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治療:講究實證的西醫和自我定位的中藥 – BBC News 中文


病人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抗擊武漢肺炎成了一場人與時間賽跑的艱苦卓絕戰役。

中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第二重災區的廣東省發布通告稱,疫情期間允許廣東的定點救治醫院直接調劑使用透解祛瘟顆粒(曾用名“肺炎1號方”)。這一中藥產品獲批用於廣東30家定點救治醫院,結合西藥一起用於新冠病人的臨床治療。

此舉再次引來公眾對中醫在流行病治療中角色和療效的討論。

廣東官方對於中醫的推廣並非首次。本次新冠肺炎爆發後,中國國家衛健委從1月22日發布的第三版診療方案中,開始加入中醫方案。在第五版中給出了定性,稱新冠肺炎屬於中醫疫病範疇,病因為疫戾之氣,各地可根據病情、當地氣候特點以及不同體制等情況,參照方案進行辯證論治。

言下之意是:各地方可自己發揮。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於是公眾看到了深圳中醫專家研製發放2萬份“防感湯”’,旨在未病先防,提高免疫力,增強抗病能力;湖北省首批大規模通過中西醫結合治療痊癒的23人於2月6日出院;中國國家中醫藥局組織國家中醫醫療隊到湖北提供醫療援助。

中國全國上下的中醫力量都在各顯神通。但到底中醫能在本次疫情防控和治療中扮演怎樣的角色?

“肺炎1號方”的發明者,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中醫科譚行華接受中國記者採訪時強調,該方僅限於治療輕症確診病人和疑似病人,不可當預防用。

在中國官媒新華社報導的中西醫結合治療治愈出院的消息引述了中央指導組專家組成員、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的話稱,這批病人以輕症為主,有兩例重症,他們接受的是以中醫為主的中西醫結合治療。

中醫辯證體系 vs 西醫臨床實驗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目前沒有針對新冠病毒的特效藥,全球各國試用的西藥是已有藥物。中國普遍採用的是給病人服用抗艾滋病藥。所有在試西藥的負責人和專家都持比較謹慎態度,稱需要經過嚴格的科學實驗才能證明某一種西藥是否適合大部分病人。

新冠肺炎的治療過程再次引發中藥和​​西藥關於如何驗證安全性的討論。在中國的社交媒體微博上,中醫的批評者認為,中醫不經過像西醫一樣的臨床實驗,其安全性和療效難以服眾。中醫的支持者則認為,中醫歷史講究辯證體系,因此無法對標美國標準。

美國的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要求新藥需經過三期臨床實驗才能獲得批准上市。最後獲批上市的新藥只佔申請總數的20%左右。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批評者認為,中醫不經過像西醫一樣的臨床實驗,其安全性和療效難以服眾。

而檢驗藥物的有效性的方法是隨機雙盲試驗,即設立對照組、參試者隨機分組、參試者和試驗人員都不知道參試者服用的是藥物還是安慰劑。

中醫的支持者認為,中醫講究辯證體系,每個病人都是對症下藥,即每個病人的藥方不同,無法對照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臨床測試標準。

中國作家侯虹斌評論稱:“中西醫的辯論,都經過無數個來回了,該明白的人也早都明白。中西醫之辯,指的並不是中國醫學和西方醫學,而是指現代醫學和中國傳統醫學之爭;但凡可以科學驗證的有效成份,早已吸納成為現代醫學的一部分,脫離了傳統醫學。”

非典時期中醫的角色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中醫非第一次參與流行病治療。 17年前的非典期間,中醫療法參與其中。在疫情全面解除前的10天,中國科學院發文稱,抗非典中醫藥欲打翻身仗。文章稱,治療非典最主要的方法仍來自於西醫,但中醫界人士始終沒有放棄,中醫界一直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場上尋找自己的定位。

而當時中科院曾發文提醒通過服中藥預防非典的民眾,專家不提倡健康人群以中藥來預防非典。

2003年4月,中國中醫藥管理局及防治非典指揮部給出以板藍根為配方的預防方,並稱對治療非典有療效,引發板藍根搶購潮。而大批中小學服用包括板藍根在內的中草藥,導致大批學生草藥中毒。

17年後的新冠病毒防治過程中,一則消息稱中藥雙黃連口服液可以預防病毒導致民眾連夜瘋搶。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解釋稱,雙黃連只是藥理學試驗發現對病毒有抑製作用,但臨床表現未做評估,不主張沒有得病的人用它來預防。張伯禮稱,雙黃連是清熱解毒表裡雙解的藥,偏寒,不適合一般人吃,如果體質沒有內熱,還容易拉肚子。

新冠病毒與非典病毒的同源性達80%,17年前的板藍根和17年後的雙黃連故事如出一轍,中醫依舊在流行病治療中尋找自己的定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