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凱同學疑似出走始末


譚凱同學疑似出走始末

2021-02-19 二丫陪你來嘮嗑

二丫陪你來嘮嗑——一個有溫度的公衆號。點擊標題下藍字「二丫陪你來嘮嗑」關注。

教書可以,育人真的難,因爲老師的手腳被束縛得緊緊的。01

今年承蒙領導擡愛,讓我擔任初三班主任。農村初中,班級一共37名孩子,譚凱同學進班24名。語文88(滿分150),數學95(滿分150),英語75(滿分100分),物理82分(滿分100)。雖然綜合名次不太理想,但因爲語文不及格拉分較大,英語物理還是說得過去的。

凡是初中老師都知道,像這樣的孩子,應該是邊緣生,態度好一點,稍微努力一下可以進普高,但如果初三態度不認真,別的孩子認真學習,他不學習,不進則退。

所以不管上課也好,小練習也好,作業也好,有潦草交差的現象老師肯定要指出來。學校、教育局當然要升學率,但是,讓能夠進普高的孩子儘量進入普高也是每一位老師的職責與底線。

而況18年婁書記要求逐年擴大普高招生比例,18年百分之六十,19年百分之七十。37個孩子,如果按照籠統算法,這個孩子也正好是邊緣生行列。

第一次階段學情分析是十月九號十號舉行的,譚凱成績有所退步,在周四我的英語課上占用寶貴的時間已經稍微分析了孩子們的得失。

十三號召開初三家長會,就第一次學情情況和家長溝通,共商教育大計。學校規定八點到校,八點零六分時,發現譚凱家長沒有請假但未到,隨即撥打電話,打一個被掛斷一個,連續四個電話,譚凱家長走進了教室。哦,原來是替我節省電話費,當時內心一暖。

然後他的家長沒有就坐譚凱同學的位置,隨便坐在了教室後面數學老師的辦公桌上。我跟他半開玩笑半正經說家長一定要以身作則,不能遲到,要不然怎麼教育孩子呢。他的父親在教室後面大聲咕噥一句:「開什麼倒頭家長會幹嗎呀?」前排立即有家長咕噥回覆:「你不開可以不來呀。」

我笑笑掩飾自己的尷尬。

家長會結束已經十一點多,想想譚凱家長應該有什麼怨氣沒有發出來,讓譚凱同學留下,並且請他爸爸留步。

他爸爸的原話是:「開什麼倒頭家長會,進班24名,這次名次估計30名出去了。天天和我搶手機,手機不知道摔了幾個,晚上吃過飯後一兩個小時之內都不能做作業,雙休日看不到人影」。

雖然他的怨氣並非因我而來,但是當著全班家長的面發了一通牢騷,我算不算躺槍?

我長吁一口氣。

繼續找譚凱做工作,分析考試失利的原因是物理沒有來得及完卷所以不及格,另外總分50分的歷史只得15分,應該還是可以挽回的。

當著他父親的面,剖析厲害關係,並且讓他承諾期中考試回歸原來名次。譚凱也鄭重答應了。

十月中旬左右,應該是周四晚飯後,散步途中,因爲譚凱離我家不是很遠,想起來順便走訪一下。

七點左右打電話給他媽媽,問他家住哪兒,他媽媽說譚凱不在家。家訪未果。

接下來的周五晚上8點15左右,繼續打電話給他媽媽,雖然周末,但各科老師基本都明確各科作業時間,要求做好了之後家長拍照上傳,防止他們周五晚周六不做,然後周日晚上所有作業集中亂做一氣。

