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登之圍


白登之圍

2021-02-06 唐韻古玩城

白登之圍,是公元前200年(漢高祖七年)漢高祖劉邦被匈奴圍困於白登山(今山西省大同市東北馬鋪山)的事件。

劉邦

公元前201年(漢高祖六年),韓王信在大同地區造反叛亂,並勾結匈奴企圖攻打太原。漢高祖劉邦親自率領32萬大軍迎擊匈奴,先在銅輥(今山西沁縣)告捷,後來又乘勝追擊,直至樓煩(今山西寧武)一帶。時值寒冬天氣,天降大雪,劉邦不顧前哨探軍劉敬的勸解阻攔,輕敵冒進,直追到大同平城,結果中了匈奴誘兵之計。劉邦和他的先頭部隊,被圍困於平城白登山,達7天7夜,完全和主力部隊斷絕了聯繫。後來,劉邦採用陳平之計才得脫險。

秦漢之際,匈奴冒頓單于殺死其父頭曼單于,自立爲單于,並且東擊東胡,西攻月氏,南並樓煩、白羊河南王,統一了匈奴各部,逐漸強盛起來。秦末戰亂,由於無暇北顧,冒頓單于利用兵強馬壯的優勢,收復了蒙恬所奪的匈奴地及朝那(今寧夏回族自治區固原市東南)、膚施(今陝西省榆林市南魚河堡附近)等郡縣,直接威脅到中國北部的統治。

公元前202年(漢高祖五年),劉邦稱帝,大封諸侯,其中異姓諸侯王有七位,其中韓王信獲封國於潁川一帶,定都陽翟(今河南省禹州市)。陽翟地處中原腹地,劉邦認爲韓王信封地乃兵家必爭的戰略重地,擔心韓王信日後會構成威脅,便以防禦匈奴爲名,將韓王信封地遷至太原郡,以晉陽(今山西省太原市)爲都。

不久,韓王信上奏,說晉陽離邊疆太遠,不利於守御,請求將王都遷到更北方的馬邑(今朔州),得到劉邦批准。

韓王信與匈奴交戰,敗多勝少。公元前201年(漢高祖六年)秋季,冒頓單于親率軍隊,以10萬鐵騎圍攻馬邑,韓王信只得多次派使者與匈奴求和。

劉邦懷疑韓王信暗通匈奴,致書責備韓王信,韓王信擔心會被誅,便與匈奴約定共同攻漢,以馬邑之地請降。隨後韓王信與匈奴揮師南下,攻下太原郡。

前200年(漢高祖七年)冬季,漢高祖劉邦親率大軍,出征匈奴,同時鎮壓韓王信叛亂。隨行的主要謀士是陳平、婁敬,將領有樊噲、夏侯嬰、周勃等。

漢軍進入太原郡後,連連取勝,特別是銅鞮(今山西省沁縣一帶)一戰,大獲全勝,使韓王信軍隊遭到重大傷亡,其部下將領王喜被漢軍殺死,韓王信逃奔匈奴。韓王信的將領白土人曼丘臣、王黃等擁立戰國時趙國後代趙利爲王,聚集韓王信的殘兵敗將,準備再次與匈奴合謀攻漢。

冒頓單于派左、右賢王各帶兵一萬多騎與王黃等屯兵廣武(山西省代縣西南陽明堡鎮)以南至晉陽一帶,企圖阻擋漢軍北進。漢軍乘勝追擊,在晉陽打敗了韓王信與匈奴的聯軍,乘勝追至離石(今山西省呂梁市離石區),再次擊敗韓王信與匈奴的聯軍。匈奴再次在樓煩西北集結兵力,被漢騎兵部隊擊潰。

由於漢軍節節勝利,產生了麻痺輕敵的思想。劉邦到達晉陽後,聽說匈奴駐兵於代谷(今山西省繁峙縣至原平市一代),於是先派人偵察冒頓虛實。而冒頓將其精銳士兵、肥壯牛馬等隱藏起來,只顯露出年老弱小的士兵和瘦弱的牲畜,派去的使臣十餘批回來都說匈奴可以攻擊。劉邦派劉敬(婁敬)再去出使匈奴,他回來報告說:「兩國交兵,這時該炫耀顯示自己的長處才是。現在我去那裡,只看到瘦弱的牲畜和老弱的士兵,這一定是故意顯露自己的短處,而埋伏奇兵來爭取勝利。我以爲匈奴是不能攻打的。」這時漢朝軍隊已經越過了句注山,二十萬大軍已經出征。劉邦聽了劉敬的話非常惱怒,罵劉敬道:「齊國孬種!憑著兩片嘴撈得官做,現在竟敢胡言亂語阻礙我的大軍。」就用鐐銬把劉敬拘禁起來押在廣武縣,準備凱旋後進行處罰。

劉邦率輕騎先到達平城(今山西省大同市),此時漢朝大軍還未完全趕到。冒頓單于在白登山設下埋伏。劉邦帶領兵馬一進入包圍圈,冒頓單于馬上指揮40萬匈奴大軍,將劉邦的兵馬圍困在白登山,使漢軍內無糧草、外無援兵,不能相救。劉邦發現被包圍後,組織突圍,經過幾次激烈戰鬥,也沒有突圍出去。之後,冒頓率領騎兵從四面進行圍攻:匈奴騎兵西面的是清一色白馬,東面是一色青馬,北面是一色黑馬,南面是一色紅馬,企圖將漢軍衝散。結果,雙方損失很大,一直相持不下。匈奴圍困了七天七夜,也沒有占領白登。

漢軍在被圍了七天後,糧食也快吃完了,饑寒交迫,危在旦夕。陳平看到冒頓單于對新得的閼氏(單于的妻妾)十分寵愛,朝夕不離。這次在山下紮營,經常和閼氏一起騎馬出出進進,淺笑低語,情深意篤。於是陳平向劉邦獻計,想從閼氏身上打主意。劉邦採用陳平之計,派遣使臣,乘霧下山向閼氏獻上了許多的金銀珠寶。

於是閼氏就對冒頓單于說:「軍中得到消息說,漢朝有幾十萬大軍前來救援,只怕明天就會趕到了。」單于問:「有這樣的事?」閼氏回答說:「漢、匈兩主不應該互相逼迫得太厲害,現在漢朝皇帝被困在山上,漢人怎麼肯就此罷休?自然會拼命相救的。就算你打敗了他們,奪取了他們的城地,也可能會因水土不服,無法長住。萬一滅不了漢帝,等救兵一到,內外夾攻,那樣我們就不能共享安樂了。」冒頓單于問:「那怎麼辦呢?」閼氏說:「漢帝被圍了七天,軍中沒有什麼慌亂,想必是有神靈在相助,雖有危險但最終會平安無事的。你又何必違背天意?」冒頓單于本來與韓王信的部下王黃和趙利約定了會師的日期,但他們的軍隊沒有按時前來,冒頓單于懷疑他們同漢軍有勾結,就採納了閼氏的建議,打開包圍圈的一角,讓漢軍撤出。當天正值天氣出現大霧,漢軍拉滿弓安上箭,從已經解除包圍的一角慢慢地走出,才得以脫險。

「白登之圍」後,冒頓單于屢次違背漢朝與匈奴所訂立盟約,對邊界進行侵擾劫掠活動。劉邦盡斬先前進言匈奴可擊的十幾名使臣,並赦免劉敬,封爲關內侯,食祿兩千戶,號爲建信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