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GO》device——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穩!


Lead:Astralis若是群星璀璨的銀河,那device便是銀河中最閃亮的那顆星。作為Astralis隊內發揮最為穩定的選手,device自14年開始就沒有缺席過top20的榜單,與GuardiaN一起成為了拿到top20次數最多的選手(6次)。今天,讓我們走進device,看看他是如何克服心魔,與Astralis一同登上世界之巔的。

前言

2018年的device在排行榜中拿到了最高排名——top2


若要問Astralis隊內誰是人氣王,神似湯姆·克魯斯的device應該是不遑多讓。他的面容翩若驚鴻,他的遊戲風格婉若游龍。他擁有著和麵容一樣精緻的能力,也有著並不理想的身體狀態。從2016年的choker(拉胯王)到現在的大場面先生,device經歷了很多,也改變了很多。

這是device的故事,他的成功雖有偶然,卻是必然。

英雄出少年

Nicolai“device”Reedtz於1995年9月8日出生於丹麥的港口城市瓦埃勒。小時候的device就展示出了出眾的遊戲天賦,在嘗試FPS遊戲後便引來了其他人“這小孩開掛”的質疑。阿湯哥不僅在遊戲中展示出了水平,體育運動方面他也十分在行,他甚至收到了來自本地知名俱樂部的邀請。

     就這樣,少年時期的device在訓練羽毛球的同時,在CS方面同樣花費了許多時間練習。本想投身體育事業的device在打了一段時間CS後發現,自己確實有異於常人的天賦,同時自己脆弱的膝蓋無法支撐自己再進行劇烈運動。因此他下定決心挑戰自己,決定改變自己的主業,投身CS。


事實證明,device的選擇是正確的。15歲之際他已經成為了丹麥CS的最佳新秀之一,他也因此得以加入當時的豪門哥本哈根狼隊。2013年,device在狼隊碰到了自己職業生涯相伴最久,也是未來Astralis的核心成員——dupreeh和Xyp9x。

揚名四海,勞而無功

加入狼隊的9個月內,device由於無法參加訓練,一直處在入隊與被替換的狀態。終於,在CSGO的第一屆Major開賽之際,device第四次也是最後一次加入狼隊,他準備專心參加這屬於自己的第一次大賽。

遺憾的是,丹麥豪門最終輸給了正在勁頭上的VeryGames,止步四分之一決賽,但他們收穫了整個隊伍出色的化學反應。由於無法與狼隊達成續約意向,老陣容選擇自立門戶,建立了Uber G33kZ。隊伍很快證明了自己的實力,沒過多久,在第二屆Major前便被Dignitas收購。

dignitas時期的三人組
device因此掛上了Dignitas的旗號出戰了卡托維茲Major。這回他們小組第一齣線,淘汰賽首輪擊敗了HR,但次輪遇到狀態火熱的NiP,device並沒能率隊擊敗對手,他的第二屆Major之旅也以四強結束。

雖然沒能帶領隊伍更進一步,但device的個人實力有目共睹,在2014年他首次躋身top20排行榜。這次進入排行榜後,他便再也沒有掉出來過。

2014年的Dreamhack比賽過後,隊伍成績難以更進一步,隊伍的老指揮FETISH被下放,取而代之的是我們熟悉的丹麥初代指揮大表哥。這時的丹麥隊還沒能展現出出色的戰術素養與紀律性,個人實力突出但缺少配合的問題擺在了大表哥面前,他有能力也有責任帶領這支隊伍走上更高的舞臺。

大表哥在MLG邀請賽上開啟了自己的首秀,device在大表哥手下似乎爆發了無窮的潛力,整個Dignitas高歌猛進最終拿到了季軍的成績。初次線下比賽,首秀即季軍,這支Dignitas似乎未來可期,device也被冠以了丹麥最具潛力選手的稱號。


TSM時期的device難以在團隊榮譽上取得突破
      不出意料,TSM在看準了這支隊伍的潛力後,將Dignitas的陣容全盤拿下,device也第二次換了東家,披上了TSM的戰袍。改弦易轍的device在2015年的Major淘汰賽上又一次遭遇了NiP,這回device和TSM還是沒能翻越這座大山,再次止步八強。因此,device也被社羣玩家冠以“choker”的名號。

      儘管沒能在Major上更進一步,但TSM在其他賽事還是打出了成績,很快躋身為一線強隊。儘管還是會在關鍵時刻掉鏈子,但device也打出了亮眼的發揮。這時的device已有了現在的雛形,他的穩定與高效令全隊受益良多。

延伸閱讀  《拳皇15》公佈女性水屬性新角色 公開測試將於11月開始

       著名分析師Thorin在自己的訪談節目也談到device現象級的發揮:“他同時兼顧了穩定性與統治性的發揮,不僅僅是一兩場比賽,每場比賽他都有非常穩定的發揮,無論對手是強是弱,他總能給出強勢的發揮。這就是為什麼在我看來device是最好的選手之一,這也是我為什麼看好TSM成為Major冠軍。”

        在克盧日-納波卡Major上,TSM似乎距離第一個Major冠軍只有咫尺之遙。小組賽他們未嘗一敗,來到淘汰賽又一次碰到了老對手NiP,不幸的是他們第三次輸給了這支瑞典豪門,再度止步四分之一決賽。TSM無法跨過NiP這座大山,他們的拉胯舉動也成為了人們的笑柄。

      賽後面對主持人的採訪,device也袒露了心聲:“人們很喜歡從戰隊角度討論拉胯的問題,對我而言2014年我幾乎瘋狂關鍵時刻掉鏈子,但今年並不是。這幾回輸只能說我們發揮的不如我們的對手一樣出色,和去年並不相同。”


