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昕芸、柏邦妮、田沅 | 《白兔子,紅兔子》,一場未知的戲劇遊戲


李昕芸、柏邦妮、田沅 | 《白兔子,紅兔子》,一場未知的戲劇遊戲

2021-02-10 大麥戲劇

策展人•說

關 於 兔 子 的 那 些 事

大家好,我是中間劇場藝術總監滿頂,也是本輪戲劇演出《白兔子,紅兔子》的策展人。

這是一個伊朗作者南星·蘇雷曼波爾創作的戲劇作品,作者本人因爲拒絕服兵役而被沒收護照。因此他本人無法離開自己的國家,在這樣的背景下他創作了《白兔子,紅兔子》。表演者在演出之前不可以獲知演出內容,因此演出沒有排練並且每一位表演者只能有一次表演機會。這個作品在世界各地演出的時候需要採用當地的語言,所以本次是中文版本的演出。在我看來作者並不是爲了噱頭制定了這些規則,而是通過這樣的方式能夠讓作品在他本人不在場的情況下,最大限度地還原他的想法。而每一位不同的表演者,不同的場地,不同的觀衆又組成了每一次完全不同的演出。

這個作品對於表演者是一種極大的挑戰,他們需要在朗讀文字的同時做出反應。區別於傳統已經排演好的作品,《白兔子,紅兔子》的表演者和觀衆幾乎是同時知道接下來內容,充滿了很多未知。正因爲如此,尋找到合適的表演者來參與是非常困難的事情。非常幸運,去年在楊婷導演的策展下順利完成了六場演出。也是中文版本第一次的亮相,在第一場阿雅的演出之前,我們都無法想像演出和觀衆的反應會是如何,作品從無到有的過程是尤其困難的。

隨後我們帶著兔子去過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邀請了當代藝術家參與;去過澳門城市藝術節,邀請了粵語表演者參與;也去過阿那亞的孤獨圖書館,在海邊進行了演出。 

作者本人在柏林經紀人的幫助下已經順利離開伊朗,也創作了一個新的作品《南星》。作者本人也會在11月15-18日將新作品親自帶到北京。很榮幸這次能夠邀請到四位優秀的表演者在作者到來之前再次呈現《白兔子,紅兔子》。本次演出爲了呈現作品中的親密觀演關係,將在中間劇場舞台上重新搭建臨時觀衆席,觀衆與表演者將同時在舞台上完成這個作品。

10月27日 張若昀先生剛剛完成戲劇作品《三姐妹等待戈多》的演出,將挑戰這個有趣的作品。

11月3日,三位女性跨領域創作者:李昕芸、柏邦妮、田沅將帶來三場演出,我很期待這三位在同一天能夠帶來多麼不同的呈現。通過微信擲骰子的方式也決定了她們三位的出場順序。 

希望觀衆在看演出的時候,能夠獲得一些有趣的思考。

本輪策展人 滿頂

白兔子,紅兔子白兔子,紅兔子白兔子,紅兔子白兔子,紅兔子

中間劇場出品 vol.6

表演者/場次:

李昕芸 11月3日14:30


北京廣播學院表演系                              演員            編劇     導演                     首部電影作品《看上去很美》                                           首部編劇作品《達達》                                              首部電影導演作品《龍蝦刑警》                                                                                    首部網劇導演《高能醫少》      參與《南山南》        《卡西莫多的禮物》                            音樂錄影帶MV作品拍攝                                                                             

柏邦妮 11月3日17:00

                       青年編劇      作家                       偶爾去《奇葩說》客串辯手           體型說明一切的資深吃貨                                                                                                                                                                          北京電影學院      從旁聽生到MFA                參與無數影視項目    最後拍出來的是這些:電視劇《新紅樓夢》    電影《花木蘭》     《壞姐姐之拆婚聯盟》                                               紙上戀愛經驗豐富                       於是成了真人秀《我們相愛吧》1到3季的「幕後軍師」總策劃                                                                                                                                            唯一和戲劇相關的經歷,大概是2012年《北京我愛你》                                                                   

田沅 11月3日19:30

曾出演《蝴蝶》     《黃金時代》                                        第24屆香港金像獎最佳新人                                                                                        16歲                 「跳房子」樂隊主唱           專輯《A Wish-ful Way》    《田園》              出版小說《斑馬森林》          《雙生水莽》     《一豆七蔻》                                                                                                                                                                                                 近期攜導演作品二度登上湖南衛視《幻樂之城》                             並以演員的身份登上浙江衛視《我就是演員》                      

本周六(11月3日),李昕芸、柏邦妮、田沅三位女性表演者將在同一天的三個時間段分別迎接《白兔子,紅兔子》的挑戰。這三位表演者都在不同的創作領域有所涉獵,而周六她們都將以演員的身份走上舞台。演出前簡單的對談,讓我們更清楚地了解她們。

     《白兔子,紅兔子》女性創作者系列


滿頂vs柏邦妮            

歡迎你們來觀看                

一個女人的痛苦絕望和欲望。                   

滿頂: 目前爲止對這個作品有多少了解?

