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枚:千錘百鍊,一詩千改始心安


袁枚:千錘百鍊,一詩千改始心安

2021-01-09 騰訊網

衆所周知,《隨園詩話》是清朝詩人、文學家袁枚的重要著作。他主張的「性靈說」在本書中得到充分闡發。在當時這部詩話即產生了重大影響,時至今日,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重視和喜愛。郭沫若和錢鍾書先生都對這部書給予極高評價,郭沫若還寫了《讀〈隨園詩話〉札記》一書。對這部書的內容進行了梳理和考證,其對乾嘉學派的論述,受到文學界、史學界的高度重視。在考據之風盛行的清代,袁枚標舉「性靈說」恰如一股春風,一掃當時文壇陰霾之氣。在《隨園詩話》裡,作者的詩學思想得到全面深刻的闡述。我們在欣賞之餘,不得不佩服作者的睿智和才華。

他說,「詩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所謂赤子之心,就是詩歌要有靈性,要抒發真情實感,嚴禁矯揉造作,言之無物,無病呻吟。再如,他主張「以出新意,去陳言,爲第一要著」「作詩不可以無我」「平居有古人,下筆無古人」,就是說不囿於權威或古人論述,不盲從流俗,敢於力排衆議,獨抒己見。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他對自己的詩作千錘百鍊,反覆斟酌,仔細修改,不肯輕易示人。

▲ 袁枚畫像

袁枚在《遣興》一詩中寫道:「愛好由來下筆難,一詩千改始心安。阿婆還似初笄女,頭未梳成不許看。」這首詩說明袁枚的創作態度十分認真與虔誠,對每首詩都要再三推敲反覆斟酌後心裡才踏實,就像一位少女初次妝扮,頭髮還沒梳理整齊前絕不讓別人瞧見。

有一次,他讀了詩人蔣心餘寫的七絕《賀熊滌齋重赴瓊林》後,指出詩中兩處失實的內容,蔣心餘當即承認自己爲圖快捷而草率成文,敦請袁枚作個榜樣寫首同題詩讓他看看。袁枚當場不能運筆,遲滯半個月後才交卷。蔣心餘認爲詩寫得不錯,袁枚當即從紙簍中找出修改稿說:「我已經修改七遍了!」蔣心餘感嘆地說:「果然第七次勝過五六次的稿子!」袁枚就此事抒發感受道:「事從知悔方征學,詩到能遲轉是才。」他不太贊成下筆千言立馬可待的所謂「快」。

袁枚說:「詩不可不改,不可多改。不改則心浮,多改則機窒。」他認爲這裡面有個分寸問題,做到中庸很難。袁枚尤其不贊成妄改「少作」,他認爲詩人方扶南青年時寫的《周瑜墓》中「大帝君臣同骨肉,小喬夫婿是英雄」很工穩,有意趣;中年時,又改作「大帝誓師江水綠,小喬卸甲晚妝紅」,意境大不如前;晚年時又改作「小喬妝罷胭脂溼,大帝謀成翡翠通」更是文理不通,極其荒謬!由此事他認爲「保存幾句好詩,也是福分」。袁枚尤其不喜歡王安石亂改別人的詩。詩話中有一段專門舉出許多王安石隨心所欲刪改別人詩句的例子,指出王安石使原詩句「活者死矣」「靈者笨矣」!

袁枚特別欣賞詩人的苦吟傳神,他在詩話中收錄了常州顧文煒的兩聯「苦吟」詩:「不知功到處,但覺誦來安」「爲求一字穩,耐得半宵寒。」這兩聯詩也可以說是袁枚的自我寫照。

袁枚認爲修改詩歌的過程,就是點石成金的過程,死棋變活棋和化腐朽爲神奇的過程。這些認識無疑都是正確的,對後人仍有極大的啓示意義。

◎本文圖源網絡,圖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