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式回顧抗美援朝抗美援朝工兵訪談


全景式回顧抗美援朝抗美援朝工兵訪談

2020-12-22 騰訊網

陳國新與戰友同朝鮮當地人民的合影陳國新參加抗美援朝時候的照片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由記者張剛翻拍陳國新翻看老照片回憶過去 記者張剛 攝 陳國新參軍時的照片□本報記者 江丹 實習生 乙藝

1956年,從朝鮮戰場回來的陳國新,穿著軍裝第一次回家探親。父親很高興,「兒子你參軍,家裡也光榮。」或許在那時,他的父親便已將他的軍旅故事當做這個家族的傳奇。抗美援朝時期,他和戰友們鑿山修路,潛水築橋,保障志願軍行軍無礙。參軍:報答共產黨,找解放軍有出路

82歲的陳國新到現在也沒有忘記,1949年,鄉親們扭著秧歌,唱著「解放區的天是明亮的天」,一路載歌載舞,感謝共產黨。他說,家裡是貧農,原來什麼都沒有。共產黨爲窮人打天下,陳國新家裡分到兩間瓦房和7畝5分地。

回憶入伍動機,陳國新說是爲了報答共產黨,但是往小了說也是爲給自己找條出路。彼時那位窮小子認定,在舊社會,像他這樣的人沒有出路可言的,但是跟著解放軍不一樣。1949年7月,17歲的陳國新參軍入伍。

1950年,抗美援朝開始,對一名戰士來說,能夠到朝鮮戰場上保家衛國,無上光榮。陳國新自願報名參加,於1951年4月作爲一名文化教員入朝。他回憶,一列火車載著他和其他志願軍戰士一路向北,在中轉處下車後,徒步行軍跨過鴨綠江。

陳國新說,爲了避免暴露目標,他們只能晚上行軍,一般是頭天下午五六點開始,第二天凌晨四五點結束,行程少則六七十里路,多則八九十里路。陳國新記得,第一個行軍夜晚,凌晨3點多鐘,部隊已經非常疲勞。突然,行軍前方出現很多照明彈。

「敵軍一丟一大片,天空亮得很。」陳國新說。

之前,他只是聽說過照明彈,真正見到的時候有些害怕,「好像就在眼前,很近。」但是到了後來,他就把照明彈當做家常便飯了,就是來炸彈也不緊張了。戰場:前腳撤,後腳炸彈就落下來了  陳國新說,文化教員的任務主要是開展文化教育工作,組織連隊文體活動。但在朝鮮戰場上,他是一名工兵,更多的是搶修工事,保障前線的志願軍行軍無礙。

據介紹,那時候,美軍將朝鮮的公路、橋樑作爲主要轟炸目標,以切斷交通運輸線。「公路上的一人一車,只要發現,都不放過。」陳國新說。他和戰友們的任務就是去搶修那些被炸毀的工事,有時候正修著,炸彈就扔下來了,他們就躲到附近的樹林中隱蔽起來。遭受敵機轟炸的次數多了,陳國新他們也就不在乎了。「有些輕敵。」陳國新說,但是很快就又被警醒了。

有一次,他們趁著落潮時候在西海岸構築工事。晚上八九點鐘,大家都休息了,連長突然要求緊急集合,躲避轟炸。陳國新慢騰騰地,被連長訓了一頓,因爲他前腳出來,炸彈後腳就落下來了。

當時,陳國新和戰友們手裡的工具就是鐵鍬、鐵杴,公路被炸斷,一個很深很大的坑,他們就一簸箕一簸箕地往裡填。如果橋樑被炸斷,遇到緊急情況,陳國新和戰友們就得「人扛橋」。通往三八線的德隅里大橋被炸毀,需要架新橋。陳國新他們就到山上伐木料,到河裡打樁。如果水淺,就都站在水裡,一個人扶著一個人打。如果水深,就一個人潛水裡,一個人在小船上。工程再難,也要結實,部隊的汽車要駛過去。如今,陳國新在電視裡看到那些新武器和新機器,常感慨,「太現代化了」。

陳國新回憶,1952年,美軍實行絞殺戰,集中飛機轟炸鐵路、公路,志願軍的後勤供應不上。陳國新和戰友們吃不飽飯,更吃不上蔬菜,一些戰友得了夜盲症,一到天黑就看不見,晚上集合點名的時候,他們就被其他戰友用棍子牽著摸索過去。爲了補充葉綠素,連隊發動戰士們去挖野菜,大伙兒都是農家出來的,認識啥菜能吃。他們還喝松汁,「松葉搗爛了,喝下去,好苦。」陳國新說。當時,他和戰友們就想,「有塊蘿蔔、白菜吃吃就好了。」朝鮮的冬天相當冷,零下二三十攝氏度,一些戰友的鼻子、耳朵都被凍沒了,「一碰就掉下來了」。

陳國新說,在每天緊張的戰爭環境裡,他們聊得最多的就是朝鮮戰場的形勢,但是條件有限,傳到那裡的消息總不那麼及時。得到停戰的消息時,他和戰友們正在一座山里打洞窟,以備存放武器彈藥和糧食之用。炸藥爆破後,陳國新和戰友們拿著釺子和大錘,一下一下地鑿,用簸箕把碎石搬出去,一天連續干十多個小時。陳國新回憶,得知停戰了,戰友們不約而同地從洞窟里跑出來,一路跑到山頂上,高喊萬歲,互相擁抱。1954年3月,陳國新和戰友們一起回國。

報名上朝鮮戰場的時候,陳國新並沒有跟家裡商量,到了朝鮮後,才通過一封在路上走了二十多天的書信知會家人。家人沒有反對,他們感謝共產黨,支持他參加志願軍。陳國新說,「當時大家報名,是準備死的,沒有這種準備,不敢來朝鮮。」1956年,陳國新穿著軍裝第一次回家,父親高興,對他說,「兒子你參軍,家裡也光榮。」

(濟南愛國擁軍促進會盧勤虎對此文亦有貢獻)

—— 分享新聞,還能獲得積分兌換好禮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