柏邦妮:基本上完全不了解。是我經紀人拼命的推薦,因爲她也是我很多年的好朋友,我還非常喜歡戲劇,反正她跟我說以她人格擔保,覺得我演了一定特別不後悔,就強烈推薦我來的。

滿頂:都已經用人格擔保,所以完全是因爲一個這樣的一個信任關係來演出。所以目前有對這個作品有一些想像嗎?

柏邦妮:沒有,但我比較害怕,但是會想一下,到底要上台幹嘛?說什麼?會是什麼樣子的?

現在好像更糟糕了。     

     那時候是很誠實地把自己生命中特別的體驗、

  最真實的一個感受迫不及待地去寫出來。

滿頂:但是據我了解,你之前是寫過戲劇作品。我覺得可以先聊聊之前那個戲劇作品,當時是怎麼創作的?因爲我也看過那個作品,我個人覺得切入點還是很喜歡的。可能就是我覺得那個時候時代不好,後來就被禁了。(《北京,我愛你》)

柏邦妮:現在好像更糟糕了。

滿頂:看怎麼定義更糟糕。當時是怎樣的出發點,或者切入點去寫這個故事? 

柏邦妮:製作人找到我,說希望寫一個是關於在地鐵上的故事。我們就聊到,我說那寫一個電車癡漢怎麼樣,他說好,我說如果再有一個女癡漢是更好的,就這麼簡單 。

滿頂:在寫戲劇劇本的時候,我覺得跟影視劇本有什麼樣的差別?

柏邦妮:我理解中我覺得其實戲劇劇本重要的不是故事,重要的是那個詩意。影視更多的是故事,還有生活,沒有生活質感,很難讓大家看下去。而另一個最大差別在於,戲劇沒有辦法藉助任何外力。沒有布景、沒有光影、沒有後期剪輯、沒有特寫等等。而影視有很多技術、手法可以去幫助你製造一個真實的幻境。但是戲劇就是赤裸裸地去拷問這個東西本身有沒有內核,是不是很凝鍊,是不是非常動人。

滿頂:那當時在創作《北京,我愛你》中的片段時,你有比較強的表達的衝動。

柏邦妮:對,因爲那年我的個人生活有特別大的變化。那個作品關於情慾,突然好像自己的釋放得到了特別大的滿足。當時我在微博上面給大家推薦這個作品,我說「以前我寫的誠實但不成熟;也許有一天我終將寫得成熟而不誠實;但現在的我寫的既誠實又成熟,歡迎你們來觀看一個女人的痛苦絕望和欲望。」那時候是很誠實地把自己生命中特別的體驗、最真實的一個感受迫不及待地去寫出來。

           我記得現場有人覺得被冒犯了、有人哭了

我覺得一個戲我很滿意它是這個樣子,                 

我覺得很理想。  

      

滿頂:那你覺得過去的這些年在回過頭來看這個作品,會有一些不同嗎?

柏邦妮:我覺得挺好,還是誠實又成熟,而且無怨無悔。我覺得好過很多人寫的戲,雖然我不是戲劇學院的,沒有受過一點點戲劇舞台的教育,也根本就沒有受過這方面的訓練,但我覺得的確很好。

滿頂:我覺得觀察的視角非常有意思,它反射出來一個人如何在一種情境下去尋找到自己被需要的一種感覺,我覺得還挺有意思的。

柏邦妮:我記得現場有人退場覺得被冒犯了、有的人哭了、有的人說牛逼。我覺得一個戲我很滿意它是這個樣子,我覺得很理想。

我不是一個職業辯手。          

      我選擇站在我相信的那一方,

          一般辯手可能會選比較容易贏的那一方。

滿頂:後來你有去《奇葩說》錄過幾次節目,所以我覺得那個其實也算是在台上的表演經驗了。

柏邦妮:對,算是一種舞台經驗。它比較像說相聲,我覺得就是它還不算表演,因爲你演的不是別人。因爲奇葩說是一個特別強壓的一個節目,每個人上去都是劍拔弩張,大家都是拼死一搏那個狀態,壓力特別大。所以在那個時候,我更多的是要有一個信念,就是要守住自己。因爲我看到好多人在這種強壓下有點變形了。我是一個比較謹慎的人,不希望自己表現出那個樣子,或呈現出最後那個我不是我。後來整個節目做下來,我還是我自己、沒有變形、表達的觀點也沒有討好的成分、沒有爲了贏一定要去講的話術,我覺得是我很真誠的表達,也是我真實的思考,我覺得就夠了。

滿頂:在奇葩說的時候像那些觀點和論點,正方或反方你會選擇去站在某一方嗎?就是有自己比較堅守的一種價值觀?

