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夜話】家族風雲之司馬世家——晉宣帝司馬昭


【三國夜話】家族風雲之司馬世家——晉宣帝司馬昭

2021-02-13 熱血三國頁游

28歲的司馬昭,走入政治舞台,被封爲了新城鄉候。這並不是說他取得了啥功勳,而是因爲運氣好,他是司馬懿的兒子。封侯之後的司馬昭,出任洛陽典農中郎將,負責農業工作,沒多久的時候,專爲了散騎常侍(高級顧問)。這一年,司馬昭29歲,其實憑司馬懿在魏國的身份地位,很早就可以讓兒子們走進登上政治舞台的,但司馬師和司馬昭都是30歲左右才走上仕途。恐怕這是司馬家族的家風家訓吧,司馬懿那一代的像司馬朗、司馬孚以及司馬懿自己,也都是在這個歲數左右進入官場,估計都是飽讀《論語》出來的,將「三十而立」這句話奉爲圭臬。

啥事沒有,就過了10年,一些小小的起落,根本不值一提。10年後的司馬昭,經歷了人生當中的第一件大事——高平陵之變。不過,這個大事跟司馬昭沒啥關係,高平陵之變就兩個關鍵,司馬懿負責忽悠曹爽,司馬師負責指揮3000死士殺入皇宮。那司馬昭呢分配啥工作呢?去看守太后寢宮!對,去後宮,守著太后,別讓她出來制止就可以了,省的這事不好收拾。和一羣宮女一起度過了高平陵之變的司馬昭,在政變後增加封邑一千戶。

此時,姜維聽說司馬懿裝病賺曹爽,曹魏政廷內亂,決定來討點便宜,就出兵和司馬懿的老部下郭淮槓上了。姜維啥人啊,史詩必搶的125級名將啊,讓一個120級的郭淮去對付,怕是不夠吧。於是,司馬懿順勢將司馬昭提拔爲西線戰區最高長官,坐鎮長安,而姜維也擔心來了個125級的增援,討不到便宜,於是就撤軍了。運氣也實在太好了吧,就出個名字,也沒上前線,對方就撤軍了。這一年,司馬昭38歲。

兩年後,司馬懿退出了歷史的舞台,司馬師接過老子的衣鉢,搖起了新的旗幟。沒有子嗣的司馬師,過繼了司馬昭的次子司馬攸來作自己的接班人,因爲這樣,司馬師和司馬昭之間毫無芥蒂,沒有產生因爲爭權奪利而發生兄弟鬩牆的事情。

41歲的時候,司馬昭帶兵伐吳失敗,司馬師撤了他新城鄉侯的爵位,不過上天依然眷顧這位寵兒,弄了一小隊羌兵給司馬昭刷聲望。在擊退這隊羌兵後,司馬昭又恢復了爵位。

43歲這年,司馬昭參與了又一件大事——廢曹芳。那麼這一次,司馬昭分配點啥工作吶?呃……史料上實在找不到司馬昭在這個事情中做了啥,有記錄的都是他大哥整出來的事情,唯一能證明司馬昭參與的就一句話:「司馬昭有功!」OK,那就算他有功吧,反正打虎親兄弟,喊加油也要花力氣。因爲「有功」,司馬昭進爵高都侯,再增封邑兩千戶。

又過了一年,司馬師也退出了歷史的舞台,44歲的司馬昭,在謀士傅嘏的幫助下,順利繼承了大哥司馬師的政治遺產。

在司馬昭46歲這一年,我們此前說到的諸葛家之狗——諸葛誕被逼反了。爲確保後方穩定,司馬昭挾持了皇帝和太后,御駕親征,率軍攻打壽春。司馬昭的初勇只有69啊,初始統帥也就94呀,諸葛誕的初勇初統都比司馬昭還高,這仗怎麼打?而且,吳國還派了初勇破百的文欽、文鴦父子來援助諸葛誕,隨便哪個打仗都比司馬昭6啊。沒事,司馬昭的殺手鐧就是運氣好,先是文欽與諸葛誕內訌,諸葛誕殺了文欽,緊接著文鴦就率部下投靠了司馬昭。諸葛誕想利用每年淮河漲大水的時機淹退司馬昭,結果遇到了百年難得一見的乾旱,淮河不但沒有漲大水,壽春城內還因此糧草不濟,結果諸葛誕就這麼敗了。

49歲的司馬昭,光明磊落,赤誠坦蕩的將自己的內心展現在路人的面前,只是礙於自己沒有取得什麼成就,能力也比父親、兄長差很多,所以沒有篡位。不堪忍受做傀儡皇帝的曹髦,在心腹面前總結出了一句成語:「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接著,便開始著手準備收拾司馬昭。所幸的是,曹髦的三個心腹,僅有兩人跑去向司馬昭告密,可見忠貞之士並未死絕。不過,也因爲有人告密,曹髦覺得自己已經毫無勝算,決定孤注一擲。曹髦帶著幾百禁衛軍和老弱僕人組成的隊伍,殺向司馬昭府上。這些殘兵弱仆,若是交給諸葛亮,擺出個空城計應該是足夠的,但在曹髦這,就是白給了。傻乎乎的太子舍人成濟在司馬昭心腹賈充的忽悠下,用長矛刺向了曹髦的胸膛,哎,扎心了。不過,此時的曹魏政權反正基本上都是司馬昭說的算,這事最後也按照司馬昭的意思妥善處理了。

弒君這個事情,讓司馬昭做了短暫的消停,新上任的傀儡皇帝曹奐也比較容易控制,司馬昭再次把心思用在了對付蜀國上。這一次,運氣再度光臨了司馬昭——蜀漢滅亡了。

在《晉書●景帝紀》當中,記載了司馬昭在蜀漢滅亡中的重要作用:運籌帷幄,決勝千里!說白了,就是魏軍將士在心中牢記司馬昭指示,最終取得了蜀漢滅亡的戰果。我就不信那個最值錢的鄧艾偷渡陰平道是司馬昭想出來的,我也不相信鄧艾在綿竹以少勝多擊敗諸葛瞻是司馬昭預料的到的,更甚的是,司馬昭恐怕也沒有想到,占據兵力優勢,據守堅城成都的劉禪分分鐘就投降了。此時的鄧艾,恐怕就如正在上班你的一樣,做錯了都是你不靠譜,取得了成績都是上司領導有方。

占據領導優勢的司馬昭,承受了這個年紀不該承受的榮譽加身,官至相國,拜晉王,加九錫,具備了一切篡位條件的司馬昭,面對唾手可得的皇位,決定開國稱帝。

人的運氣,好比金錢財富,倘若透支使用,不及時歸還,必定會招致懲罰,而運氣透支使用,恐怕只能用一生來償還了。正在準備稱帝的司馬昭,因中風搶救無效逝世,享年54歲。

仗著心機父親的聲望,以及強悍且無子嗣的兄長,司馬昭輕易接掌了巨大的權力,當然,司馬昭也沒有坐吃山空,依然在努力奮鬥,但是他的成功,並非努力的因素,除了運氣之外,更多的是權勢地位的水到渠成。與那些開局一把刀,裝備全靠打的庶人不同的是,司馬昭的高起點,決定了其所能獲得的成就。

雖然稱帝未果,但西晉政權在司馬昭的作爲下,已然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