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菜頭的屁股


和菜頭的屁股

2021-02-07 小心和小欣

老牌兒網紅和菜頭,在他最新一篇公衆號文章里談到了「屁股」,把那些讀范雨素文章感動和流淚的人,稱爲「一幫努力的屁股」。當然,我的這篇文章並不應該跟著菜頭繼續談「屁股」,因爲繼續談「屁股」的話,我們就上菜頭的當了。他一向擅長在熱點事件上帶偏話題,當談「屁股」的時候,他只是找到了一個工具,目的就是用來侮辱和激怒讀者,然後大家的關注點就從「范雨素文字究竟好在哪裡」轉移到了「讀者究竟是不是屁股」上。話題一跑偏,菜頭的機會就來了。

我們不上菜頭的當,先來討論真正的核心議題:范雨素文章究竟好不好——慢著!這個問題難道還需要討論?《我是范雨素》帶給很多讀者切切實實的情感觸動和精神收穫,這一點是不可否認的,這是不是「好」?當然是。即便她並沒有感動每一個人,但哪怕是《紅樓夢》也沒能征服每一個人啊。菜頭說這篇文章不是好的文學,但是並沒有幾位讀者要把范雨素放到文學上去衡量。研究它是不是「好的中文寫作」,那是中文系教授和學生要做的事,我們普通讀者爲什麼要越俎代庖?我們讀了,覺得好,有收穫,就夠了。

這篇文章不是「最好的中文寫作」,菜頭就把它貶得一文不值;這篇文章沒有感動和菜頭,於是他就說那些被感動的人是「刻奇」和「僞善」。這種唯我獨尊的判斷標準,也算是網絡上經久不衰的一朵奇葩了吧。

至於他又用最大的惡意暗示範雨素暴露僱主信息,不夠「簡單、質樸、善良」,我呸!你在微博上掛讀者照片、煽動粉絲人肉自己的反對者、一言不合就開罵和拉黑讀者的時候,怎麼不談「質樸」和「善良」?

其實,和菜頭的那些觀點和詞彙,都只是他的「工具」。他揮動大棒,指東打西,粗暴攻伐,都是爲了給自己增添熱度。網絡需要和菜頭這樣的人來製造話題,微信公衆號也需要和菜頭來拉動熱度,他也需要熱度來賺到打賞(最近蘋果系統不能打賞了,我猜對菜頭打擊相當大吧),但他的大多數文字,除了這些用處,沒有更多其他的價值。

范雨素是近期網絡的大熱點,和菜頭用一篇批評的文章,在這個熱點事件上辟出一片新的陣地(沒錯兒,這就是蹭熱點),鑑於他突出強調了「屁股論」,我們可以稱之爲和菜頭的「屁股戰場」。這片戰場原本空無一人,菜頭站出來長篇大論一番,用偏激而獨闢蹊徑的觀點,和侮辱性的言語,把讀者招攬過來,於是他變成了一個新的熱點。在這個新戰場上,他由於先入爲主,再加上自己多年來在網絡上練就的三寸不爛之舌,以及撒潑耍渾無所不爲的精神,更容易立於不敗之地——這是菜頭一直以來的套路,屢試不爽。

和菜頭把自己每一次「蹭熱點」,都搞成一場「鬥爭」,把自己擺在鬥士的位置。沒錯兒,他是擅長論戰,尤其是罵戰,但習慣以顛倒是非、武斷殺伐爲手段的人,即便常勝不敗,也不能稱之爲「鬥士」,因爲生活根本不止於「勝負」。而即便是在罵戰中挺立不敗的和菜頭,其實在個人創業史上屢戰屢敗——或許,是生活上的那些失敗,造就了他網絡上的「不言敗」吧。