柏邦妮:我選擇站在我相信的那一方。一般辯手可能會選比較容易贏的那一方,而我不是一個職業辯手,我不要求我自己立於辯論的不敗之地,我只求我做我自己最真實的表達,所以我雖然覺得這個題目我那方是贏面比較小的,但我還是要講這個,可能價值觀太正了。

       我對自己沒有太多的期待,

我不是幹這個的,             

破罐子破摔。     

滿頂:但是《白兔子,紅兔子》這個作品,其實是作者給了一個劇本,有一個比較完整的作品結構,會給到很多的束縛。這一次我覺得三位表演者都是跨界的,大家其實都是個性很強,但是接受了一個相對是有束縛的,而且有很強烈規則的一個作品,這個會不會有一些衝突?

柏邦妮:我不知道。我覺得我也沒有太多恐懼,就是我雖然是很害怕,我又不是幹這個的,我對自己沒有太多的期待,如果我現在是編劇,同台競技壓力就很大了,就是演員,我不是幹這個的,破罐子破摔。我還準備就是搞點酒,上去喝一喝,就這樣了。

滿頂:之前的表演者也有帶一整瓶酒上場,整個全程就喝完了。演出前,我們會把三個人叫到一起發導演給的指令,就有點像劇本使用說明書。

柏邦妮:真的很有意思。

滿頂:對,所以就是其實壓力挺大的,因爲你一邊看一邊把劇本讀出來,一共29頁。

柏邦妮:這還是太容易了,這對寫劇本的來說算啥。你要讓我去演有肢體表演,我真的不行,因爲我肢體很笨拙,那你讓我讀劇本,我心裡就是放鬆了。

滿頂:你怎麼知道劇本里就沒有肢體表演。

柏邦妮:也是。不過29頁劇本太輕鬆了,這麼長的劇本,它的東西越多你發揮的就容易了,明白了。 

滿頂:感覺我洩露了一些比較好的消息給你,結果拿到劇本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柏邦妮:哈哈,好吧。

我喜歡寫跟性和情色有關的東西,        

             好像這就是我比較喜歡的一個主題,

  有時候也寫關於兩個人情慾巨大的痛苦。

滿頂:有大概總結過自己比較喜歡的戲劇類型?

柏邦妮:因爲我個人特別喜歡寫跟性和情色有關的東西。好像這就是我比較喜歡的一個主題,有時候也寫關於兩個人情慾巨大的痛苦。

滿頂:有想過爲什麼非常關注這個方面?

柏邦妮:我這個人覺得這就是我生活的主題、祕密、重要的一個部分。前兩年看一個戲叫《百年酒館》,特別有意思。一個酒館開了100年了,是兄弟倆開的,其中一個人是個混蛋,他在他老婆懷孕的時候,把老婆妹妹搞大肚子了,兩個孩子同時出生,後來妻離子散。前妻在若干年後來找他,傾訴她的經歷。她嫁了一個老公,她對她的公公有性慾,她公公已經六七十歲了。她講那種性慾的感覺,演的太好了,又羞愧又興奮又回味。但是如果當寫到電視劇這樣的一個面對大衆的作品的時候,會對這方面表達會有很大的限制。現在創作環境就是非常的不理想,我覺得我應該在國外寫av啊、寫桃色、情色電影什麼的,要在國外的話我就會幹這個工作。

滿頂:但是如果這樣長期的創作一直是有比較大的控制和壓抑,會不會覺得非常難過?這樣會不會逐漸的就是表達的熱情會被澆滅?因爲如果說這方面的作品沒有辦法去表達你真實想要表達的東西,那你用什麼樣的其他的途徑去表達這些?

柏邦妮:你會寫一些自己很不太想寫的東西,你也知道這東西比較low,但是它賺錢你就去寫,隔一段時間可能會想去寫一點自己真正想寫的東西。

        有的時候你願意站在中間,

  拉扯下這個世界,

有的時候你放自己一馬,    

在一個小地方偏安一隅舒服一下.        

     


滿頂:你的作品看待生活的方式和視角一直很特別,我很喜歡。

柏邦妮:我看了《包法利夫人》我覺得很有意思,因爲它是有一個,擱在當下你也能在身邊找到熟悉人物的作品。她嚮往的是一種稍微高級一點的生活。

滿頂:她認爲跟自己匹配的生活。

柏邦妮:對,然而她的現實生活確實非常無聊、乏味。你很難說服她,這真的是一個好生活。所以說我覺得這個作品太有當下性了。好多女孩上上抖音,她覺得我也能過那種小生活,我也想當幾分鐘的小明星,爲了買點奢侈品的去裸貸。從1萬塊很快到3萬到5萬,還不上,對方就會說你願不願意再發一段手淫的視頻給我,慢慢就會變成賣淫,然後這個女孩就陷入了很大麻煩中。很多女孩跟我求助,發微信說借我錢,我覺得這就是現在的包法利夫人。

滿頂:那不就應該把它呈現出來給大家看嗎?

