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家的記憶


姥姥家的記憶

2020-08-28 拿什麼拯救我的錢包

時間過的真快,不知不覺我也已經跨過三十歲的門檻了,隨著年齡的不斷增長,我越來越對兒時的快樂時光無比的嚮往,特別是每次回姥姥家的時候,種種畫面歷歷在目,仿佛就像昨天發生的一樣……

說到姥姥家,我先簡單介紹下我的姥姥。

姥姥今年92歲了,她有八個子女,我媽排行老五,所以我有四個舅,三個姨。我十分佩服我的姥姥,因爲我的外公去世得早,去世的時候我小姨才四五歲,所以她的八個子女都是靠她一手帶大的,可以想像那個時候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可是在我的記憶里姥姥從未對誰發過火,也沒有生過誰的氣,一見到我們這些孫子輩的,就笑呵呵的給我拿吃的喝的,讓我從小就十分樂於回姥姥家,可能是吃的喝的好玩的緣故吧。

我家是個小縣城,我家在縣城住,距離姥姥家直線距離大概35公里左右。記得小時候每次回姥姥家,都需要我父母先騎自行車到公共汽車站,然後把自行車放到公共汽車上面,坐上一個多小時的公共汽車,下了車,還有三公里的土路要走,等到了姥姥家怎麼著也要2個多小時,那時候感就是怎麼這麼遠這麼遠,不像現在,開車半個小時就到了,所以現在想想那個時候條件確實挺落後的。

我記憶中姥姥家最開始是一個大院子,中間一個大屋子,屋子左邊一間小房間是姥姥的臥室,我們呢都睡中間這間屋子,大屋子的左右兩邊還有兩間小屋子,而院子的最東頭還有兩間屋子,一間是小廚房,另外一大間是四舅的房間,是他當時剛結婚時候住的,後來他在城裡買了房也就搬走了,就變成一間儲物間了。

說的這個廚房,是我認爲最有意思,記憶最深的,因爲這個廚房做飯的鍋是農村的地鍋,爐子是一個燒柴火的自製土磚爐子,在爐子旁邊還有一個風箱,每次做飯還要一邊添柴火一邊拉風箱,小時候也不懂,就覺得特別好玩,每次只要一來就搶著拉這個風箱。

院子的中間是一口壓井,過去我們那農村沒自來水,都是一家一口壓井,但是這個井水我每次回去只要一吃這口井裡的水,身上就必起小紅點,還可癢,大人們都說是水土不服。

姥姥家的院子正前面有一片竹子,這片竹子打我記事起就有了,地里有好多竹筍,每次回去都要去采些竹筍做菜吃。

幾年前,姥姥家的老房子扒了從蓋了,蓋成了兩層樓房,低下四間,上面四間,姥姥說八個子女一人一間,回來正好夠住,一家一間,但是貌似還從來沒有住滿過,這一切也只不過是一個美好的願望罷了。

講到這,之前的種種快樂畫面也只能變成記憶了,因爲每年冬天姥姥都會被他的子女接回到城市裡住,一家住上十天半個月,出了正月姥姥就要吵著讓送回老家了,可惜不巧的是,今年因爲疫情原因,農村不讓回,姥姥就在城裡多住了段時間,可能是住的太久了,有點想家了估計,心情也有點煩躁,結果姥姥半夜起來上廁所結果突發腦梗,摔倒了,慶幸的是由於發現及時,立馬打120給送到醫院去了,在醫院監護病房住了十來天,由於年齡大不給打溶栓藥物,只能保守治療,在普通病房又住了半個多月就出院了。

最終的結果左腿股骨頭摔裂了,身體半邊活動能力有限,目前也只能躺在牀上面,不過值得高興的是,老人家思維很清晰,什麼時候都知道都記得很清,我不的不佩服我姥姥,生病前什麼都會做,什麼都懂,現在生病後,思維還是很清晰,就是說話口齒差了點。

目前的情況是老家是回不去了,只能在子女家輪流照看了,每次去看姥姥,看到她90多歲的老年人還得躺在牀上,我的心情十分的難受,而我們的那個姥姥家,她也不能再回去了,而我們能做的是就是隔段時間我們幫她回,幫她打掃打掃她的小院子,打掃打掃屋裡的房間,多拍些照片給她老人家看,沒事多在身邊陪伴陪伴她,多陪她說說話,陪著她聽聽她講的以前的故事,只要她能開開心心我們也就都知足了。

講到這,我只希望我的姥姥能夠開開心心的過好每一天、希望她身體健康、長命百歲。雖然不能再陪著她回老家了,雖然這一切只能成爲回憶了,但是只要她能開開心心的過好每一天,我們這一大家人也就知足了,最後呢,我也希望天底下所有的老年人都能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開開心心,作爲晚輩的話,希望大家都能抽出多些時間陪伴陪伴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