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WTO上訴機構正式停擺,美國可放開手腳打貿易戰


阿澤維多
阿澤維多認為特朗普是否為美國總統,對於WTO脫離困境而言不是阻礙,關鍵在於能否找到各方可以接受的改革方案。 ©Getty Images

解決國家間的貿易爭端是世界貿易組織(WTO)最重要的功能之一。從星期三(12月11日)起,這項功能正式停擺。

為了解決成員國的經濟糾紛,WTO設置了爭端解決機構(DSB),成員國申訴後,派出爭端處理小組,調查後給出裁定。

對裁定不滿的成員國可以向上訴機構提出上訴,上訴機構有七名常設法官,法官們作出的裁決相當於WTO的“終審判決”,因此該機構也被看作WTO的“最高法院”。

而上訴機構僅剩三名成員在任,其中兩名即美國籍法官托馬斯·格雷厄姆、印度籍法官巴提亞,將於11日屆滿卸任,只剩下一名中國籍法官趙宏,已無法達到最低三人的議事和審查人數。因此停擺。

  • 美國總統彈劾調查激出特朗普對華貿易戰“下三路”
  • 中美貿易戰“休兵” 細數兩國百年恩怨往來
  • 貿易戰前景不明 世貿批准中國製裁美國

世界貿易組織總幹事羅伯托·阿澤維多(Roberto Azevedo)向BBC表示,需要花費幾個月的時間修復WTO的上訴機構,爭端解決機制需要重大改革,密集的協商將立即開始。

阿澤維多並不認為兩位法官卸任意味著WTO爭端解決機制停擺,他表示,成員國依然可以通過包括仲裁等多種其他手段解決爭端,但WTO會把為上訴機構重新運轉作為最優先考慮。

歐盟駐WTO大使馬查多(João Aguiar Machado)稱,世貿組織出現一個前所未有的情況,它將再也沒有能力對貿易爭端提出具有約束力的決議,也將不再保證上訴評審的權利。

美國想要一個什麼樣的WTO?

兩年來,上訴機構的法官不斷卸任,新法官卻難以就任。因為新法官人選需要成員國的共識,而美國不斷行使否決權阻止任命新法官。

特朗普政府認為,上訴機構濫用權力,存在越權裁決、超期審理和法官再任超時。 WTO上訴機構客觀上存在無法按規定期限在90天內作出裁決等問題,但對於美國的其他指責,成員國的看法並不一致。

WTO
©Getty Images

本週一,WTO再次努力避免上訴機構停擺發生,再次嘗試就填補法官職位空缺和超期審理等問題達成共識。

但美國駐WTO大使習達難(Dennis Shea)稱,WTO其他成員未能解決美方的關切,包括他所謂WTO上訴機構“越權”和“漠視”WTO規則等問題。美國不支持上訴機構啟動補缺的提議。

除了阻礙新法官人選,特朗普政府還在世貿組織預算問題上施壓。在本月初步批准的預算中,大幅減少2020年預算案,尤其是上訴機構的運營費用限制,只有此前的5%,為上訴機構的運轉雪上加霜。

儘管如此,阿澤維多認為特朗普是否為美國總統,對於WTO脫離困境而言不是阻礙,關鍵在於能否找到各方可以接受的改革方案。

他表示,這一過程是極端複雜的對話和談判,政治性天然很強,所以必須明白這不是一夜之間能夠解決的。

對此,上訴機構的前首席法官、美國前貿易談判代表巴楚斯(James Bacchus)向BBC表示,只要特朗普在任,想要達成一種讓上訴機構保持獨立和不偏不倚的解決方案,可能性極小。

他表示,美國贏得了它向WTO申訴的大多數案件,而美國多次違背WTO對於美國的裁決。

巴楚斯認為,美國對於WTO的批評和不滿很多都被特朗普誇大了。

馬查多對美國的行為提出批評。他表示,單一成員的行動,卻剝奪了其他成員擁有一個具有約束力和兩階段的爭端解決機制的權利。

特朗普和習近平會談
©AFP/Getty

放開手腳打貿易戰

路透社稱,美國的不滿很大程度是因WTO讓其在應對中國時束手束腳。 WTO在補貼問題上對中國採取罪疑惟輕的態度,駁回美國的傾銷處置,這一裁定在成員國中具有約束力。

而傾銷問題使美國格外惱火。當一個國家向外出口的商品比國內銷售價格更低時,美國和其他一些國家使用一種頗有爭議的方法來評估是否構成傾銷,以及原本合理的價格。

WTO沒有明確禁止這類做法,但上訴機構認為這違背他們的精神。

比如,11月1日,世界貿易組織仲裁小組裁定,允許中國每年對價值約36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加徵關稅。這一裁定雖然針對的是7年前中國向世貿組織提出的一起申訴案,2012年中國向世貿組織提出申訴,就美國向中國輸美的太陽能電池板、風力發電塔、鋼瓶和鋁型材徵收反補貼關稅表示不服。

美國華人社區慶祝中國國慶
©EPA

巴楚斯認為,通過癱瘓上訴機構,美國試圖在貿易領域用“力量統治”取代法律統治。

特朗普當選後不再通過WTO解決貿易爭端,而是繞過WTO,直接向中國、巴西、阿根廷、土耳其等國加徵關稅。換來的是,這些國家爭鋒相對的報復性關稅。沒有貿易裁決,不斷升級的關稅戰,只能靠經濟實力來一較高下。

上訴機構癱瘓後,歐盟試圖在WTO之外構建一個臨時性的機制,來解決國際貿易糾紛。

中國在WTO改革的過程中也試圖發揮自己的效用。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中國一直在積極推動解決上訴機構遴選僵局。中方與115個世貿組織成員提交了關於啟動上訴機構遴選的提案,聯合歐盟等40個成員提交了關於上訴機構改革的提案,努力爭取凝聚各方共識,持續推動相關問題解決。

有報導稱,中國也可能傾向於加入歐盟構建的臨時性解決方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