柏邦妮:我覺得這個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你日常的生活,有沒有當下人的那種感受。只要你睜開眼睛看到外面世界哀鴻遍野,有的時候你願意站在中間,拉扯下這個世界,有的時候你放自己一馬,在一個小地方偏安一隅舒服一下, 我們就在這種反覆的拉扯之中。 

滿頂:太魔幻。因爲我們做戲劇的經常去國外,但是一方面說做這種戲劇文化,如果脫離自己母體文化來做,其實不成立的。我不可能作爲一個中國人在英國做一個中國戲劇,我覺得這不科學。所以在這點上我還挺佩服伊朗作家,他作爲一個中東人,在歐洲、歐美那麼強勢的一種文化狀況下,他創作了一個作品,在強勢的歐美的語境中發出了一個聲音。

柏邦妮:很期待。

     《白兔子,紅兔子》女性創作者系列


滿頂vs田沅            

即興說不定能有奇妙的東西產生。             

關於話劇

滿頂:這是第一次登上話劇舞台嗎?

田沅:昨天剛錄完《一本好書》算是蹭了一次舞台,正式上話劇舞台,這是第一次了。

滿頂:平時喜歡看戲嗎?會有比較關注的作品嗎?

田沅:平時我自己做導演,還是看影視作品比較多,話劇舞台一直都是我敬畏而不敢靠近的。影視會給創作者完全不一樣的空間,有更多的『空隙』可以進入角色並打磨,然而話劇是要用全部的能量貫串,很奇妙。去年看《如夢之夢》讓我很感動,完全沉浸其中,而且感受到了演員和觀衆之間微妙的能量傳遞。說實話,我對話劇並沒有足夠的關注和了解,但現在越來越感興趣。

 

          即興說不定能有奇妙的東西產生

是上天給的東西,             

沒有『演』的成分      

【關於《白兔子,紅兔子》】

滿頂:爲什麼會選擇《白兔子,紅兔子》?

田沅:刺激,有未知的樂趣。

滿頂:《白兔子,紅兔子》由於特殊的規則性,演出前沒有劇本、沒有導演、沒有排練.你現在內心感覺如何?

田沅:我覺得即興說不定能有奇妙的東西產生,之前我在山下學堂學習了一段時間,有幾次即興的練習真的讓我很難忘,是在一個瞬間,整個人物以及與其相關的時間灌入了我的身體,是上天給的東西,沒有『演』的成分,太享受這個過程。所以,這次就是緊張,但接受這種緊張,完全開放,看能接受和給出什麼。

滿頂:對這樣一個「神祕」的演出做什麼預設嗎?有什麼期待嗎?

田沅:我對自己好奇,因爲台上只有我一個人,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以及觀衆會接受到什麼。

 

兔子聽上去就很女性啊          

 

                      女性其實更包容、

                               更有韌性、更神祕。

【關於女性創作者系列】

滿頂:這次的《白兔子,紅兔子》是我們策劃的一個女性創作者系列,覺得從女性視角出發會有不同的詮釋嗎?

田沅:兔子聽上去就很女性啊。紅白也會讓我有很多聯想,兩種顏色就好像兩種女性,或者一個女性的兩面。

滿頂:包括在平時的創作思考中,怎麼看待女性創作者這個身份呢?

田沅:曾經在剛坐導演的時候,總在『證明』一些東西,比如說,我也可以像男人一樣扛很重的機器,我也可以很懂鏡頭、自己剪輯……但現在覺得,那其實挺幼稚的,總是把性別看作一種障礙,而沒有去愛和善用自己的性別。女性其實更包容、更有韌性、更神祕,爲何不去開發自己更不同的一面呢?

滿頂:同天演出的有李昕芸和柏邦妮,會對她們的有一些好奇嗎?

田沅:兩位我都很欣賞,可惜我排到最後演,沒法看她們啊!

