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6


2046

2021-02-08 不太重要的人間記錄

*非專業的幼稚影評之作業記錄*

壹 / 故事大綱

在2046年,有一輛列車開往2046,而據說,在永恆不變的2046,人們能找回自己失去的記憶…

1966年,周慕雲從新加坡回到香港,在新加坡的時候,他遇到了另一個蘇麗珍,並認爲自己愛上了她,這次,他想帶蘇麗珍一起走,蘇拒絕了周。回香港之後,當時香港正值混亂,他在一個公寓長租,爲報社工作,爲謀生,他開始寫了很多寫浮誇和色情的內容。過起逢場作戲,酒醉金迷的日子。

12月14日,他遇到了之前在新加坡的朋友lulu,但是lulu並不相認。lulu讓周講了很多以前的事情,並帶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周先離開了。但看到她的房間號碼:2046。幾天後周慕雲來還房間鑰匙,卻聽得房東說這裡之前住的MiMi已經搬走了。於是周想租了下來,因爲2046要裝修,先住進了2047,卻得知了原來MiMi在那天晚上被當時男友殺死了。

住在2047,周很常聽到隔壁王老闆的大女兒在咿呀的念著日語,是她有個日本男朋友,回到日本前,想要帶王小姐一起走,王小姐無法應允。而他們的感情因爲王先生的反對無疾而終。王先生有兩個女兒,小女兒常溜進周慕雲的房裡偷酒喝,最後和別人私奔了,大女兒和一直日本人藕斷絲連,甚至住進醫院。後來一段時間裡香港動亂,周慕雲乘這個機會閉關寫起了一個叫做「2046」的未來故事,他把在2046現實寫進了虛幻的2046小說里,裡面講述未來人的故事,是情愛故事,也上演著LuLu在愛中契而不舍的悲劇。

後來周慕雲沒有住進2046,2046住進了一個女人:白玲。聖誕節的那天晚上周陪著她度過失戀的夜晚,感情升溫後,他們度過了一段快活的日子。他對白玲是逢場作戲,白玲卻愛上了周。後來白玲離開了,周回歸了自己的生活。同樣,周也將白玲寫進了2046。後來,王小姐回來了。周慕雲幫她和她的日本男友通起了信,王小姐幫他當起了槍手,而這段時間,周卻覺得自己喜歡上了王小姐。於是,他開始寫起了「2047」。一篇開始主角是他男友,周卻寫成了他自己的故事。

「2047」里,描述的是卻是一輛離開2046的火車。但在這輛列車上,主角愛上了火車上的機器人,主角想要在機器人身上找尋答案,這個機器人反應卻很慢,她無法給出答案,而嘗試到最後,主角明白有些情況下,答案並不是得不到,而是她不想給,而他唯一的選擇只有放棄。

又是聖誕節的時候,周慕雲請王小姐吃飯,問了她男朋友的事,他知道王小姐沒有放下她男朋友。所以,他把王小姐帶回報館讓她和她的男朋友通了電話。後來,王小姐隻身就去了日本,而周慕雲將自己寫的「2047」送給了王小姐。過陣子,房東也興高采烈的,他跟周慕雲說,他的大女兒要結婚了,自己要去日本,而小女兒也回來了。他替大女兒轉達周慕雲,希望周慕雲可以修改「2047」的結局,因爲太悲慘了。周慕雲回去試了很久,但卻無能爲力。他認爲,能改成開心的結局的機會,在他的時間裡,已經過去了。他想到了lulu的故事——只要自己不放棄,就永遠都有機會是主角。

又過了一年多,白玲找上了周慕雲,這是他們時隔這麼久第一次見面,在之前她們一起過聖誕節的餐廳。她說朋友被抓了,請周做擔保人。而她也打算去新加坡了。但白玲一直都沒能忘了周慕雲,說她去年聖誕節的時候還來過這裡。

周慕雲很感慨,因爲他1969聖誕節的時候去新加坡找蘇麗珍了。可惜卻沒有找到她。周是在1963年的時候和蘇麗珍相遇的,那個時候因爲她常帶著黑手套,賭技高超,所以大家都叫她「黑蜘蛛」。而周慕雲去賭場卻輸光了所有回香港的錢,黑蜘蛛幫助了他。周慕雲很感激,他得知了她的名字叫「蘇麗珍」,與他之前喜歡上的一個人同名。他和這個蘇麗珍說了很多與過去蘇麗珍的故事。然後,他想要了解這個蘇麗珍的過去,蘇麗珍用賭大小的遊戲婉拒了他。1966年,周慕雲想要帶蘇麗珍一起回香港,但無疾而終…

周慕雲又在同間餐廳和白玲碰面,白玲給了周慕雲一大筆錢,說是還周幫她買的機票。說了一通錢的來歷後,結帳時,她藉口離開,故意留給周一沓她攢下來的,每次周慕雲來找她都會給她的十塊錢。周慕雲一張一張地結了帳。送白玲回了家,白玲請求他留下來。周慕雲走了,他依舊沒有回頭。

而他,很長一段時間都停留在那輛開向未來「2046」的列車,找尋他心中的記憶…

貮/ 重要角色塑造

周慕雲:

