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異游錄丨宮崎駿獨特風格的破土,回顧經典動畫《風之谷》


動畫異游錄丨宮崎駿獨特風格的破土,回顧經典動畫《風之谷》

2021-01-09 萌貨說

眼前「七日之火」後的大地,是一個因爲人類無窮的貪婪與索取而摧毀後的世界。

因爲戰爭,曾經繁榮的城市開始布滿毒物,泥土也化作不毛之地。大地被名爲腐海的森林占據,河水無法飲用,空氣中充斥著有毒的菌類,一個對於人類來說一旦失去防護面罩五分鐘便會沾染上死亡,令人絕望的世界。而作爲人類恐懼的中點,腐海不停地「吞噬」著以及爲數不多了的生存之地,於是戰爭再次拉響。

這是名爲《風之谷》,宛如古老部落的神話中傳唱的聖歌,一部略帶沉重而瑰麗的英雄史詩。

《風之谷》作爲吉卜力工作室成立前,以宮崎駿、鈴木敏夫、高畑勛,三人組的動畫製作團隊「トップクラフト(Top Craft)」,包攬製作的第一部動畫長篇作品,也是久石讓首次擔任動畫電影原音製作的第一部作品。

1984年的3月《風之谷》上映,這對於當時的各界來說,這無疑是一枚重炮,更是在日本直接性的引起了板塊運動般的強烈震盪。

宮崎駿以其獨具的視角設定,將故事放到了人類文明被摧毀的一千年後的未來,內容由當時市面上大衆常規看見的校園、熱血,等等身邊種種理想化的故事背景,直接跳脫到了那個假想中才存在,看似雖遠而近的時代中——「末日」、「環保」、「戰爭」看似不相關的話題開始被他串聯進了一個完整的故事。劇情中所包含的關於生命追尋,人類與自然,科技與理想社會,多方面的講述,在八十年代的日本可以說是席捲起了一陣令人陷入深思的狂潮。同時也讓宮崎駿脫離了「內容太過模仿手塚治虫」的評價,樹立起了嶄新的僅屬於自己的故事體系風格。

當然作爲動畫電影的前身,漫畫版本的《風之谷》好評更盛,在足夠的篇幅板塊下,漫畫具有更強大的故事構架。而且以專業角度來說,動畫版本在截取了第一卷與第二卷漫畫內容改編後,是存在著一定的製作欠缺與畫風不穩定的,甚至連內容本身也遭到了大量的壓縮。所以這也是國內小部分看客,在拜讀了原著漫畫後對於《風之谷》動畫更加偏袒其的緣故。

但這完全不妨礙《風之谷》在上映的同年斬獲日本動畫大獎,1988年更是拿下了第四屆日本映畫復興獎特獎,以及1995年的第26屆星雲獎,同時成爲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的推薦影片之一。

風之谷的故事被放在了歐亞大陸, 這個曾經以繁榮的工業文明稱霸一切的土地上。可隨著人類社會前進得有多繁榮,承受超前的資源開發後的反噬就有多巨大。在經歷了名爲「七日之火」得戰爭後,一千年後的大地終於變成了於人類而言,被恐懼支配著的世界。充斥著巨大蟲類以及可怕的孢子的「腐海」,仿佛末日的後續,威脅著僅存的少數倖存者。

腐海不僅吞噬大地、植物與水域,也吞噬著渺小的人類,彷佛雪花般飄落的孢子,看似恬靜,但只要摘下防毒面具,不過五分鐘就能讓人類脆弱的肺部潰爛,死亡也會隨之降臨。

腐海的一角,一個利用風的庇護而誕生的「風之谷」,寧靜而和祥,但意外墜落在此的巨型運輸機,像掀起湖面波浪的石子,帶來了多魯美奇亞的軍隊與皇女庫夏娜,還有傳說應該全部成爲化石的巨神兵,在「火之七日」時讓整個世界毀滅的最終兵器。隨著那一顆跳動著滿布血管的活體被清理出來時,風之谷註定被捲入紛爭。