Astralis建立前隊員們甚至穿過“?”打過比賽
   2015年底,TSM管理層也與隊員們就贊助商活動的問題產生了矛盾。兩者不歡而散,經歷了一段時間的無組織後,他們創立了屬於自己的戰隊——Astralis。

破繭成蝶,新王登基

自立門戶後,Astralis的成績並不理想。2016年MLG哥倫布Major上,軟腳蝦的故事還在繼續,這回他們輸給了GuardiaN率領的NaVi,止步半決賽。儘管處於一線戰隊之列,但許久沒能取得更進一步的成績始終困擾著Astralis全隊。

終於,人員的更替不可避免,同樣是天才少年的Kjaerbye和cajunb互換了東家。但由於Kjaerbye代表Dignitas成功晉級Major,因而尋求一名合適的替補就至關重要。這時,丹麥三人組選擇了著名指揮gla1ve加入他們的隊伍作為替補。屋漏偏逢連夜雨,dupreeh在Major期間突發急性闌尾炎,教練zonic只得披掛上陣。倉促上陣的Astralis也沒能更進一步,輸給VP讓他們再次淘汰賽一輪遊。

最終,嚐盡失敗苦澀的karrigan遠走FaZe,gla1ve也從替補正式上位為首發,Kjaerbye禁令結束得以上場。全新的Astralis再度起航,這回為了克服隊員們的心理問題,戰隊甚至特聘了一名心理諮詢師來緩解隊內的壓抑氣氛。

在電子競技逐漸正規化的路上,Astralis跨出了先行的一步。擁有完備體系的隊伍在解決了心理壓力的問題後,成績穩步提升。Major前的ECS S2比賽中,Astralis打破了無冠魔咒,全隊在參加Major前似乎達到了精神力的高潮。隨著時間的流逝,2017年的亞特蘭大Major也提上了日程,全隊又要開始接受最艱難的考驗。


2017年初的Astralis終於沒再拉胯
       再次小組出線後,首戰s1mple迴歸後的NaVi,Astralis沒有倒下,抗住NaVi的追分攻勢後,他們以2:1的比分挺進四強。半決賽,面對強弩之末的fnatic,Astralis用一個乾淨利落的2:0帶走了對手,打破了隊伍進不了決賽的魔咒。決賽面對全員煥發第二春的VP,比賽異常焦灼,打到決勝圖火車,頂著上半場CT的劣勢比分,下半場的Astralis沒有拉胯,隨著dupreeh的Tec-9一劍封喉,Astralis也終於捧得了第一座Major獎盃。

       拿下Major冠軍的Astralis似乎建立起了久違的自信。在整個隊伍高歌猛進奪取冠軍之際,device脆弱的身體開始發難。腸胃的不適讓他參加比賽的次數越來越少,在2017年11月,device積勞成疾,住進了醫院。在device傷缺之際,Kjaerbye卻沒能成為隊伍的頂樑柱,Astralis似乎又開始了關鍵時刻掉鏈子的表演。

延伸閱讀  合體與升級如何取捨《隨機點數大師》玩方塊也得勤動腦

        波士頓的Astralis一落千丈,他們甚至沒能進入淘汰賽。隨後,Kjaerbye的不辭而別更是把隊伍幾近推向深淵。但是,zonic無心插柳地選擇了Magisk,卻開創了一個CSGO的新時代。全新的丹麥五人組發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不單單是遊戲內,遊戲外的五人組相處也十分融洽。

           Astralis從Dreamhack大師賽馬賽站開始了統治CSGO的開始。接下來,他們連續三次在決賽中擊敗Team Liquid贏得了EPL S7、ECS S5以及ELEAGUE Premier的冠軍,倫敦Major上力克雙爹領銜的NaVi又拿到了隊史Major冠軍。2018年下半年,他們也成為了第一支奪取英特爾大滿貫的隊伍。他們的好狀態延續到了2019年初,Astralis在卡托維茲再度Major奪魁,成為了繼Fnatic和LG後第三支衛冕Major的隊伍。儘管年中遭遇了Team Liquid的強力阻擊,但柏林Major上,Astralis王者歸來,重新捍衛了屬於自己的霸主地位。


在魔男加入後,整個Astralis似乎將CSGO的遊戲提升到了更高的層面。在槍法的基礎上,通過精密且環環相扣的戰術,將對手玩弄於股掌之間,這也使得後來者紛紛效仿Astralis開始了戰術上的挖掘與精進。

     device作為這支隊伍的明星選手,一直保持著穩定的發揮,從top20到top2,他一步一個腳印,將自己的技術與心態不斷錘鍊精進,終於鍛造成了Astralis不可或缺的核心。


行百里者半九十,device的堅持讓他如今榮譽等身。克服了最為致命的choke問題後,device將自己的CS水平推上了新的高峰,也將Astralis成功塑造成了最成功的戰隊。

       Astralis能否在2020年下半年的線上賽時代繼續統治?或許ESL One科隆的線上賽會告訴我們答案。

續言:在2021年,疫情的襲來,將原本的線下比賽化零,Astralis的統治力似乎也銳減半分,連續失敗後,阿湯哥選擇加入了NIP這種傳統的瑞典隊伍,取代了nawwk的位置,在這一屆RMR歐洲賽區上,阿湯哥帶領隊伍成功獲冠,也拿下了職業生涯中的MVP獎章,同時,最重要的也是向那些“黑粉”證明了自己並不是體系選手!

延伸閱讀  T1全員無懼DK!Faker霸氣發言:一定要拿下冠軍

願在今後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文章有部分為轉載和查詢相關網址獲得,侵權請聯絡

YouTube

NiKo – Liquipedia Counter-Strike Wiki    作者:DRAKENZzzz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