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秉和:什麼是占領華爾街?


水秉和:什麼是占領華爾街?

2021-01-07 觀察者網

什麼是占領華爾街?它是一個什麼樣的運動?它能持久嗎?還有,你能聽信美國主流媒體對占領華爾街的分析嗎?

我說,你想了解占領華爾街,爲什麼不反求諸己?

誰最能了解占領華爾街?我說,那些在東莞開了成衣、玩具、運動鞋和電器等等的小工廠的老闆最能了解(雖然,可能他們自己都不知道他們了解);那些相信標普和穆迪對美國證券的AAA評級而最後被李曼兄弟倒閉而把錢全部賒光的香港投資者最了解;那些小國,如泰國、韓國、印尼以及一大批拉美國家等,被西方熱錢忽進忽出而居然不採取外匯管制行動,結果搞到國家幾乎破產的財經官員,其中少數在痛定思痛之後可能了解(當然,如果他們採取外匯管制,美國掌控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就不借錢給他們)。另外,應當相信那些在全世界許多大都市的廣場上扛著牌子抗議示威的人。他們也了解。

那些東莞的小廠商發現,他生產一雙球鞋的利潤只有幾毛錢,可是到美國的商店裡一看,這些鞋子居然可以賣到幾十元甚至百元美金以上!成衣商發現,沃爾瑪給他們的價錢奇低,壓的他們透不過氣來,可是,如果他不跟沃爾瑪簽約,別家廠商會立刻把生意搶走。(沃爾瑪家族,據福布斯雜誌報導,有六位的資產在十億美元以上)世界各地的投資者,包括主權資金在內,發現美國銀行似乎跟證券評級機構串通,把票面高達萬億以上的證券評級爲最安全,但是它們其實是空頭,而美國政府的證券管理機構也讓它們馬虎過關,把這些奇爛無比的空頭證券衍生物在全世界兜售。他們由此體會到,所有那些巨大豪華或者表象莊嚴的公司大樓、銀行大樓和身著數千美元一套西裝的、常春藤出身的、禮貌周到的大老闆們,背後卻可以壓榨你,欺騙你,搞垮你,只要他們能夠賺錢。

在美國本國,以大吃小的競爭使得無數小城鎮裡個體經營的生意紛紛倒閉,掏空了小城,年輕人都搬走,去跨國連鎖店的沃爾瑪、麥當勞、HomeDepot、Cosco等打工。即使他們努力工作,可是,爲了省錢,跨國公司仍然會把人力密集的工廠搬到發展中國家。工廠搬走之後,本地就業機會就此消失,所有的小店乃隨之關門大吉。農村地區采草莓、瓜果蔬菜的苦工又被來自墨西哥和中南美的非法移民用低工資拿走,於是乎,沒有受到大學教育的一般美國羣衆就由中產階級變成了低產階級,或者加入了失業大軍。他們中間有些人逐漸醒悟:爲什麼我有工作能力,也有工作意願,但是卻找不到工作?或者,爲什麼我兢兢業業工作了二十年,到了五十歲的時候,公司要炒我魷魚?或者,爲什麼我工作二十年,但是工資並沒有增加?等等問題,潛伏已久,隱忍未發,可是2008年的金融風暴終於把這些問題推上檯面。面對占領華爾街,許多人的問題是,「何來之遲也?」

占領華爾街,我們應當了解,只是一個開端,往後,可能以不同的形式,將繼續發展和演變。是好事還是壞事,我們還不得而知。可以指出的是,從社會主義國家走上市場經濟開始(包括像印度和巴西這樣不屬於社會主義陣營的國家),世界經濟有將近三十年的蓬勃發展,而由於跨國公司在全球尋找市場和各個國家和國際組織不斷推動貿易全球化(如降低關稅),以及通訊技術的驚人發展、海空運費下跌、人員和金融的大量流通等因素,使得全球經濟出現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繁榮。財富隨之迅速累積到最成功的跨國公司、金融公司、資源公司和頭腦靈活、眼光敏銳的投資家的荷包里。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利益掛帥的時代。占領華爾街的人會說,這是一個公司主義(或企業主義,corporatism)的時代。老實說,我們不可能期望跨國公司、金融公司、資源公司和投資家等不去追求他們自己的利益。我們大概也不能期望他們不去利用他們累積的財富去收買或者遊說政府與政客,腐化政府和政客,促使政府和政客去修改法律,使法律替他們服務。當世界上資產最雄厚的跨國公司的資產已經大於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國家的GDP的時候,他們能夠用金錢收買和遊說到的政府與政客的能力是非常驚人的。(不要忘記,是柯林頓把大蕭條之後最重要的一項立法,一項不准銀行進行投機活動的立法,給廢掉的,而這是銀行能夠買空賣空和導致2008年的金融風暴的主要原因。)不但如此,他們當然也不會放過輿論和媒體。不管是主要的電視台或報紙,如梅鐸控制的FOX電視台和《華爾街郵報》、《紐約日報》(以及他在全世界控制的媒體),GE控制的NBC電視台,或者迪斯尼控制的ABC電視台,還有其他大型媒體集團控制的大小報紙、有線電視台、無線電台等,使得美國除了一個資本額寒酸的公共電視台和公共無線電台以外,幾乎沒有不爲企業資本服務的媒體。一位評論家,名叫ChrisHedges,曾經是《紐約時報》駐中東的特派員,稱當前的美國是公司(或企業)極權主義(CorporateTotalitarianism)。這當然是極端諷刺的,因爲極權主義是西方自由主義者加於中國的頭銜。現在,美國人說自己是極權主義。爲什麼呢?

想想看,當銀行,尤其是巨大的投資銀行,玩金錢遊戲而面臨倒閉的時候,它們跪求政府用納稅人的錢拯救他們。可是,等到政府給錢之後,他們一隻手拿了政府的錢,另一隻手卻去沒收老百姓的房子,同時卻仍然發給自己巨額的紅利。數以百萬計的老百姓(估計爲一千四百萬以上)因爲經濟被銀行家搞壞了而失業的時候,他們的房子被銀行收走,如果他們無法按時付信用卡的貸款,銀行把利息立刻提高到百分之二十以上,有時高達百分之三十以上。早些年,這叫作高利貸,是要坐牢的。現在卻成了常態。他們無法通過法院來求助,因爲小布希修改了破產法,即使他們宣布破產,他們不再能夠像企業機構那樣免債,只要他們一旦有事做,有錢賺,銀行在六年內仍然可以向他們追債。他們不能通過選舉來求助,因爲電視上的政治廣告需要錢,而保險公司、銀行、藥廠和保守派的億萬富翁能夠花大筆大筆的錢登爲他們服務的政客的競選廣告。總的來說,一般老百姓,如果失業、或者家人有病、或者有其他訴求,他們感到走投無路。所以,他們只有上街。他們只有占領華爾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