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姑奶奶傳》十五 姑奶奶有些阿Q


短篇小說:《姑奶奶傳》十五 姑奶奶有些阿Q

2020-12-14 小黑川教育漫談

列車在慢悠悠的行駛著,姑奶奶可沒有閒著,她已習慣了不停的勞作,也不甘寂寞,她簡直成了這節車廂里的乘務員,白天忙著幫助清理垃圾搞衛生,晚上怕人們感冒,一會兒幫這個人蓋衣服,一會兒幫那個擡腿扶身,忙得不亦樂乎。

吃飯的時候,姑奶奶見幾個農村的孩子,眼巴巴的看著別人吃雞肉的樣子,心裡不是個滋味,眼前又浮現了領著孩子走街串巷乞討的場面。

於是她將雞肉分給幾個孩子吃,自己開水鍋盔喝著吃,大人們投來了感謝的目光,姑奶奶看著孩子們吃雞,渾身感覺是那樣的舒暢,愉悅的心情無以言表。

還沒有到北京,三隻雞就不見面了,姑奶奶也沒嘗一下烤雞是什麼味道?

真是有福之人不用忙,無福之人跑斷腸,姑奶奶破費了一次,花了四元錢,買了三隻雞,自己無命吃一口,卻顯得那樣高興,不了解姑奶奶的人,會認爲姑奶奶有些阿Q。

火車終於到了北京站,出站後姑奶奶兩人等人來接,姑奶奶忽然覺得渾身有點疲乏,她知道是老毛病犯了。

多年的艱難歲月,給她慣下了兩個壞毛病,一個是思念丈夫,心煩意亂時,爲了分散注意力,學會了抽旱菸;一個是爲了提起精神幹活,喝上了罐罐茶,現在是一日不抽旱菸心裡急,不熬著喝上一罐茶,渾身沒有勁。

火車上兩天兩夜沒抽菸,沒喝罐罐茶,煙她自己帶著,卷了之後,美美抽了兩口已過癮,現在就想喝口茶。

說來也巧,就在姑奶奶想茶的時候,她發現火車站前廣場的左側,人們正在排隊喝茶。 姑奶奶急忙湊了過去一看,好多人端著大碗在喝茶,路旁幾個人用農村上殺豬的大鍋熬茶賣,幾個年輕小伙在吆喝,「大碗茶,每碗兩毛」。

姑奶奶拿出兩毛錢,買了一大碗茶,到入她倆自帶的水杯,說是水杯,其實就是罐頭瓶子,一大碗茶正好兩罐頭瓶,放下碗,她倆就一邊喝一邊等。

姑奶奶想,城裡人就是辦法多,水都能賣成錢,我們鄉下人,誰家進去了不給碗茶喝,還是我們鄉下好,人情重。 沒等多久,舅舅派人將他們接回了家。

舅舅外甥一見,自然少不了又是一陣痛哭,各自略表了思念之情,舅舅便招呼大家爲姑奶奶接風洗塵,飯店定在王府井有名的全聚德烤鴨店,一來舅舅心疼這個外甥女,二來考慮到外甥女來北京也許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必經有千里之路。

到了餐廳之後,大家依次做好,姑奶奶的舅舅,特意將姑奶奶叫到他的身邊,便於敘舊,姑奶奶從沒有在飯店吃過飯,更何況是這樣高級的飯店,真有點大姑娘出嫁第一回的感覺,多少有點拘謹,又見服務生站在旁邊添茶倒水,更是覺得不安,身不由己的不時站起來,想干點什麼,但又不知道要幹什麼,真是坐立不安,姑奶奶的舅舅要姑奶奶坐下來安心吃飯,一切由服務生打理 。

很快菜就上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後一道壓軸菜烤鴨,只見一個師傅推著小車進來了,姑奶奶不由得站起來驚呼,多大的鴨子用車推,我們幾個人吃得了嗎,姑奶奶的舅舅按了按姑奶奶讓她坐下。

師傅掀開上面扣的罩子,一個剛剛烤的鴨子展現在面前,師傅拿起刀熟練地將鴨子肉一片一片削下來,精湛的刀功堪稱一絕,薄薄的兩盤色澤和香味都十分誘人的鴨肉,有服務生端上了桌面。

姑奶奶的舅舅拿起薄薄的麵皮,用筷子夾了鴨肉,沾了面醬,添加了作料,包起來讓姑奶奶吃。 姑奶奶也沒有謙讓,拿起來吃了一口,還沒有嘗出什麼味道就下肚了,見大家都包了一塊在吃,盤子裡面還有,這一次她再沒有用麵皮包,她要嘗嘗烤鴨的味道,也好回去了自己做給鄉親們吃。

於是她夾了一塊放入嘴裡,鮮美可口,入口即化,味道美極了,姑奶奶感覺到這是平常百姓家很難做出來的。 姑奶奶本想再吃一塊,可盤子裡已所剩無幾,也不好意思在夾,於是改吃其它的菜。 服務生給大家到了酒,大家恭敬姑奶奶的舅舅先喝了一杯,接下來大家都喝了點,姑奶奶見是她舅舅帶給她的那種酒,知道是好酒,也喝了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