      這種提升,

 

並不會扼殺特色,          

雖然在一開始的時候很掙扎。             

 

【關於自己】

滿頂:您的作品,無論是唱歌、寫作、還是表演,這些角色和作品都給人非常深刻強烈的印象,但這些年從幕前轉至幕後,很好奇鏡頭後面的田沅。

田沅:前幾年,我拍的大部分都是廣告,MV,fashion film之類的東西,很炫酷,很美。

但我漸漸發現自己遠離了故事,遠離了人物,都是在截取瞬間,就像延伸了的平面攝影。更可怕的是,大部分時間都在忙碌之中消耗了,我也失去了自己,自己寫的歌也一直沒有做,想寫的故事也久久沒能成型。

所以今年,我其實更希望回歸到創作的核心,所以做音樂,自己演戲,做好玩的事情。

鏡頭後的我可能有些無趣吧,比較工作狂。

滿頂:覺得做演員、歌手、導演分別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呢?

田沅:都是技巧與感受之間的平衡,創作的時候我們都需要技巧,但技巧只能提供一個空間讓你去釋放感受。

比如唱歌,今年我有跟一個聲樂老師學習,一開始的時候很困惑,因爲技巧改變了我唱歌的方式,讓我很難受。我用了一段時間,從整個身體上理解了老師所傳遞的發聲方法,整個身心接受並能自如地運用了,唱歌就會有所提升。但這種提升,並不會扼殺特色,雖然在一開始的時候很掙扎。

演員、歌手、導演都一樣,都需要有很多技巧,但只要技巧被身心都接受,並能熟練駕馭的時候,才不會扼殺感受。

滿頂:作爲一名藝術工作者,特別是一個跨領域創作者,創作能量的來源都是什麼呢?

田沅:來自對自我的認同,以及對宇宙的好奇。

      《白兔子,紅兔子》女性創作者系列

滿頂vs李昕芸            

我是一個很喜歡真心話大冒險的人                 

 

滿頂:目前對《白兔子,紅兔子》有多少了解?如何做出參與演出這個決定呢?

李昕芸:一點了解都沒有!我被告訴有一個戲劇作品,完全沒有排練的時間,需要靠演員個人的即興發揮。我首先確認了一下我的時間沒有問題,所以毫不猶豫的就參加了。去年,我因爲檔期的問題拒絕了一個戲劇作品的邀演,感到很遺憾。我非常好奇會是一個什麼樣的遊戲,因爲我特別愛玩類似於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完全未知,不知道別人會給到一個什麼樣的指令,也不知道我應該用什麼樣的反應去完成,我就覺得是一個好玩的事兒,也沒想那麼多,恰好我覺得這時間也OK,就玩一次。

滿頂:有沒有做過一些預設。

李昕芸:沒有,我從來不給自己做預設。當我看到邀請簡訊的時候,想都沒想,第一瞬間覺得要參加。不過隨著日子慢慢臨近,有一點小小的擔憂。

滿頂:那是不是現在有一種上了賊船下不去的感覺?

李昕芸:其實也沒有,我在思考作品爲什麼起名叫《白兔子,紅兔子》?我猜想是不是就像一場奇遇,或者是像愛麗絲一樣去冒險抓兔子。我想了很多的可能性,實在不行我就端杯茶和觀衆聊天。

第43屆台灣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      

  


                    張元導演作品《看上去很美》

         李昕芸飾演唐老師

滿頂:這場表演對於演員來說是挺難的。因爲一邊要讀,一邊要反應,一邊要表演,同時有很多事情在發生。有後悔過這個選擇嗎?

李昕芸:我不後悔,我做事一般很少會覺得後悔。 我覺得那麼好玩的一個遊戲,我能夠加入到其中,我挺開心的。

滿頂:這是您從學校畢業之後到現在的第一個舞台作品?

李昕芸:還真是。我上大學那會兒,班上一共24個人。每個人交表演作業的時候,我基本上都會願意參演,我是很愛舞台表演的。後來因爲接觸電影,我和舞台就越來越遠,但自己還是保持經常去劇場看戲的習慣。因爲我覺得從劇作或者是從表演來說的話,舞台才是最直接的一門表現藝術。影視和舞台是兩種不同的製作和表現方法。影視是可以重複的,可以看完監視器過後再修正的。但是舞台只給你一次機會,這一批觀衆看到的就是你這一次的呈現,錯了就是錯,就是遺憾。

滿頂:那您平時會比較喜歡哪種類型的舞台作品?

李昕芸:我覺得不管是什麼樣的藝術,最重要是創作者在記錄今天他的所思所想,包括今天這個世界上的那種人類思想的共性。

滿頂:您現在身份已經不局限是演員了,同時還做導演和編劇。

李昕芸:對的,自從做了幕後,我已經有差不多三年沒演戲了。

滿頂:是覺得幕後創作對您來說更有熱情嗎?

