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塞巴斯的一天


跟塞巴斯的一天

2021-02-21 科萊一夢

下午四點多,我在開一個很無聊的線上會議,塞巴斯在他書房學習。我寫了個郵件,看了看之後該寫的作業,耳機里傳出來沒什麼用的會議信息讓我沒法專注於其他事情。會議視頻小框格里的我托著腮,兩眼無神。突然,我想到會議結束後要跟塞巴斯去Target拿之前訂好的一些日常雜物,頓時開心許多。也不知道爲何那麼有盼頭,開車去Target不到8分鐘,取訂單也就兩分鐘的事情,短短20分鐘毫無重要性的旅途竟然可以變成期待的事情。聯想到今天老師布置讀的小說里,一對情侶走了將近一個小時的路去摘一朵花,即使明知第二天花就會凋謝還是樂此不疲。

會議結束時,塞巴斯在用西語跟媽媽聊天。我示意他我準備好要走了,他點了點頭,兩手食指在胸前車輪轉了一下,意思他馬上就結束(wrap up)。我又把他書房門關上。他之前不在家的三周讓我極其想念西語,雖然一句也聽不懂,但上次在大廳里聽到另一個公寓住戶用西語打電話莫名其妙的覺得很親切,甚至放慢了步伐多聽了幾句。

從Target回家的的時候,夕陽很美,我想給正開車的塞巴斯跟晚霞合照,但是他發現之後就一直在駕駛座上亂跳,做所有奇怪的表情,我最後只好收回手機。

「調個好聽的音樂電台,」他說。

這幾天他跟導師換車開。導師要開車去加拿大做實驗,但是導師的電車開不了長途,於是我們最近在開一輛陌生的小電車。我嘗試調了調台,搞不懂到底怎麼用,就隨便落在了一個電台上。

「這個好聽。」

他大笑。「當你懶得調台時,任何音樂都好聽了。」

我把手插在胸前,看向窗外,拒絕聽他的指示繼續找音樂。

回家後塞巴斯開始做飯,實驗他新買的空氣炸鍋。我躺在離他幾步遠的沙發上找晚上看的電影。身後冰箱的右側的牆面上貼著半人多高的《天使愛美麗》海報,他最愛的電影之一。海報中艾米麗安靜的翻著相冊坐在牀中央,兩側溫暖的夜燈相擁。夜燈溫暖的黃色燈光與塞巴斯頭上的三頂吊燈同一個顏色。海報中的場景只占了畫面二分之一,剩下的是夜晚的留白。

「我覺得女權主義者是有些道理的。」

「啥?」 他問。

「我在看《30部在Netflix上不得不看的電影》,好多都是男性主演或是以男性爲主的劇情。」

「比如?」 他切好了豆腐,開始低頭鼓弄他的炸鍋。

「《老無所依》、《血色將至》、《低俗小說》、《華爾街之狼》、《無鏡之獸》。從名字和簡介來看,很多都是戰爭啊、硬漢之間的故事啊。」

「是。但是這些電影之所以被評爲好看不是因爲他們是關於男人,而是因爲他們講的故事很好。我同意應該有更多電影關於女性,但是好電影是因爲有好劇情,而不是像很多女權主義者喜歡的那種…」

「那種毫無訓練的纖細女生,在危急時刻撂倒十幾名大漢,完全不切實際但是能博來觀衆一句 『you go, girl!』的電影?」

「嗯。就是那種。就是因爲那種低質量電影被有些女權維護者捧上天,才使得今天你看到好電影的列表里還是存在很大的偏向。」

「是有道理。但我其實本來想講,很多好電影都是二三十年前拍的,那時候確實不平等。雖然女權對影視界的有些批評是對的,但還是應該要考慮時代背景來得出結論。改變現狀還是需要時間。而且好電影就是好電影。」

「嗯。好的劇本不會因爲所有人都是順性別(cisgender)而變得不好。那種批判毫無道理。」

我笑了笑,想著他這句話得激怒多少人。

過了一會他問,「飯快好了,選好等會想看的電影了嗎?」

「沒。沒啥想看的。你收藏列表里的片子都太嚴肅了。」

「我有搞笑片啊?」

「搞笑片也打打殺殺的。」

「那看什麼?」

「要不.還是繼續看海賊王吧!」

塞巴斯笑了,「沒想到現在你這麼上癮了。」

幾個月前塞巴斯開始重新撿起初中時看的海賊王,剛開始他偷偷一個人在書房看,我每次進去他都立刻暫停,害羞地說「只是一個很幼稚的動漫」,說我肯定不會喜歡。但隨著我好奇心逐漸增強,我說服他跟我一起看兩集試試。結果一發不可收拾。現在爲了防止我因爲情緒激動而連看好幾集,我們規定一次最多只能看兩集,總共40分鐘。

吃完飯後,我坐在沙發左側。他坐到右邊,左臂搭在沙發背上,眼睛沒看電視,而是盯著我。我嘆了口氣,貼到他身邊。他立即開心地把我捲入懷中。

我看海賊王總是非常激動,每次重要時刻都抓緊塞巴斯的手臂。每次主要人物哭泣的時候,我的淚也應聲而下。有一次我哭的時候,塞巴斯說他一直都很羨慕我每次因爲劇情而哭。我問爲什麼。他說,

「你知道的。」

我繼續問, 「爲什麼?」

「因爲能看出你身心完全同步,情緒與外在感受相通。大腦里不存在任何阻礙。」

我把頭埋在他肚子上繼續任眼淚流。

他突然笑了。我推了推他,讓他解釋爲什麼笑。

他說,「我試想了一下你每次看一集海賊王經歷的情感動盪。你每天真的都感受到好多東西啊!」

我打了他肩膀一下。他笑的肚子都開始顫了。

看完了劇,塞巴斯掏出手機,在我旁邊規劃他睡覺前剩下的三個小時要做什麼事情。我忘記爲何,突然想到人會變老這件事。從明星努力的防止自己皮膚變皺,想到我自己也會衰老這個事實。又想到幾年前的自己覺得變老是幾個世紀之外的事,但現在卻突然覺得真實。人對時間的感受真的很奇怪。記得大一在宿舍里,室友睡了後在被子裡悶著哭的時候,覺得明天好像就是永遠。而現境安穩,竟好像對真實的永遠有了些概念。

我看了看身邊的塞巴斯。閉上眼睛,把頭靠在了他肩上。然後想到,我們在一起竟然快一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