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短篇小說欣賞- 芒果街上的小屋


英文短篇小說欣賞- 芒果街上的小屋

2020-12-20 新東方網

芒果街上的小屋

《芒果街上的小屋》 一本優美純淨的小書,一本「詩小說」。由幾十個短篇組成,語言清澈如流水,點綴著零落的韻腳和新奇的譬喻,如一首首長歌短調,各自成韻,又彼此鉤連,匯聚出一個清晰世界,各樣雜沓人生。所有的講述都歸於一個敘述中心:居住在芝加哥拉美移民社區芒果街上的女孩埃斯佩朗莎。生就對弱的同情心和對美的感覺力,她用清澈的眼打量周圍的世界,用美麗稚嫩的語言講述成長、滄桑、生命的美好與不易和年輕的熱望與夢想,夢想有一所自己的房子,夢想在寫作中追尋自我,獲得自由和幫助別人的能力。

頭髮

我們家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頭髮。 我爸爸的頭髮就像一把掃帚,飄在空中。而我,我的頭髮很懶散。它從不服從髮夾或髮帶。卡洛斯的頭髮又濃又直。 他不需要梳理它。Nenny 的頭髮很滑——從你的手中滑落。 而年紀最小的琪琪,有著毛茸茸的頭髮。

但是我媽媽的頭髮,我媽媽的頭髮,像小玫瑰花結,像小糖果圈一樣捲曲而漂亮,因為她整天把它盤成小卷,當她抱著你,抱著你和你的時候,把你的鼻子放進去是甜蜜的感到安全,是烤麵包前的溫暖氣味,是當她在床邊為你騰出空間時,她的皮膚仍然溫暖,你睡在她身邊,外面下雨,爸爸打鼾時的氣味。 打鼾聲、雨聲和媽媽聞起來像麵包的頭髮。

  頭髮

  我們家裡每個人的頭髮都不一樣。爸爸的頭髮像掃把,根根直立往上插。而我,我的頭髮挺懶惰。它從來不聽髮夾和髮帶的話。卡洛斯的頭髮又直又厚。他不用梳頭。蕾妮的頭髮滑滑的——會從你手裡溜走。還有奇奇,他最小,茸茸的頭髮像毛皮。

  只有媽媽的頭髮,媽媽的頭髮,好像一朵朵小小的玫瑰花結[ 玫瑰花結是指玫瑰花狀的圓形花飾]。

  一枚枚小小的糖果圈兒,全都那麼拳曲,那麼漂亮,因爲她成天給它們上髮捲。把鼻子伸進去聞一聞吧,當她摟著你時。當她摟著你時,你覺得那麼安全,聞到的氣味又那麼香甜。是那種待烤的麵包暖暖的香味,是那種她給你讓出一角被窩時,和著體溫散發的芬芳。你睡在她身旁,外面下著雨,爸爸打著鼾。哦,鼾聲、雨聲,還有媽媽那聞起來像麵包的頭髮。

大流士和雲

你永遠不會有太多的天空。 你可以在天空中入睡和醒來,當你悲傷時,天空可以保護你。 這裡有太多的悲傷,沒有足夠的天空。 蝴蝶也很少,花和大多數美麗的東西也是如此。 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會盡我們所能並充分利用它。

不喜歡上學的大流士,有時很笨,而且大多是個傻瓜,今天說了一些明智的話,儘管大多數時候他什麼都不說。大流士,用鞭炮或觸到老鼠的棍子追女孩,並認為他很堅強,今天點了起來,因為世界上到處都是雲,像枕頭的那種。

你們都看到那朵雲,那個胖胖的嗎? 大流士說,看到了嗎? 在哪裡? 旁邊那個看起來像爆米花的那個。 那裡的那個。 看到那個。 那是上帝,大流士說。上帝?有人問。上帝,他說,並把事情簡單化了。

  大流士和雲

  你永遠不能擁有太多的天空。你可以在天空下睡去,醒來又沉醉。在你憂傷的時候,天空會給你安慰。可是憂傷太多,天空不夠。蝴蝶也不夠,花兒也不夠。大多數美的東西都不夠。於是,我們取我們所能取,好好地享用。

大流士[ 也是古代波斯帝國國王的名字。一代雄主大流士大帝在位期間(前522—前486),對內強化君主專制,對外實行大規模軍事擴張,使得波斯帝國進入全盛期。自命不凡的他曾在貝希斯敦的懸崖上刻下銘文:「我,大流士,偉大的王、萬邦之王、波斯之王……我是國王。」後世因此尊他爲「萬王之王」。],不喜歡上學的他,有時很傻,幾乎是個笨人,今天卻說了一句聰明的話,雖然大多數日子他什麼都不說。大流士,喜歡用爆竹,用碰過老鼠的小棍子去追逐女孩,還以爲自己很了不起的他,今天卻指著天空,因爲那裡有滿天的雲朵,像枕頭樣的雲朵。