李昕芸: 覺得這樣可以更好地去表達一些自己想要去表達的東西。不是說演員不可以表達,但是演員必須要按照角色的設定去表達。演員服務的第一個觀衆其實是導演,導演的喜好決定了演員很多的方式方法,但是做幕後,編劇或者導演的想像力就相對豐富一點。

                 「舞台只給你一次機會,

這一批觀衆看到的就是你這一次的呈現,          

錯了就是錯,就是遺憾。」    

滿頂:2007年《達達》這部作品,您就已經參與編劇的工作,而且是好幾個編劇共同創作完成的。 兩位編劇還都親自參與演出,您的創作習慣是什麼樣的呢?

李昕芸:每一個階段作品都還是不太一樣。《達達》創作的時候還是更尊重導演的審美。但是現在自己做導演和編劇的時候,就更自由一些。剛剛畢業當演員的時候,是一個完全被動的被選擇的姿態。到慢慢地走到一個你可以去說話,你說話開始有一定的信服力的時候,可以去說我想做什麼的時候,這是一個成長的過程,我覺得這個過程特別好。這也是爲什麼我想來參演這個戲,未知感讓我可以在舞台上根據我拿到的東西去表達,而不用去遵守某種排練中既定的創作。

李昕芸參與編劇作品       


                             張元導演作品《達達》

                  李昕芸飾演達達

滿頂:今年有一部您的作品上了院線,面對的觀衆就多了,意見和評論自然也多,會很在意嗎?

李昕芸:我會在意的。但首先我覺得創作是一個過程,我一直會提醒自己如果這樣其實可以更好。但是真是拍攝的時候,有太多的部門需要協調、太多的突發狀況、時間問題、資金問題。只能在第二部如何去規避第一部曾經遇到的狀況?因爲我還要再繼續往前走,還有很多想要去創作去表達的一些故事,所以不管是什麼聲音,它就是一個警示。因爲觀衆不會說假話。

滿頂:這個我比較理解,戲劇、電影其實都是一個團隊的藝術,導演只是最終的決策者。不過這些工種還是有比較明顯的差異。尤其像演員是相對比較台前的一個工作,說的世俗一點,演員比較容易紅。 在觀衆熟知度上來說,新導演會演員在後面,有沒有覺得可惜呢?

李昕芸:我轉做幕後的時候,恰好是演員行業市場在飆升的時候。不過我也不看中這些,好像從來跟我沒有什麼太多關係。我從大學畢業過後沒有簽過公司,也沒有簽過任何經紀人,一直都是保持一個很獨立的狀態。過去演戲比較多的時候,也沒有自己掏過一分錢去做宣傳。因爲我並不是爲了想去賺一筆快錢,還是真心地熱衷於表達的事業。自己對得起自己,就不用去爭那些其他。

   王千源、袁姍姍、劉樺、周雲鵬、沈騰主演

李昕芸導演作品                            
《龍蝦刑警》                    

滿頂:從您的創作整個時間上來說,不算是一個特別高產的創作者。但當下是個快速的社會,這方面對你來說是有壓力的嗎?

李昕芸:壓力挺大,但也能接受。因爲其實我在生活上面也沒有說太高的那種欲望或者要求。普通人怎麼過日子,我就可以怎麼過日子。作品宣傳的時候,看上去是挺光鮮的,但是平時該騎自行車就騎自行車,該幹嘛就幹嘛。

滿頂:所以您比較享受這種平常的生活。

李昕芸:我覺得生活就應該平常,但是並不意味著你在過平常生活的時候,你就不是在高調的做人。還是需要慢慢地去建立自己的世界觀和價值觀。

滿頂:那麼隨著生活狀態的變化,表達的東西會有所變化嗎?更關注什麼樣的話題呢?

李昕芸:電影和電視劇我都做,雖然兩者不一樣,但初衷沒有太大變化,都是在關心人。電視劇方面,日本的行業劇很多,我覺得一個好的電視劇應該是對某一個社會的羣體是有幫助的。揭示一些這個行業的灰色地帶,或者說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這些其實是對整個社會的一個推動。這也是我之前做《高能醫少》的原因,所以在電視劇方面,我還是會立志於做行業劇的方向,我肯定不會去做討好觀衆的那種。

滿頂:所謂搞笑作品嗎?

李昕芸:我覺得搞笑或者是偶像明星,顏值都是爲了輔助更多的人可以走進去看,而不是說我以顏值搞笑爲核心。爲什麼做這個故事的出發點是最重要的。其他無非是包裝好看一點,讓更多的人來看得到。

沈騰監製喜劇《高能醫少》              

                  李昕芸導演

                           主演作品

滿頂:在導演這個崗位上,其實還是男性占比較多的比例。那您覺得在創作的時候,作爲一個女性,會在視角上有什麼不同?有特別放一些女性視角嗎?

李昕芸:我沒有,但我現在會反思這一點,因爲我覺得有可能是我刻意在迴避這個問題。所以我的作品裡面很少看到女性視角的東西,都偏男性化,也不像是女導演拍。

滿頂:之前是爲了迴避這個身份標籤嗎?