當天晚上是要求做一個小時語文,一個半小時英語,都是完整的試卷,要求家長簽字做試卷的起止時間。

按常理,8點15應該是黃金作業時間。但是我到了譚凱家附近的村民廣場時,譚凱正在廣場和同學在外玩耍。我問他媽媽爲何他不做作業。媽媽回答說,他要出去玩,管不住。

當時我把譚凱帶回家時態度挺好,任由父母告狀。暑假期間用媽媽的手機打王者榮耀充值1000多,另外還經常和父母犟嘴,雙休日失控,初三的孩子晚上作業時間一兩個小時。

緊接著的一周周五運動會,譚凱同學獲多個項目冠軍,運動會表現非常棒,不僅僅是爲班級爭得榮譽,而是他和同學團結合作,班級集體榮譽感比較強。

說實話,從私人感情方面,還是比較喜歡他的單純沒有心機的。畢竟是孩子。

因爲那一天接觸較多,且師生關係較融洽,我見縫插針跟他說,老師真的還挺喜歡他的,一定要改掉貪玩的毛病,自己基礎不算差,努力一下還是可以上普高的,初三沒有哪個孩子不吃苦。

孩子那天也很聽話,說啥都答應。

緊接著在一個周四,語文老師在班級羣提醒譚凱家長,語文背誦任務完全沒有完成,因爲默寫一塌糊塗。

接下來第二天英語默寫26分,近期新學內容。按照平時的默寫情況應該是六七十分。說實話,已經窩一肚子火了。

上周五下午,物理老師改作業,特地把譚凱的作業拎出來,說作業完全交差事,正確率很差。貪玩,學習不走心,老毛病又犯了。

怎麼辦?告訴家長,家長很無力。打手心?貌似沒有任何作用。再者也是頂風作案。

萬般無奈之際,打電話給家長,讓家長來學校,把他帶回家。因爲譚凱的媽媽在菜場賣蔬菜,露天菜場,尤其冬天,擋不住的西北風,何況他媽媽爲了保證蔬菜新鮮,每天要騎電動三輪去市內拿蔬菜,都是凌晨四點左右。

我的原意是讓譚凱媽媽把他帶回家,帶到菜場賣蔬菜,讓他實地體味一下生活的艱辛與媽媽的不易。

其實他的媽媽來學校的時候是捨不得讓孩子停課的,但是怎麼辦呢?講道理不聽,體罰又不行,總得想個辦法讓他觸動一下吧。周五下午三四節課譚凱被帶回了家。我把他帶到門房間和他一起等他媽媽過來,然後交給他的媽媽。

周六上午無事。周六下午一點多,譚凱媽媽打電話給我,我詢問譚凱有沒有去菜場賣菜。說是去了,上午十點左右就要收攤,並且說搬運蔬菜那些大包吃不消。

我說下午看好他,或者讓他在家繼續幹活,擇蔬菜,整理蔬菜。周日上午繼續去菜場,讓他稱蔬菜、算帳、打包。也讓他體驗一下一分一厘來之不易。

下午五點半左右,剛剛準備晚飯,譚凱媽媽打電話,說譚凱一點多就出來了,至今未歸。我反問她不是讓你看好嗎?她說看不住,孩子硬要出去,沒辦法。

撂下勺子就出去了。(我沒有自我標榜的意思,任何班主任都會這樣做!再自私一點說,我首先想到的是我周五最後兩節課沒讓他上,大概是欠妥的!)

到西宣橋上,正好碰到譚凱爸爸。因爲她媽媽含糊其辭地說了一個孩子的號碼,她媽媽打不通,我撥過去也不通。說這個譚凱孩子相處較好。但她說不出名字,譚凱的姐姐能說出那個小孩的名字。

