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的鳳凰還是鳳凰


落魄的鳳凰還是鳳凰

2020-10-31 浮萍寄清水

小妹, 妳把91歲的母親照顧的這麼靈犀,我該跪下雙腿,獻上一束玫瑰。母親生體不適時,妳用土藥方或食療醫好,讓母親勉遭藥物副作用的侵擾。母親年歲大了,有時會發牢騷,妳會忍讓、溫暖、疏導。這麼多年,無論是閒遊國內,還是遠遊國外,我內心永遠安寧,極少牽掛母親。不是不孝,而是內心有依靠。1987年妳高考受挫,一病不起。父親說,我期望的人中之「鳳」,被上帝懲罰到精神地獄。我安慰父親:不能否定她階段性的人中之「鳳」。教過她數學的蔡報文老師說,廣鳳是他教過的最好的學生,她的班主任說,如果不是脆弱了,能考一個很好的學校。父親說,結局是悲哀的。我想告慰父親:真理與現實是,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會有轉機,前提是調動自己內在的動力,外加周圍親情的助力、良知、擔當。如今小妹在生命長河中,積極向上的精神力量,用心照顧母親非常立體和豐滿的行爲,打動了我們。她所做的一切證明了:只要努力,人可以在絕望中重生!一個經歷艱險的亞健康的人,也可以閃爍她的「孝順老人」的光茫,落魄的鳳凰還是鳳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