李昕芸:可能潛意識裡邊有,或者可能是我本身就沒有那麼想去拍女人的東西。因爲我其實身邊全是男的。我的生活作息就跟一般的女孩不太一樣。但是我覺得女性導演在把握細膩的情感上有優勢,所以我也準備把這個東西要端出來。比如今年劉若英導演的那部作品就挺細膩的,我覺得很好。但不是說我必須要去拍一個特別細膩的愛情電影。但是我覺得每個電影裡面感情線都很重要。所以我也在反思,《龍蝦刑警》裡邊本應該是可以做一條愛情線索的。可能是我自己潛意識的問題,或者說我過去對這個東西不是特別在意。

   「我雖然外表可能是一個女孩,

           但內心裡邊住了一個小男孩.」

「如果我拍女性題材的電影,       

我會非常想拍女性復仇的那種感覺。」                 

滿頂:那其實演員導演編劇三個工作都有涉獵,那當您在做導演的時候會對表演和編劇有特別強勢的介入嗎?

李昕芸:會比較多介入編劇,因爲我一般都是自己寫故事,然後找更了解這個行業的編劇一起合作,比如《高能醫少》合作的編劇就是同濟大學醫學院畢業的,一起做加法。我下一個作品會考慮監獄題材的作品,也需要找了解這個行業的編劇一起合作。

滿頂:我發現您選擇的行業劇都非常的男性,從醫院到監獄。

李昕芸:我不覺得說男人和女人分別很大,有生理上的男女,還有心理上面的男女。我雖然外表可能是一個女孩,但內心裡邊住了一個小男孩,所以我的關注點就沒有放在那個苦情或者那種女性的失敗裡邊。如果我拍女性題材的電影,我會非常想拍女性復仇的那種感覺。

滿頂:那在演員方面,作爲導演的時候會比較強勢地介入嗎?

李昕芸:我在創作劇本的時候,就會想像需要什麼樣類型的演員來演。我自己做過演員,我知道演員是一個特別脆弱的生物羣。演員需要給到強大的自信和信念感,導演還是應該多鼓勵和幫助。

釜山國際電影節「亞洲電影之窗」單元入圍之作          

        李昕芸飾演馮雪輝

                         孫亮導演作品《判我有罪》

 

滿頂:也有看到您自導自演的作品,在這個過程中如何觀察自己呢?

李昕芸:那個太累了!那個作品我其實一開始只是計劃做好出品和製片,我要好好演這個角色的。但是開拍一個禮拜之後,導演疑似肺結核沒法繼續工作了,我實在沒有辦法才接替的導演工作。一開始,他白天拍攝晚上輸液,我晚上拍攝。但後來整個劇組都開始打噴嚏,他很擔心是自己傳染的,就離開了去醫院了,我就自己硬著頭皮上了。

滿頂: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李昕芸:不會再做這麼冒險的事情。因爲那個時候沒有辦法,是責任。那會我一邊在這邊看監視器,下一個鏡頭是輪到我,妝都沒來得及畫就要衝過去演,其實是對角色的不負責任。

滿頂:所以您是覺得導演和演員在同一個作品中很難兼顧?

李昕芸:除非有足夠的時間和特別好的執行導演。比如說:演一條,回來再看一條,我的關注點是在看自己的表演,還是在看所有在這個畫面里存在的人的表演?因爲人是很自私的動物,看這個畫面的時候,會控制不住先看自己。但是如果規避這個自戀的傾向,就比如說我就規避了,我就專門看別人的,但是就把自己給忽略了,自己也是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存在。其實很難,所以我覺得姜文他們還是很厲害的。

滿頂:他拍電影周期也長,好幾年出一部。

李昕芸:對,拍攝周期也長。如果有更多的時間,我可以看看這個,多思考一點,但是現在年輕導演還有拍攝周期和其他的一些壓力,所以我覺得先不要考慮自導自演了。

                「不會再做這麼冒險的事情。

「自私就是維護自己內心裏面               

最想要的那個東西。」       

滿頂:那您創作的這些作品中,您覺得基本上都按照之前設想大的方向呈現出來的嗎?有沒有一些出入比較大的。

李昕芸:當然會有。

滿頂:覺得是驚喜還是遺憾?

李昕芸:遺憾多一些。因爲自己在做導演的時候,沒有那麼自私。後來人家告訴我一句話說,一般一個好導演是需要非常自私的。

滿頂:怎麼定義這種自私,感覺是個褒義詞。

李昕芸:自私就是維護自己內心裏面最想要的那個東西,但我往往有的時候可能希望讓其他的工作人員舒服一點,就會有一些退讓。

滿頂:創作之外,日常生活中的閒暇時光,您都幹些什麼呢?