這是一個重要線索!我立即讓譚凱爸爸打電話詢問他女兒,譚凱的那個朋友叫啥,知道那個孩子叫啥,我們的線索就更廣泛。

電話回過來,說是叫劉浩(上一屆的孩子,目前在南京讀五年大專)。立即動用強大的教師資源,和譚凱爸爸到劉浩外公家,也即劉浩正常住所。

他外公外婆都在,說譚凱下午三點多到他家,和劉浩四點多出去的,劉浩外公還特地關照兩個孩子不要吃那些太辣的食物。

放心了。

他的爸爸催促我回家,說他在劉浩家等譚凱回來。當然,他的爸爸沒有忘記說謝謝。

我說等一會吧。譚凱爸爸接著劉浩外公的話題(孩子不能吃辣)聊開去,說孩子每天晚上要麼牛肉粉絲,要麼羊肉粉絲。都是點菜吃飯,但就是不好好學習。

爲了玩手機的事兒,孩子在樓上玩手機,他爸爸特地找了兩位輔警朋友假裝推門捉拿都沒用。

我問他爲什麼不揍孩子,他說家裡有個老祖宗(應該是譚凱的奶奶)特別寵溺這個二胎男孩,不能打,從小到大都不能打。

等等,沒結束呢,一會兒劉浩的媽媽打電話過來,說劉浩和譚凱四點多出去,他們走到街上就分開了。兩人不在一塊。

我剛放下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同時大腦飛速旋轉思考:第一是不是譚凱知道我在這兒等他不敢回來?(孩子再調皮也還是怕老師的)

第二是不是劉和譚故意讓老師和家長著急說他們不在一起?

第三,如果真如劉所說,他們分開了,那譚凱一個人去了哪兒?萬一今晚不回呢?萬一有什麼不測呢?我的責任是什麼?

其間老公打電話給我,他寬慰我說不要害怕,因爲是周末,不是上課期間。我很不耐煩地讓他先吃,別等我。

焦急等待的時候,我建議我和他爸爸分頭找一下幾家小吃店、燒烤店、快餐店、牛肉湯館等等。

他爸爸說不要,因爲一般這些小吃店都是他家供應蔬菜,如果譚凱在那兒,老闆應該打電話。

話雖然這麼說,但我還是很忐忑的。

繼續和他爸爸還有劉浩外公外婆在路口等,同時找劉浩外公要劉浩媽媽號碼,打過去,再確認細節。

一會兒,估計六點四十左右,譚凱媽媽打電話過來,說孩子回家了。至此我才真的心放回肚子裡去了。

他爸爸客氣說請我吃晚飯。趕緊謝絕。因爲家裡老公不僅在等我吃飯,更在擔心我。

回到家,差不多七點,一向和我脣槍舌戰的老公淡淡說了一句:「我哪裡是催你回來吃飯,我是怕萬一孩子不測,你一個人騎著自行車出去,怕人家家長揪住你打你!」

老公的話正好戳中我的痛點,也正是所有老師深深恐懼的一點,忽然,沒來由的,感覺自己委屈得只想哭。

至此,一場疑似出走鬧劇結束,我是虛懼一場。

明天本來想去菜場看看譚同學究竟有沒有去菜場幫忙的,看來不敢了,萬一再有矛盾衝突咋辦?

再者,周一他要去上學了。不接受又是我理虧,被動,但是教育工作要不要繼續?輕描淡寫的說服教育或者感化教育完全沒有作用,孩子散漫慣了,對家長沒有畏懼,老師又不敢出手。老師的手腳已經被束縛得緊緊的。

如果他還是這種學習態度,要不要繼續糾正?又該採取什麼手段?

他的家長需要成績但是又管理無力,想要藉助老師的力量,老師怎麼管?

沒有出現極端情況時,他的家長還是通情達理的,打老師招呼,感謝老師,言辭不激烈,但誰又知道,萬一出現極端情況會是怎麼樣呢?

求各位大神支招?周一究竟該怎麼辦?接下來該怎麼辦?

結尾 /


—往期熱文推薦—

孩子,請不要假裝努力,結果不會陪你演戲

少年不懂父母心,懂時已然爲父母

孩子,我拼盡全力讓你讀書,就是爲了讓你過得比我好

商務合作請加微信:yexiaoqin980912

投稿請發郵箱:[email protected]


二丫,公衆號:二丫陪你來嘮嗑。專職英語老師,閒時喜歡裝文青。若干豆腐塊散見於網絡。心若快樂,日子就不辛苦,隨時記錄生活中的小驚喜,小點滴,小溫馨,小確幸,然後默默地心生歡喜。(ID:erya6165)

關注二丫  相信溫暖  相信愛

你的每一次點讚我都認真當做了喜歡。


轉發也是讚賞,謝謝分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