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嫂累死在救災一線(圖)


警嫂累死在救災一線(圖)

2021-01-19 央視網

專題:四川汶川大地震

  震災發生以來,民警唐勇軍和妻子在各自崗位全力抗震救災,同在一個城市卻僅見過兩次面,更令人痛惜的是--妻子累死在救災一線。

  

  痛失愛妻,心力交瘁的唐勇軍昏厥在地,六歲的女兒親吻爸爸滿是淚水的臉龐。陳榮 攝

  5月20日,連續抗災180多小時的四川省綿陽市公安局涪城分局民警唐勇軍遭受到巨大打擊,年僅32歲的妻子、共產黨員齊羽病逝在福利院的抗災工作崗位上。悲音傳來,唐勇軍不禁苦淚長流。自從地震發生後,唐勇軍在派出所連續作戰,只和妻子見過兩次面。他怎麼也沒想到,妻子會在這個時候突然累倒離去,連一句訣別的話也來不及對他講。

  地震突來,病妻擔起工作、家庭雙重重擔

  地震使綿陽城區遭受破壞。涪城分局民警全部投入到抗震救災第一線,加班加點執行抗災的各項任務。從部隊轉業到小浮橋派出所的社區民警、共產黨員唐勇軍向所領導主動請命,投身到維護轄區社會秩序、巡邏執勤、服務災民的各項任務中。

  「所里人少任務重,我這段時間都回不了家,餘震不斷,家裡你要多操心。」唐勇軍給妻子齊羽打電話說。齊羽身患心臟病,自己在綿陽市福利院的工作繁忙,但爲了家中六歲的女兒,更爲了丈夫熱愛的公安事業,柔弱的齊羽沒有怨言,毅然擔起了福利院工作和照顧家庭的雙重重擔。

  「你那裡情況現在怎麼樣?身體還好嗎?你身體不好,要注意休息,也要按時吃藥。」在執勤間隙,唐勇軍總是要擠出時間和妻子聊上幾句,相互關心鼓勵。唐勇軍告訴記者:「我和妻子感情非常好。雖然她身體不好,但她看我派出所工作太忙,回家後她從不讓我幹什麼活。」唐勇軍的眼眶又紅了,「昨天我岳父從老家趕來後,我在家裡竟然找不到枕頭。昨晚我特意請假在家陪岳父睡,今天早上起牀後,看到沒有愛人的家,我的心裡特別不是滋味。」

  抗震救災,夫妻雙雙譜寫愛民曲

  地震災害發生以後,唐勇軍一直忙於南河體育中心災民安置點維持秩序、轄區治安巡邏等工作,他還在巡邏中查獲兩名盜竊犯罪嫌疑人、一名搶奪犯罪嫌疑人。爲了安撫城區羣衆的情緒,唐勇軍熱情而仔細地爲轄區羣衆宣傳抗震救災知識,幫助羣衆搭建帳篷,運送抗災物資。一個星期以來,綿陽城區已安置災民三萬多人,維護秩序的公安民警已經嚴重透支著身體,但沒有一個人下戰場。「我多上一會兒班,災區羣衆的安全感就會多一分。」樸實的唐勇軍沒有什麼驚天的豪言壯語,太累了,他就在車上打個盹兒;嗓子啞了,喝口水繼續戰鬥。

  妻子齊羽所在的福利院本來就照顧了180多位孤寡老人和兒童,災害發生後,福利院又安置了從北川重災區轉來的20多位孤寡老人和兒童。要強的齊羽雖然身體不是很好,但看到福利院裡安置的許多災區的孤寡老人和兒童,她心裡難受,主動要求多干工作,每天很早就去撫慰這些受到沉重創傷的老人和兒童,晚上也是很晚才回家。

  於是,夫妻通過電話商量,把女兒送到了唐勇軍的妹妹家裡,請妹妹照顧孩子。這樣,夫妻兩個人都全身心地投入抗震救災工作。自抗震救災以來,同在一座城市的夫妻倆只能每天用電話報個平安,期間僅匆匆見過兩次面。

  因爲唐勇軍的妹妹也有孩子,長時間帶兩個孩子很累,於是,夫妻倆通過電話商量,決定21日把女兒飛機託運到吉林的姥姥家。5月20日10點多,唐勇軍訂好了孩子的機票給妻子送去。誰也沒有意識到這竟是永訣。唐勇軍匆匆把票交給妻子,說了聲:「自己好好保重啊!小心餘震。」沒有想到,兩個小時後,就接到妻子單位打來電話,說齊羽病倒了。

  唐勇軍立刻趕到福利院。然而,這時的齊羽已經永遠閉上了眼睛。

  特殊祭奠,我來完成你未竟的事業

  一邊是瞬間痛失愛妻的巨大悲痛,一邊是維護災區秩序、重建家園的重大責任,堅強的唐勇軍沒有倒下。在醫院裡,唐勇軍一遍又一遍地輕喚著齊羽的名字,儘管齊羽再也不能睜開眼睛回答。「你的戰鬥也是我的戰鬥,你的愛心就是我的愛心。」唐勇軍在心裡一遍又一遍地對愛妻默念著。

  安頓好齊羽的後事後,唐勇軍婉言謝絕了所領導讓他休息的建議,於當日下午2點多又回到了工作崗位上。他說:「今天是我值班。」這一刻,唐勇軍已將齊羽未完成的心愿和災區所有人的心愿緊緊地聯繫在一起。

  截至發稿時,唐勇軍託付在妹妹家的女兒唐琪還不知道,她已經永遠失去了疼愛她的媽媽。六歲的唐琪告訴記者:媽媽住院了,爸爸愛哭。(王自然)

  

責編:張仁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