李昕芸:做飯!做飯是很解壓的,而且特別適合換腦子,是一個特別有邏輯的工作。需要提前計劃,今天想吃什麼?這些配菜都會有什麼?然後想做什麼味道?想想今天是誰來吃?然後準備幾個菜怎麼搭配?一點一點地洗菜切菜做菜,是一個完整的過程。

「這個戲會是一個純語言的戲嗎?                          

「希望通過這次演出找回一些做演員的壓迫感,

                                             雖然只有一天。」

李昕芸:我還想問一個點,這個戲會是一個純語言的戲嗎?

滿頂:劇本里都是文字,我只能這麼告訴你。

李昕芸:太壞了。劇本裡邊除了文字還能是什麼?還是樂譜嗎?

滿頂:沒有圖片,沒有樂譜,所以不用唱歌。

 

李昕芸:我覺得我闊別演員這個身份太久了,希望通過這次演出找回一些做演員的壓迫感,雖然只有一天。所以我第一個出場,結束之後是可以看另外兩位表演者的對吧?

滿頂:是的,你可以看她們,她們不能看你的。

李昕芸:好,我會去看的,但其實在看的時候,對劇本的理解又會多一些,會有很多遺憾。

滿頂:這不就是人生嗎?

 

李昕芸:那我要想一想去不去看。能帶什麼東西上台嗎?

滿頂:都可以,也可以帶酒,放鬆一下。

 

李昕芸:燒烤呢,擼著串演?

滿頂:也可以。作爲第一個表演者,您有什麼想對另外兩位表演者說的嗎?

李昕芸:我覺得我們三個肯定完全不一樣,邦妮是屬於女學者型的,但是她很可愛,她肯定是婉婉道來非常有說服力的一個靈魂,田沅肯定是在我們三個裡邊最壓場和最酷的,我是挺喜歡她特別冷的那個勁兒的。還能說什麼,反正就三個人, 掄起袖子上唄!

張若昀場演後評論

10月27日 19:30

張若昀場!說實話比我看的上一場的那個話劇好看 小衆的劇 千人千面 不同的人飾演想必會帶有自己的思想 張演員是還原了Nassim先生想要傳遞的信息的 飾演者千人千面 觀衆也是衆多個哈姆雷特 但總是收穫了你需要的一些東西那就夠了 給張演員打call!

@Valerie

 

2018.10.27 with張若昀,作家與觀衆的對話讓我又找回喜歡寫作的理由,過去造就未來,未來影響過去,張若昀依舊是喜歡舞台享受舞台的狀態,希望今晚的演出能在觀衆和他的心裡都留下美好的回憶。

@Hot Pink 

 

2018.10.27張若昀場。話劇本身是一個作者在場與缺席的哲學遊戲,暗含著集權和集體無意識的政治命題,實驗其實亦是對戲劇這一藝術形式本體虛無與真實的思辨。張若昀的有梗有趣有才爲話劇附加了很多個人魅力,這場演員和影迷共同創造的話劇在特定的時空之下成爲獨一無二的、不可複製的體驗。感謝工作人員,感謝張演員,帶給我們如此珍貴而幸福的回憶。

@栗子

 

張若昀場。第一次見人把心理學實驗寫成劇本,創意本身與故事內容值四顆星。張若昀沒有大動劇本的骨架只是抖了不少小機靈,但也必須承認他確實可愛也有很好的節奏感算是很均衡的好演員,以及其本身的明星光環與粉絲效應確實爲原作帶來了一種全新的語境,很有趣。

@Dr.Ray 

重複規則

你必須了解到的

這是一個規則嚴密的戲劇遊戲,需要表演者和觀看者都遵守一個最重要的核心原則——請不要嘗試在演出開始之前了解任何和「演出內容」有關的信息!而如果你看過前五次演出,請繼續保守祕密直到            。

作品由伊朗作家南星·蘇雷曼波爾(Nassim Soleimanpour)創作。由於作者因拒絕服兵役而北沒收護照無法出境。隨後他開始將作品發往世界各地,希望當地的劇院進行製作演出,從而實現他的作品的「巡演」。

每一場表演必須由不同的表演者來完成,每一位表演者必須在表演開始前48小時內拿到指令,進行準備。不允許表演者在表演前閱讀劇本或者觀看此劇,也不建議由任何方式得知此劇的內容。

沒有排練,沒有指導,每一位表演者只演出一次。劇本將被封存在一個信封里,等待表演者在登台前將它拆開。

此項目得到 AURORA NOVA Berlin 授權,以及 PERFORMANCE INFINITY London 製作支持

購票/觀演

演出票價 320元/場/張

場次/表演者

11月03日14:30李昕芸

11月03日17:00柏邦妮

11月03日19:30田

點擊閱讀原文購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