娜烏西卡父親已經遇害,使這位公主憤怒至極,對著軍隊提起了刀刃。但爲了風之谷的村民,娜烏西卡還是選擇了成爲庫夏娜美的人質,毅然踏上了前往培吉特的飛機。

可等待著他們的卻是來自培吉特軍隊的襲擊,一衆人被迫躲進了腐海森林。這一切驚擾到了森林的守護者「王蟲」。可娜烏西卡勇敢站出來的舉動,保護了大家。

但森林中響起的槍聲,娜烏西卡送走了衆人,選擇獨身前往查看。培吉特的少年阿斯貝魯被蟲羣圍攻,她將其救下。可一波未平,滑翔翼的失衡,令兩人跌落森林,陷入了流沙中。甦醒時,他們所見到的已是另一片未知,腐海下的世界。這裡水流清澈,空氣清新,沒有一絲一毫受到汙染的痕跡。「腐海是在進化受到汙染的土地與河水呀!

在地底下,娜烏西卡想起了一些東西,幼年時起她便能聽到蟲類的聲音,聽見他們的話,她能聽見王蟲的呼喚。

培吉特設計一舉殲滅風之谷中的多魯美奇亞軍隊與巨神兵,而這將會連帶著犧牲風之谷。娜烏西卡震怒,前去救援,可培吉特殘忍的利用幼年王蟲做誘餌,引誘王蟲隊伍踏平風之谷的行爲,讓娜烏西卡做出了選擇,她要拯救的不只是國家,也是人類與王蟲之間的關係,她不允許憤怒的王蟲做出不正確的決斷,忍著腿上傷口被酸湖腐蝕的疼痛,娜烏西卡救下了小王蟲。

但此時的風之谷已經失去了風,王蟲也被激怒到了極點。娜烏西卡決定代替人類的罪惡做出懺悔!祈求王蟲的原諒!幫助王蟲尋回最後的一絲理智,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單薄的身子站在了蟲羣前,片刻後,眼中閃耀著鮮紅光芒的王蟲羣,沿著地平線推進而來,在一瞬間吞噬了娜烏西卡,可她的眼神是這樣的堅定,不曾動搖。

王蟲停止了攻擊,眼裡恢復了明亮的湛藍。而娜烏西卡以生命,使王蟲羣的憤怒得到了平息,悲劇被阻止。王蟲金色的觸手聚攏到娜烏西卡的身上,它們似在感謝她,復甦了這個勇敢的女孩。娜烏西卡甦醒,穿著被王蟲的血液染色的衣裳,猶如古老傳說中,那一位「身穿藍色長衣,飄然降臨在一片金色大草原上,身系連結著即將失落的大地的羈絆,最終帶領人們走向湛藍清淨的地方」的聖者一般。

風,重新推動了谷內的風車;王蟲,也回到了森林中。

娜烏西卡的憐恤、友愛,成功阻止了人類與王蟲矛盾的再一步惡化。人類貪婪的野心沒有得到實現,曾被重蹈了千萬遍的戰爭殘酷在這一次被提前終止。這個便是宮崎駿書寫的故事,戰爭永遠都不會是一個文明社會的第一選擇。

《風之谷》不僅是講訴了一個關於救贖,深刻探討了人類與自然關係的故事。也順帶諷刺了人類一把,提倡了對自然的保護性。也是宮崎駿第一部將動畫這個領域帶出僅是爲兒童的需要,大人們認爲的拿來哄孩子的界限,讓動畫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中,讓大孩子們,即便是成人了也能通過動畫電影去探索到不一樣的世界。就像幾米的成人繪本,需要傳達的意義與概念,永遠都不是特定的,即便是大人,也需要童話,小孩也需要不那麼幼稚的故事。

這是宮崎駿的成功,也是這位至今已經白髮蒼蒼還在堅持創作的老人家的可愛之處。從《風之谷》上映的那一天起,我們註定了能享受到他帶給我們的不一樣的動畫異游之旅,一個像娜烏西卡包容一切生命,包容任何年齡段觀看的,宮崎駿的動畫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