小司的製服回。具體來說,分為女僕裝和JK制服兩個部分。 女僕裝這部分是由一場比賽引發的。 …

時隔一年,《總之就是非常可愛》再次更新OVA,這次小司穿上了JK制服 繼續閱讀 »

這部后宮番被稱作“名作之壁”,即使放到今天來看也是廁紙輕改的天花板

廁紙輕改,是漫迷們對一部分動畫的統稱。這些作品的劇情設定往往都很套路,人設也沒什麼亮點,放到茫茫的番劇大潮中,只是很普通的存在,隨著時間的流逝,被大家遺忘是在所難免的。只不過,也有少數一些廁紙輕改,憑藉著自身獨特的優勢,即使過去多年,依舊被人津津樂道。 就比如說,接下來要聊的這部《無限斯特拉托斯》(又名《IS》)。 該作是由弓弦逸鶴創作的輕小說,動畫播出時間為2011年。 有一說一,無論是放到今天,還是10年前來看,這部番劇的劇情都很俗套,屬於標準的流水線作品,但是動畫最終卻相當成功,BD銷量超過接近四萬。這個成績甚至比《某科學的超電磁炮》以及《Fate stay …

這部后宮番被稱作“名作之壁”,即使放到今天來看也是廁紙輕改的天花板 繼續閱讀 »

男主轉學到女校,卻總被周圍的女生捉弄,願意幫他的只有鄰班的不良JK

除了男主之外,全校學生都是女孩子的設定,不管是在輕小說還是漫畫中,都很常見。比如說《我被綁架到貴族女校當“庶民樣本”》;前段時間已經推薦過的《女子學校的小向向老師》。以及接下來要說的這部《不良JK華子醬》。 該作是由宗我部としのり創作的校園后宮題材的漫畫。劇情上,主要講述的是,在男女比例為1:359的學校裡,男主和周圍女孩子之間的日常故事。 男主角名叫早乙女穗高,受家里人的影響想要入學到有服飾科的高中,而在附近,只有茂手城高中滿足他的條件。 這裡原本是一所女校,由於運營方針的調整而開始接收男生入學。按照他的想法,入學之後多多少少會有一部分男生才是,可實際來到學校後才發現,除自己外,全校都是女孩子。 這種被美少女包圍的學校生活,看起來很讓人羨慕,只不過,和想像中不同,周圍的女生要么是喜歡捉弄人的辣妹,要么是性格比較腹黑的小惡魔。 …

男主轉學到女校,卻總被周圍的女生捉弄,願意幫他的只有鄰班的不良JK 繼續閱讀 »

我们的2019~2022:小七与她的两座城市

編者按:我們決定開始製作一個系列策劃,策劃的名字叫“我們的2019~2022”。如你所見,這個系列主要是報導我們,也就是遊戲行業從業者們從2019到2022年的經歷。我們的計劃是,每期請一位受訪者講述自己的這幾年。 中國遊戲行業在這幾年經歷了劇烈的變化——當然,說實在的,中國遊戲行業每年都在劇烈變化,這個系列應該做得更早些。我們希望這個系列能夠涵蓋遊戲行業的方方面面——無論是從廣度還是深度,都是如此。我們希望能夠涵蓋足夠多的人,從管理者到基層員工,從策劃到市場人員,再到外掛工作室成員,我們希望了解他們的生活和想法。我們最大的希望是能夠系統地記錄遊戲從業者在這些年裡的工作和生活。在未來,也許這些東西能夠幫助另一個時代的人了解我們。 本文是這個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今天的故事是關於一個叫小七的姑娘和她的兩座城市。目前我們還不能估計這個系列策劃的規模和持續時間,但我們保證,只要有好的故事,這個系列就不會停止。 以下是小七的自述。 ■ …

我们的2019~2022:小七与她的两座城市 繼續閱讀 »

