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甘肅圖書館“焚書”惹爭議,圖書審查再成焦點


鎮原縣政府圖書館
鎮原縣政府圖書館將65冊館藏出版物清查下架並銷毀 ©網絡截圖

近日,大陸甘肅省某縣圖書館焚燒圖書的事件引發熱議,不少人聯想起秦始皇“焚書坑儒”的典故。該事件令大陸圖書審查再次成為焦點。分析認為,中共對人民意識形態的控制逐步加強。

  • 中國政府如何審查你的思想?
  • 2018香港書展:寒蟬效應下被萎縮的自由出版市場

焚燒“有傾向性”書籍

“焚書事件”的新聞報導原載於10月23日甘肅慶陽市鎮原縣政府官網“部門動態”一欄。該報導稱,鎮原縣政府圖書館將65冊館藏出版物清查下架並銷毀。報導配圖是兩名女性在圖書館門口將撕碎的書籍焚燒。

該報導稱,鎮原縣圖書館銷毀了館藏中的“非法出版物、宗教類出版物”,特別是“含有傾向性”的書籍和影像資料。原報導目前已被刪除。

報導刊發時,正是中國教育部10月15日發出《關於開展全國中小學圖書館圖書審查清理專項行動的通知》(簡稱《通知》)之後一周。相信是縣政府為響應中國教育部做出的行動,並隨後展示政績。

香港書展
醜化中共國家領導人的書籍被列為“非法書籍” ©BBC Chinese

大陸圖書如何審查

根據中國教育部的《通知》,各市、縣教育行政部門和中小學校需要自查、並清理“非法圖書”,停止流通“不適宜和外觀差的圖書”。

試行辦法規定,“非法圖書”包括:危害國家統一、洩露國家秘密、煽動民族仇恨、擾亂社會秩序、破壞社會穩定、危害社會公德等圖書。另外,違背中共路線方針政策,醜化中共國家領導人和英模人物,戲說黨史、國史、軍史的圖書,以及非正規渠道進口的境外圖書等,也屬“非法”。

“不適宜圖書”包括:不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存在偏差的;宣揚狹隘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的書籍等。

民辦教育研究機構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炳奇對BBC中文說,進入大陸中小學圖書館的圖書,一是要合法出版,二要有利於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發展。圖書選擇和內容審查,也需要基於這兩點。

他說,中小學圖書館主要有兩個渠道採購圖書。一是經過新華書店,採購其內部館藏目錄——這些圖書此前已經通過新聞出版總署的批准。二是經由地方教育局領導批示,圖書館自主決定收藏哪些管理培訓書籍。

輿論發酵後被刪貼

“焚書事件”在兩個月後引發熱議。有網友在社交媒體推特(Twitter)上稱,“已經焚書了,下一步坑儒?”還有人稱,“焚書,官方視為虎門焚煙:消滅精神鴉片的大快人心事;而學界恐懼焚書坑儒:何為“精神鴉片”,誰來公正鑑定?還不是憑長官意志……”

中國媒體《新京報》近日發表了題為《圖書館“焚書”,要經得起文明和法律審視》的評論。文章認為,不必將一個縣級圖書館的行為與歷史上“焚書坑儒”的典故過度聯繫,不過,燒書的不當行為,和其引發的社會擔憂是真實存在的。

評論主要提出兩項質疑。第一,銷毀出版物是否一定要焚燒?第二,哪些書需要被銷毀,有明確的標準嗎?

該評論文章總結道,“如何對待書籍等出版物,在任何時候,都考驗的是一個社會對於知識、文明的態度,絕對不容隨意化、野蠻化,它必須經得起文明和法律的雙重考量。”

不過,文章現在已被刪除。

分析認為,中共對人民意識形態的控制逐步加強。
分析認為,中共對人民意識形態的控制逐步加強。 ©Getty Images

違法違規與政治信號

熊炳奇認為,同“掃黃打非”運動中銷毀涉黃影片的性質類似,燒書行為是“釋放違法違規的信號”。

他說,如要清除不合適的書籍,應該經過教育專家委員會,按照當前法律法規操作。燒書的行為太過“極端”,會引起觀者的“不適感”。

在海外的獨立學者胡平認為,燒書事件體現的是中共對人民意識形態的控制,包括網絡刪貼、大學告密等行為都是其中的一環。

胡平對BBC中文說,圖書審查在大陸已經不是新鮮事,存放在圖書館的書籍早已經過過濾,境外書籍基本不可能存放。但在審查的框架下依然燒毀官方出版社的圖書,體現習近平政權“大幅度左傾”,以“清算前朝”(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時代)的方式來實現“定於一尊”的地位。

香港新世紀出版社的創辦人鮑樸對BBC中文說,“焚書”實質等同於“製造愚昧”,歷史上有過秦始皇和納粹焚書的紀錄,已經證明焚書的行為是足以上書的。

他說,“人類社會任何特定的倫理標準都是隨時間流逝而變化的。當代中國已經出現過‘批判孔子’的蠢事了,希望這種荒唐的事再也不會發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