當然,我也特別欽佩和菜頭這樣的人,他可以完全把臉拋開,只憑藉一張屁股,打遍網絡無敵手。每當他在文章里大罵別人甚至是自己讀者的時候,我都能清晰地看到他把自己碩大的屁股擺在戰場中央,那是他堅不可摧的堡壘——因爲大多數帶著臉來到這片戰場的人,都選擇了遠遠避開屁股。

這張屁股也曾經努力過,曾經他不願在自己枯燥的國企崗位上消磨時光,日復一日地蹲坑寫作,希望自己被圍觀,好爲自己掙來一個馬桶。一定程度上現在他成功了,而在這個漫長的尋找馬桶的過程中,它越來越覺得自己是一張好看的屁股,理所當然地應該被更多人圍觀——「范雨素和余秀華算是什麼玩意呢?你們應該來看我的嚴肅文學!」

他享受被圍觀的感覺,也不斷地製造被圍觀的機會。而其實,圍觀「和菜頭」已經變成一種真正的「刻奇」。

被范雨素感動算是什麼「刻奇」呢?感動和情感代入本來就是人性。當然,不感動也很正常,沒什麼可恥。但如果那些沒被感動的人們,被和菜頭這樣的網絡寫手所煽動,轉而以「不感動」爲驕傲、爲理智、爲不落俗套、爲高人一等,反過來「歧視」那些感動者,這,才是一種新的獨特「刻奇」。

和菜頭的文章常常帶來無意義的偏激和分裂,在這方面他很成功。他相當聰明,一直能保持自己的熱度,他在網絡上用百鍊成鋼的語言能力,獲得了很多關注和支持者。但他恃寵而驕,很多語言能力都用來論戰和罵人,以至於侮辱讀者。他以「真理代言人」的姿態自居,裝作高高在上。他並不討好所有人,如果他對這個世界上一半的人破口大罵,另一半的人會因此喜歡他。他只需要世界上一半的人喜歡,就能養活自己,並且藉此一直紅下去。

然而,這些都不算是真正的「惡」,真正的「惡」是他依靠上面的手段取得了網絡話語權之後,又用這話語權來打壓那些弱者。假精英,實殺伐;僞道學,真狹隘;裝文學代言人,向弱勢之人投石。

和菜頭就是他自己說的一張屁股,他坐在自己的黃金馬桶上。他是那張不肯從馬桶上起來讓座的屁股,他覺得下面的馬桶是他自己掙來的,沒有任何人可以挑戰他的標準。他不斷黑化那些與他意見不同的人,他常常以讀者不給他打賞爲絕對的拉黑理由,但其實這只是虛張聲勢,因爲他根本就不敢把後台所有從未打賞過他的人統統拉黑。他將每一次拉黑公之於衆,如同一次示衆懲戒,一次動用語言私刑。然而那些不同意見者並沒有錯,僅僅是觸碰了他敏感易高潮的自尊。他偶爾表露出「我當年努力時你們爲什麼不獻上愛心」(見和菜頭文章留言回復)的怨氣,讓我們看到他狹隘者的本性。

和菜頭在文章《一幫努力的屁股》的留言回復里用了一個詞——「思想強姦」,嗯,這是他對自己這篇文章的最好形容。他不喜歡一件東西,別人喜歡就不行,就是文字審美低下,就是智商堪憂。

和菜頭這張屁股,就這樣扮成冠冕堂皇的模樣,時而「大談自己之前排隊時的艱辛苦難」,時而「俯視批判他的屁股們」。他並不圍觀別的排隊等待著的屁股,他只是鄙視他們,利用他們,以此能繼續穩坐在自己的馬桶上。

而我們,還要繼續聽這張屁股說話嗎?或許,我們更應該聽聽自己內心獨立的聲音。

(註:菜頭的「屁股論」可點擊閱讀原文「賞析」)

文by 和小欣


—————我能說的並不多—————

留下點美好回憶行不行,菜頭?

和小欣攝於2017年4月24日北京海淀(題圖同)

嗯,蘋果用戶打賞專用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