電次想要的只是kiss而已,沒想到得到的卻是:親吻後的嘔吐物

《電鋸人》第七話真是驚喜滿滿。比如在第六話的時候,“無限的輪迴”就一直說:我害怕電鋸人。而第七話就是電次當了一次男人的一回,3天3夜一直在攻擊惡魔,順便也讓他找到了沒血就沒辦法使用電鋸的弱點。而這一話最最經典的就是:電次的親吻(獎勵)是得到了,但是也得到了另外一個獎勵——嘔吐物~hhhhhhhh藤本樹真是太神了。 看到這裡的時候,緣葉突然之間爆笑無比,因為大家一起喝酒吃肉什麼的也算是很有趣的,而且還能看到其他人的自我介紹(什麼惡魔),這次的宴會就是介紹大家是什麼惡魔的介紹餐,不過能看到他們喜歡吃好吃的也是好事啊。畢竟要打惡魔什麼的,自然開心一點緣葉就覺得這裡很有趣了。 如果說,第六話是讓所有人討厭東山小紅的一話,那麼第七話就是給福利(kiss)的一話,因為這一話為了得到kiss真是很努力了。而最後姬野給電次餵飲料(可能是啤酒)的時候,也讓人看了特別有趣。不管是討厭小小紅也好,還是2次福利也好,也讓人看得特別期待第八話:瑪奇瑪看到電次獲得kiss之後會不會嫉妒。 瑪奇瑪這裡的嫉妒,只是緣葉的幻想,但是大家要這麼想:如果瑪奇瑪能表現得再女主一點,是不是就像戀愛番一樣,“我去,他可是我的男人”然後進行自我攻略。但是就藤本樹的“神經病”習慣而言,這次的嫉妒估計很難出現,畢竟這是冒險戰鬥番,自然比怎麼展開其他惡魔重要得多。這也是藤本樹一直以來的作風:很少涉及愛情(但是可以曖昧,你懂得)。 就比如在打斗方面,根據漫畫來看,它設計得更短一些。而動畫這裡雖然短,但是打鬥稍微有點多的。要不然也不會出現:前半段節奏真的有問題,bgm、分鏡、較長的回憶等,讓人把握不到重點。但後半段(居酒屋)的節奏卻很不錯,這是因為畫面都是在屋內,大部分都是近景的關係,製作起來相對“比較容易”。 …

電次想要的只是kiss而已,沒想到得到的卻是:親吻後的嘔吐物 繼續閱讀 »

為實現自己目的,男主因為一個謊言和兩位美少女建立特殊關係

校園題材的動漫作品,也算是不少見了,這次要介紹的作為名叫《Liar·Liar》,是一部圍繞學生之間憑藉決鬥決定自身等級的作品。這部作品也是有動畫化消息,那麼它講述的是什麼樣的故事呢? 從這部作品的設定來看,看起來作者也是比較有野心的,想要創造出一個相對完整,並且比較有趣的世界觀。但與野心不符合的是,劇情方面比較幼稚,甚至也算不上能夠讓人仔細推敲的作品 根據設定來說,故事發生在學園島上,也算是一個學園都市一般的存在,在這一個地方,幾乎都是學校構成。而在這裡,也有一個特別的系統,學生能夠憑藉這個系統互相挑戰,憑藉勝負決定自身等級地位。 從等級來說,從一星到最強的七星之間,是能夠享受不同的待遇。至於學生之間的互相挑戰,其實也就是遊戲一般。而且,根據設定來說,這個地方還是國內最難考的 不過,學生之間的挑戰,並沒有具體規定要比什麼,甚至可以說,只要雙方同意,什麼都可以用來決定勝負。 …

為實現自己目的,男主因為一個謊言和兩位美少女建立特殊關係 繼續閱讀 »

