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人物:林文龍另一扇視窗


星人物:林文龍另一扇視窗

2020-12-22 娛樂一條

林文龍表示沒有一個人是100分的,也沒有一個人能駕馭完所有工作,「但我會盡我的100%能力,去做好我應該做的事。」

他是港劇《不懂撒嬌的女人》裡的文念深,也是《再創世紀》的高哲,但在現實生活里,52歲的林文龍不做港劇里的商業高層,反而毅然接受挑戰出任亞視副總裁,最近還以亞視高層身份「踩場」,破天荒爲無線宣傳他主演的新劇《那些我愛過的人》。問林文龍是否那種一旦接下重任,就要求自己做到100分的人?他說,「是的,我自我要求很高,除非我不答應你,一旦答應了,就會全力做到最好。」

原來,他覺得亞視副總裁這機會來得正是時候,「今天的我還有能力、精神去挑戰,如果再過10年8年,我未必有這能耐去把握。」提到去年底聽到他將出任亞視副總裁的驚訝時,他饒有興味的問說,「怎樣?你怎樣看?」我說,大馬媒體還是希望他能做得有聲有色。全程嚴肅的他眉心頓時舒展開來,「哈哈!那就代表我是有希望的。」所以他想當未來的電視大亨?他則誠惶誠恐表示,「快別這麼說。」

打開林文龍的演藝經驗,只覺精彩。他1987年參加超級新星選舉而加入TVB無線電視,曾是「太陽之子」之一,曾轉投亞洲電視後又回到無線電視,與郭可盈戲假情真並在2004年結婚,2008年離開到中國拍劇,2012年轉投香港電視(HKTV)網絡,2016年以自由身重返TVB拍攝該台首部4K電視劇《不懂撒嬌的女人》,去年12月獲邀擔任亞洲電視副總裁,並於今年1月正式上任。

問他這次接下亞視副總裁職位,可曾考慮良多?「是有深思熟慮過的。我在這演藝圈超過30年,但我一路以來的專業是拍戲。雖然我早幾年有投資過電影,在製作上有過某程度的參與,但和這次答應接任副總裁是完全兩回事。」

問他在HKTV那段時間學到了什麼?他表示,那時的做法很反傳統,也和TVB完全不同。「以前TVB高層開會說要開一部記者的劇,就叫編劇去寫,但你寫武打劇厲害,不代表你會寫時裝職場劇。在之前,他們會告訴你,你應該做什麼。但HKTV會讓你有創作空間,讓你自己去想一個能發揮到你小宇宙的題材。」

當然,戲劇出來的成績好與壞要成正比,「如果我給你空間,你做不好,下次未必有發言權。但某程度上來,這反傳統是好的,只是需要磨合期。如果這創作人有一定的經驗和資歷,適當的放手給他創作,才會有新的元素出來。但對方如果是一張白紙也無所謂,即使是比較新的思維但沒實戰經驗,也可以給他某些方向。把兩者融合去實行,也是我需要去消化的。」

林文龍1987年出道至今,座右銘是「認真做好每件事,尊重自己也尊重別人。」

在商言商對投資者負責

林文龍曾投資和主演2015年電影《我們停戰吧!》,台前幕後大多爲HKTV電視劇《夜班》的班底。電影在海外多個影展獲得27項大獎,他也憑電影奪得3個美國影展的最佳或傑出男主角殊榮。問他未來有投資拍電影的計劃嗎?在商言商的他表示,「電影和電視劇是兩個不同的世界,這段時間,老闆叫我及放手去創作一些我認爲有素質的東西,不要太擔心其他的事,但我坐得這個位子,就得對投資者有責任。」

說到新加坡導演梁志強出任亞洲電視旗下亞洲心動娛樂全球總裁,問他之前知道梁志強這人嗎?他老實招認,「其實香港人對馬新市場不太認識,始終不同地方都有屬於自己風格的演藝人員。」他表示,以前香港某類型的片種受歡迎,但演變到今天已不一樣,「所以很多東西要大家坦誠的坐下來溝通,談清楚方向和分工應該怎樣做。」

從懵懂到有承擔

林文龍1987年出道至今曾遊走於香港多個電視台,也曾到中國拍劇,問他會怎樣爲自己的事業分階段?他表示自己20歲參加超級新星選舉出道,「那時的青春期,什麼都不會,跌跌撞撞,撞到一頭都是血,小朋友嘛,無論人際關係或工作上都不會處理,焦頭爛額,走了很多冤枉路。」

後來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他表示自己還沒拍完這部劇,就已知道自己下一部拍什麼。「很多東西沒了消化的過程,也不享受,就像是一部機器,你給我劇本,我不是照拍咯,沒太多時間去沉澱,但工作即使不間斷,賺的錢卻不多。」

雖然他後來賺的錢多了,有機會選擇劇本,但他認爲演員始終是被動的。「人家不找你,你就沒機會拍這部戲,當你接拍時,又干預不到劇本上的創作,有不合理的東西也很難去調節,所以這過程中也有矛盾的掙扎。」他指自己不再是年輕小伙子,「不同階段在不同公司有不同的人事,現在是比較實在的自己,也能選擇自己想走的路。」

問他覺得自己的人生代表作是什麼?希望大家以後怎樣記取他?他笑說,「沒什麼希望,我很Casual的。無論是30年來一直在幕前的我,或者是如今轉做幕後的我,希望讓大家知道林文龍是在工作上有承擔的一個人。」而他出道至今的座右銘則是,「認真做好每件事,尊重自己也尊重別人。」

林文龍表示運作電視台涉及很多架構上的東西,「我會吸收有質素的團隊和創作人,跟有心想做出一番成績的人,一起做好這件事。」

奶爸聊女兒笑容可掬

曾在IG看到林文龍帶女兒去看BLACKPINK演唱會的帖文,讓他被網民稱讚「Super Daddy」。問他覺得自己是個怎樣的爸爸?他笑說,「問心一句,如果我有這樣的爸爸 ,我會很開心。」他表示不是自誇,而是覺得自己盡了做爸爸應該做的事。「能力範圍做到的,我都會做,不是只說金錢上面,而是自由和所有空間,雖然我依然還有待改善的地方。」

林文龍和郭可盈1995年拍攝《萬里長情》時結情緣,2004年結婚並在2010年誕下女兒林天若(Tania)。他雖然在訪問中較少談及太太和女兒,但被問到有關女兒的事時,臉上不自禁多了笑容。林文龍說過女兒很自律,很喜歡上學,在學校還考獲獎學金,問他覺得女兒這點像誰?他表示,「像我,因爲我真的很自律。」

他早在女兒出生時就放慢拍戲腳步,還說過以後女兒出國讀書,兩夫妻會跟她一起出國生活,這想法依然存在嗎?他表示現在當然不可能丟下副總裁工作陪女兒去念書。「現在不行而已,但未來不知道的嘛!這是責任和承諾上的東西,如果能在亞視做出成績才功成身退,某程度來說,我也會有很大的滿足感。」

6月初破天荒以《那些我愛過的人》男主角身分與黃翠如一起爲這部TVB新劇宣傳,還字字珠璣主導整個發布會,又率先打開亞視大門,表明歡迎跟不同娛樂平台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