苯教的歷史和苯教寺院


苯教的歷史和苯教寺院

2021-02-13 多麥旅遊

苯教作爲藏族本土宗教是藏族傳統文化的主要組成部分。苯教把本派的發展歷史概括爲兩個階段,即司巴苯教(srid pai bon)和雍仲苯教(kyung drung bon)。司巴苯教主要講述世界形成之初分爲有界白色之神和無界黑色魔部,以及神、人、鬼的出現,進而講述他們後裔的歷史,因此,被稱爲司巴苯教,也叫做世續苯教和黑水司巴苯教。司巴苯教作爲一種民間信仰,在甘肅藏區的民間廣爲流傳。止貢贊普時期的滅苯事件被迫部分苯教徒來到安多地區,把苯教經典作爲伏藏埋在安多迭部地區的者噶廈果神山(brag dkar bya rgod)和木日僧格宗神山。其後吐蕃軍旅中的隨軍苯教巫師,舉行各種苯教儀式,祭祀戰神激勵士氣,這些苯教巫師被稱爲「萊塢(levu)」和「阿尼」,各種習俗至今還保留在甘肅藏區的一些邊緣地帶。早期的萊塢主要從事祭祀山神和龍神、祈福消災的宗教活動,萊塢被稱爲原始苯教的活化石。「萊塢」分爲「司巴萊塢」和「貢布萊塢」,以及「苯波萊塢」和「班底萊塢」。主要行使上敬天神,中淨竈神,下伏鬼怪的職責,從事打卦、歷算、垛術、招魂、招福、解穢、施醫、驅鬼等活動。民間保存有大量的萊塢經書,其內容是祭祀戰神和山神,解穢等。這種司巴苯教主要分布在甘肅藏區及其周邊區域。

司巴苯教後來被雍仲苯教所取代。按苯教傳統的說法,辛饒米吾對原始的司巴苯教進行改革後創立了雍仲苯教,雍仲苯教是高度佛教化了的苯教。佛教作爲一種外來宗教,最終得以在藏地立足。佛教在發展過程中吸收了大量苯教的東西,如將苯教的神祇吸收爲自己的護法神,採用苯教的煨桑祭祀方式等。由於佛教的盛行,苯教處境堪憂,要在藏區生存下去,就必須進行改革,以適應新的環境,苯教也吸取了佛教的東西。佛教和苯教在長期的發展過程中,既相互鬥爭,又相互借鑑,吸收了彼此的內容。這就出現了史書中所謂的「具曲(sgyur bon)」和「具苯(sgyur chos)」現象,苯教徒和佛教徒互相指責對方篡改經典。「具苯」,即佛教徒宣稱苯教徒篡改了佛經。針對佛教徒的指責,苯教徒針鋒相對的提出了「具曲」,認爲是佛教徒篡改了苯教的經文。這一說法雖然有些牽強,但是佛教經典中的垛術、食子、招魂、招福、煨桑等宗教習俗均來自苯教。自辛欽魯噶於公元1017年從措阿扎嘎(也有稱爲哲倉)挖掘出苯教伏藏以後,開始了雍仲苯教的後弘期,這些伏藏的內容成了後來苯教大藏經的核心部分。佛教徒指責辛欽魯噶篡改了佛教經文,苯教徒則認爲這些經文來源於「伏藏」。最早在甘肅藏區傳播雍仲苯教的是辛欽魯噶的弟子們,尤其是後來的十八希欽、安多三聖者、雍仲七部等在甘肅藏區傳法布道,修建了衆多寺院。

苯教寺院分布在全藏區,根據有關統計數據,目前恢復的苯教寺院在西藏有92座(其中昌都地區54座、那曲地區28座、日喀則地區6座、林芝地區2座、拉薩和阿里各有一座。),四川84座(其中甘孜43座,阿壩40座,涼山1座),青海31座,甘肅7座,全藏區共有苯教寺院214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