戀愛喜劇要在拯救世界之後!原勇者歸來之後,魔王之女也跟來了

在一些武俠劇或者涉及幫派的作品中,有時候會出現父親被人打敗後,子女上門雪恥的橋段。輕小說作品中也有類似的情節,但是會有不同的過程與結局。“錦鯉要幸福才能拯救世界!魔王降臨後,魔王的女人走到了盡頭”日向亞祖裡的小說,末葉榮昌所著。 在劇情上,主要講述了原勇者的男主在打敗魔王后回到了現實世界,而魔王之女為了暗殺他也跟來了。不過,由於現實世界沒有魔力,這位高高在上的魔王之女各種吃癟很是有趣。 作品一開場,男主吾妻唯人作為被召喚到異世界的勇者和聖女飯坂遙等人花了五年時間一起打敗了魔王,結束了持續百年的人魔大戰,實現了與魔族的和平。不過,由於男主掛念著自己的家人和一直暗戀著的幼馴染福島香澄,他謝絕了年輕的公主的挽留踏上魔法陣回到了原本的世界。 回到現實世界後,男主發現自己已經失踪三個月了,而他的父母竟然以”尋找失踪的兒子“的視頻作為人氣動畫配信者成功出道,現在正在巴西繼續直播旅行,還美其名曰:兒子回來了,旅行視頻還在繼續。 後來,男主將異世界的遭遇告訴給了親朋好友,結果連幼馴染福島香橙都相信,醫生甚至還懷疑他精神有問題,要他留院觀察。說實話,男主都開始懷疑自己的異世界經歷是一場夢裡,直到他用魔法幫借火的大叔點煙時搞出了驚人火柱,他才明白異世界的經歷並非夢境。 …

戀愛喜劇要在拯救世界之後!原勇者歸來之後,魔王之女也跟來了 繼續閱讀 »

這小說有點離譜!女主放著聖女不當非要做魔王,還有可愛公主相伴

最近這兩天接觸的新書情報有點多,其中也不乏一些讓人浮想聯翩的作品,就比如下圖中兩部輕小說。 光看封面,是不是有億點像呢?更絕的是,今天安利的輕小說《魔王的繼承者》封面上的人物正是“魔王”的女兒夏綠蒂(後面是魔王城?),而《臣服於我火焰的世界ep.1 魔王城,燒了來了》封面上的是女神為了打倒魔王從現實召喚到異世界女主穗村朝日,背後是她用火炎瓶焚燒的魔王城。 這兩本書的的發布順序也很有意思,第一本是11月29日,第二本是12月1日,也就是說夏綠蒂剛繼承父親“魔王”稱號沒兩天,穗村朝日就找上門來。接著,魔王城就起火了。 好了,閒話就到這裡,下面就來說一下《魔王的繼承者》(原名《魔王のあとつぎ》)這部小說,這是吉岡剛繼《賢者之孫》後的又一力作,而負責插畫的也是他的老搭檔——菊池政治。 …

這小說有點離譜!女主放著聖女不當非要做魔王,還有可愛公主相伴 繼續閱讀 »

《宝可梦:朱·紫》:系列正在变得更好

對一名“寶可夢”電子遊戲玩家來說,《寶可夢:朱·紫》無疑是近些年來最重要的遊戲之一——系列的第9代里程碑、Switch上的第2個正統續作。十幾年前我們開玩笑的時候,還在暢想第9、第10代寶可夢的設計,一晃神,這個遙遠的世代已經來了。 我們在今年玩到了兩款“寶可夢”,年初的《寶可夢傳說:阿爾宙斯》和年底的《寶可夢:朱·紫》,根據製作方Game Freak在今年日本遊戲開發者大會(CEDCC)上的說法,兩款遊戲基本上是同期開發的,《寶可夢傳說:阿爾宙斯》2018年秋天開工,《寶可夢:朱·紫》要晚幾個月。 因此,你也能同時看出來兩者既有相似的地方,也有不少不同。它們都是從第8世代《寶可夢:劍·盾》的試驗田“曠野地帶”發展出來的,《寶可夢傳說:阿爾宙斯》採取的是分地圖“開放區域”的玩法,《寶可夢:朱·紫》則一步到位,成了開放世界遊戲。 我們既可以把它們看成開放度遞增的進步,也可以看成是相互平行的兩種嘗試。在Switch上,“寶可夢”系列的表現依舊有點掙扎(沒有反映到銷量上),Game …

《宝可梦:朱·紫》:系列正在变得更好 繼續閱讀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