  你們都看到那朵雲了,那朵胖乎乎的雲了?大流士說,看到了?哪裡?那朵看起來像爆米花的旁邊的那朵。那邊那朵。看,那是上帝。大流士說。上帝?有個小點的問道。上帝。他說。簡潔地說。

貓王凱茜

她說,我是法國女王的曾曾曾表妹。 她住在樓上,在那邊,就在搶嬰兒的喬隔壁。 遠離他,她說。 他充滿了危險。 本尼和布蘭卡擁有街角商店。 除了不要靠在糖果櫃檯上,他們還好。 街對面住著老鼠,兩個女孩衣衫襤褸。 你不想認識他們。埃德娜是你隔壁大樓的所有者。她曾經擁有一棟像鯨魚一樣大的大樓,但她哥哥把它賣了。他們的母親說不,不,永遠不要賣它。 我不會。然後她閉上眼睛,他把它賣掉了。艾麗西亞從上大學開始就很固執。她以前喜歡我,但現在不喜歡我了。

貓王凱茜有貓,有貓,有貓。 小貓、大貓、瘦貓、病貓。 貓像小甜甜圈一樣睡著了。 冰箱頂上的貓。 貓在餐桌上散步。 她的房子就像貓的天堂。

你想要一個朋友,她說。 好的,我會成為你的朋友。但只能到下週二。那是我們搬家的時候。 得了。 然後好像她忘記了我剛搬進來,她說附近的情況越來越糟。

凱茜的父親總有一天要飛到法國去,找到她父親身邊的遠房大表姐,繼承家族的房子。 我怎麼知道是這樣? 她是這麼告訴我的。 與此同時,他們只需要從芒果街向北移動一點,每當像我們這樣的人不斷搬進來時,他們就再往北移動一點。

  貓皇后凱茜

  貓皇后凱茜[在劉易斯·卡洛爾的《愛麗絲鏡中奇遇記》中,有這樣一節:愛麗絲一夢醒來,發現紙牌皇后變成了她的小貓。卡洛爾是對作者影響頗深的作家。此篇或許是個例證。在這裡,小姑娘凱茜的綽號,以及她自稱和法蘭西皇后的親緣,都暗合了卡洛爾童話中的情節。因此,凱茜、貓和皇后的關聯指向一個暗嵌的典故。這既是對自己喜愛的大師的致禮,也延伸了作品的內涵。]

  她說,我是法蘭西皇后的遠遠遠房表親。她住在樓上,那邊,那個「捉小孩的人」喬的隔壁。離他遠點,她告訴我說,他很危險。街角那家小店是賓尼和布蘭卡的。他們還蠻好,可只是靠在糖果櫃檯上時才對你好。兩個像老鼠一樣邋遢的女孩住在街對面。你不會想去認識她們的。埃德娜是你家隔壁房子的主人。她過去有幢大得像鯨魚的房子,可她弟弟把它賣了。他們的媽媽說,別,別呀,千萬別賣。我不會的。可後來她一閉眼,他就賣了它。阿莉西婭自從上了大學就傲氣起來了。她過去挺喜歡我,可現在不了。

  貓皇后凱茜養了好多好多好多貓。貓寶寶、大個貓、瘦貓、病貓。睡姿像個麵包圈的貓。爬到冰箱頂上的貓。在餐桌上散步的貓。她的房子就像個貓天堂。

  第5節:貓皇后凱茜(2)

  你想要個朋友。她說,好的,我會做你的朋友,可只能做到下星期二,那時我們就得搬走了,不得不搬了。然後,她似乎忘了我才搬進來,說,這個社區的人越來越雜了。

  凱茜的父親有一天會要飛到法國去,找到遠方的、她父親那邊的遠遠遠房表親,去繼承家宅。我是怎麼知道這些的呢?是她告訴我的。同時,他們要從芒果街向北面搬遷,離開這裡一點路,在每次像我們這樣的人家不斷搬進來的時候。[ 要明白這段話,須了解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社會背景:在芝加哥,因爲文化、經濟和種族等方面的差異,相對貧困的拉丁裔移民大量湧入某個社區,原來居住在這裡的白人就會選擇搬遷,到以白人爲主的社區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