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你-陳匡怡


喜歡你-陳匡怡

2021-02-09 胥臾

最近雨多,我也還執著的抽時間往市區跑,決心嘗不同家的咖啡。

疫情之下,工作與學業接連動盪,周圍人的焦慮成了很日常的情緒,越是這樣的時候,才更需要穩定的狀態,別急著下決定,生活經驗告訴我。

陳匡怡上條微博的更新時間停在去年11月生日當天,她可能怎麼也想不到海峽的另一頭,一個內地女生對她念念不忘,長達十年之久。

社交軟體上她能展現的信息太過稀少與單薄,可煩悶的時候,我還是執著翻看她的動態,消除不安。

病毒帶來的陰影早滲透進大衆的生活,網絡世界半生不熟的聲音持續存在。理智、信仰、愛都變得有點奢侈和玩味。

我跟付媽媽上個月底通了認識五年來的第一次電話,她在電話里給了我很多信息、思考與建議。語音通話的另一頭有人牽掛你,你也牽掛她,是劑良藥。

陳匡怡從疫情開始到現在是怎麼度過的雖然無從得知,但在這個世上,儘管她不認識我,卻仍然是我很關心的人。

雨沒有停,從困住的咖啡館往窗外望,街上焦慮的情緒在雨中洗刷和蔓延開。

付媽媽提到認識的中文老師在國外支教猝然長逝的故事,開始以爲是簡單的感冒,結果是瘧原蟲上腦施救無效。

哪一份死亡不讓人悲痛,高以翔、劉真、雪莉、羅霈穎、科比和小鬼…影視劇裡面對劫難的反應是失真的,生命會有這麼從容不迫嗎。

普通人面對恐懼會害怕,粗口急臉,挺過去了或許才有動人故事來粉飾。

付媽媽是我的女神,聰慧的,溫柔的,居家的,獨立的女人。媽媽從小不怎麼在我身邊,於是我就使勁想像關於女性的美好形象。

付媽媽就比我大幾歲,但她之於我,就是大地母親的堅韌包容。我多麼渺小,有幸在漢辦培訓的時候,目睹她上課的風采和姿態。

如果我教書,一定要教成她的那個樣子。想像的自我重要性,帶著一股自我催眠和心理鼓勵讓我生機盎然的上了一次次課。

我肯定是在每次上課的狀態里都和付媽媽成功對接,我因擁有這一點自信的幻想而立足在每一場課堂里。

終於不下雨了,付媽媽在我倆語音聊天的最後,還是講了她一地雞毛的事,我沒有覺得她的形象在我心裡有減分。

好多人會因爲害怕暴露自己,會擔心言多必失,會覺得自己愛的人無法接受自己糟糕的那面而離開,我不是,至少我身邊的「真善美」們都不會這樣。

反而因爲這些脆弱和殘忍,我才覺得有了神性,神無處不在,在裂縫中穿行,心柔者才能看到她。

我執著的愛著陳匡怡,如果她跟我喜歡的另一個混血台妹張榕容一樣紅,對自己的事業多一點企圖心,或許我能在網絡上看到她更多的訪談和影像資料。

但她做不到誒,她帶給我的是安靜、清冷和秩序感,這麼多年不痛不癢,讓我的生活在想起她的時候充滿詩意,已經夠了。

無需更多,只她一張倔強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