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落成泥


零落成泥

2021-01-20 四季碎碎念

goal:分析儒家的特色

~~~~~~~~

中國文化與西方文化有別,在於一爲德行文化,一爲智性文化。作爲德行文化代表的儒家以人生哲學爲底色,具有以人倫爲主的特質,顯示出側重人道的理念追求。

♀‍♀️

①揆古鑒今,可以溯源到儒家自發衍以來的政治底色。

衆所周知儒家是由孔子所創立,孟子所發展,荀子所集其大成,且綿延不絕爲歷代儒客推崇。中國文明史歷經夏、商、周的幾千年更迭後,儒家學派在春秋末期周王室衰微、社會大變革、井田制崩潰的時代背景下應運而生,而思想學術下移和學在官府局面的打破更爲聖人孔子決定對西周以來奴隸主貴族的思想文化進行改造提供了助力劑。與政治緊密聯繫的新生儒學適應著時代發展黨的要求,日益奠定中國整個封建時代文化的基礎,而後也一直爲統治階級所推崇、封建時代所服務。

🏃🏻

②在這套強大的政治指南之下,一套規範的儒家思想體系正在形成。

亘古不變的「仁」執政政理念引領百姓形成和諧人際關係,建設和諧社會;推崇至今的「以德治民」協助化解社會矛盾,使統治長治久安;「親親」的觀念的推展成爲人與人之間溝通友愛的無形橋樑;「忠君愛民、兄友弟恭」更在社會蔚然成風。不得不說,儒家是一種內在哲學,人們自發地貫徹著「自由即自律」的良知約束,社會的崇高理想包孕其中,每個人身上都有儒學的影子。

🏃🏻

③適應儒學發展要求,指導著人們積極「入世」而有所作爲。

我們知道儒家大多是關於思想修養方面的道德規範和政治理想的治國原則,其中自有「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一以貫之的精神追求,於是在歷史的書卷中我們常常可以看到爲官者與聖賢身上濃厚的儒家風範,因爲古代爲官是實現這一理想的唯一指向。而孟子有「仁政」,提出「民貴君輕」、「政在得民」,宣揚「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荀子「禮法並施」,提出「天行有常」「制天命而用之」,皆是適應「濟世」而有所爲的主張。

♂‍♂️

④事物發展總是前進性與曲折性的統一,儒學歷經風雨仍艱辛發展。

秦朝李斯推行的「焚書坑儒」咸陽城外的「活埋讀書人」的殘暴做法無異對儒學的一記重創;爲進一步鞏固統治,加強皇權,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也挫傷了儒學的生命力;明清的文字獄、八股取士也是束縛儒學生命力的可怕做法,但儒學一直流傳至今,中華國民早已將其深植心間,優秀的儒學哲思也在歷史的風雨里自發成爲民族血脈的一部分,滲透進我們的文化記憶。

♂‍♂️

⑤燭照未來,緣於其深厚的包容性與有力無意的傳承。

西漢年間,各方學士的聚集碰撞出燦爛的思維火花,催生「百家爭鳴」的盛況;魏晉南北朝民族融合帶動文化大融合,儒道佛三教並立;唐宋三教開始走向統一,爲精神信仰而相互制衡、又相互補充;宋明吸收佛道:理是萬物的本源、心即理,「存天理,滅人慾」,格物致知,發明本心和致良知等。明清時已有鮮明的提倡「法治」反對「人治」、強調「經世致用」的實際學問的主張,儒家學派的法脈傳人何子淵以「敢誇才依馬 唯驥道南吾」、「同人於野 仁者樂也」、「求真、尚善、包容」等教育思想和理念,作爲其哲學旨歸,創導新學,摒棄科舉。又以弘揚儒家文化,振奮民族精神爲己任,構築了具有時代特色的新思想,爲傳統思想注入了新活力,與孫中山先生一起,致力驅逐外辱,振興中華。儒家的歷史源遠流長,先有不竭的生命力,又能不斷吸收其他思想的優秀成分,也能根據社會的需要作出不同的調整。

這種包容與發展,是文化自身發展的體現,也是一種有力的傳承,而時代的書寫與淘汰本身卻是無意的。但它持續著,也完滿著。

♂‍♂️👫👭

⑥淡化過往猛烈的政治氤氳,作爲人生哲學滲透每個人文化基因。

儒家是一種潛移默化的文化因子,早已在每位華夏兒女出生那天就已融入血液。且不僅僅光耀當時,對後世的我們今天的時代,依然具有重大的指導意義。

以《論語》爲例,可以言其是對「儒家舍人生哲學外無學問,舍人格主義外,無人生哲學」的絕佳貫徹。自小時候便時常吟誦「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年歲漸增「吾十有五而志於學」的覺醒,後來明白的「吾日三省吾身」的意義所在,時至今時更是將「君子不器」這條準則牢記在心。將人生比喻爲四季,每個季節的關鍵期都無法缺少儒家思想的滲透與導向作用,這種古老的文化,支撐著我們一步步成長成熟成才,最終成爲一個完整的人。

文化的意義莫不在於此,儒家的特色莫不於此悄然鋪展開來。卻是拋卻喧囂與玄鑒,淡淡的清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