「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周擁有著在《花樣年華》的故事篇章中潮濕的記憶,周慕雲外表看起來紳士儒雅,與眾人相處融洽,也有一羣不錯的朋友。但他的內心世界其實是非常孤獨的。人物設定裡周慕雲作家這個身分也可以暗暗表露他的內心世界、並且他輾轉於公寓租房,漂泊無定,尋求酒肉之歡中,體現他其實也是一隻無法落腳的小鳥。他雖然平時紙醉金迷,但孤獨感卻總是在節日爆發,導演在時間線上分別交代了三個聖誕夜的事情,同時也側面反映他的社會關係,他擁有的是一羣酒肉朋友,而逢場作戲是對現實的妥協。電影裡有他「偷窺」的鏡頭代表他心中的潮濕與陰暗的慾望,偷窺的洞也與樹洞、祕密相互呼應。而他同時也能夠與現實世界妥協,並且遊刃有餘的過著「大眾」的生活,從一開始為了生活,寫起低俗故事開始,但其實社會中的男男女女又何嘗不是如此…

蘇麗珍:

同樣,《2046》的蘇麗珍也有著一段潮濕的記憶,她是在《阿飛正傳》中愛著小旭卻無法和他在一起的阿珍。她和周慕雲一樣擁有著一段放不下的過去記憶。在《2046》中,她出現的篇幅很少,但她卻是推動劇情發展的重要角色,她是一個有故事的女人,她的身上同樣有王家衛強調的孤獨性。從她混跡賭場、永遠戴著一個黑手套、化名黑蜘蛛可以看出來,她和周慕雲是屬於同一種特性的人,而她屬於《2046》的原因是她和周一樣一直在追尋自己心中那段已經過去的記憶,而這段記憶也將成為祕密。而同樣蘇麗珍也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拒絕。從她們剛認識的時候,蘇主動幫周,可以看出她和周之間有著對對方同樣的吸引和感情,但是她比周更明白這些是什麼,而最後,她選擇了的是拒絕和離開。而追尋——拒絕/被拒絕——離開找尋自己,也是《2046》裡面每一個人的故事。


白玲:

白玲在《2046》裡面是非常與眾不同的,她是作為非常一個鮮明的角色和其他人形成了某種對比,而生活中也恰恰有著這樣的一羣人。她風塵豔麗、潑辣、倔強、敢愛敢恨,有強烈的佔有慾,在外人眼裡高傲不可一世,但在愛的人面前卻卑如塵埃。她起初是不愛周慕雲的,但她被當時男友的背叛,她也因為孤獨和周走到了一起。但是在這樣一場身心交換,逢場作戲的感情遊戲,女人還是最終輸給了男人。她愛上周慕雲,但這場愛卻是獨角戲。她在周慕雲在2046小說裡出現的樣子,是被愛的鐵網吊了起來,卻只留獨自一人的暗淡神傷。她的倔強與報復,最終傷害的卻是自己。她卑微的祈求,但是得到的終究是背影。她「作」,作是為了讓自己心死的藉口,於是在第三個年頭,決定去新加坡前,還是沒能忘記周慕雲,但是她也不得不重新開始被再次拒絕後的生活。而這場飛行,也正是一場迷幻的「2046」。

王靖雯:

如果說白玲是與眾不同,那王小姐在這場劇中就是「特別的人」,她遲鈍,文靜,鮮少社交,但卻有著豐富的內心世界。她同《花樣年華》的蘇麗珍一樣喜歡看武俠小說。而其中她抱給周一堆厚厚的小說其實也隱喻她鮮少出門,而長居家中的精神世界。她拒絕了日本男朋友後,卻遲鈍地在房間裡踱步念著日語「好啊」「我跟你一起走啊」,而這對偷窺者周慕雲而言,這恰是她吸引他的特點。而王小姐在周慕雲的小說裡,飾演的是一個因為時間而變得遲鈍的機器人。她的愛人一直想要找尋她的答案。但她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總是遲鈍的,給出回應。王小姐與周慕雲是惺惺相惜,因為他們都喜歡武俠小說,他們都孤獨但有一個豐富的內心世界,以及思念一個無法在一起的人。周慕雲卻對王小姐產生了感情。而王小姐,最終選擇去回答和追尋她的愛情,是也是唯一故事中向「好」的結局。但2047小說中的周慕雲卻永遠不會得到屬於他的答案。

Mimi / Lulu

Mimi,是我認為全篇中最痴情的人,她痴情、事故、自欺欺人。她也是一個為了感情而奮不顧身的人,所以至始至終她都追尋著小旭的身影,她愛他的浪子翩翩,愛他漂泊無定。她是一個風塵女子,這樣的設定其實也隱含著她渴望愛,甚至為愛情付出一切。但她至始至終也是孤獨的,因為她愛而不得,她愛的人從來不屬於她。所以她找到相似的代替品,卻過著放蕩的生活。最後卻落得一個悲慘的情殺結局。她經歷的男人和找尋的代替品很多,可以從她忘記周慕雲是誰這一段看出來。但她愛上的卻只有一個,所以當周慕雲提起當時的故事時,她想要聽關於小旭在她生活中出現過的痕跡。「只要自己不放棄,就永遠都會是主角」這句話是周形容她的。她執著的不停的追尋著心中的小旭,她就是去了2046卻永遠沒有回來的人。而她也永遠活在了屬於自己設定的主角之中。

叄 / 電影解構與元素分析

一、敘述時間與故事時間、結束的一場戲、剪切風格

這部電影的時間線和時間表達是混亂且複雜的,我分別可以歸納成以下四點 ①是這部電影本身的敘述時間。②周慕雲小說裡的發展時間。③概念性的時間。④是裡面隱含了另外兩部《阿飛正傳》《花樣年華》的人物過去的時間。

– ①     這部電影本身的敘述時間:這部電影的敘事時間是感性的,是受情緒推動和實際故事做結合的穿插。但這部電影的主要時間線是從1966年周慕雲從新加坡回到香港到1969年白玲準備香港出發去新加坡之間的這四年,發生的故事。並且由每年的聖誕節作為時間的引子(十二月24日),讓觀眾明白這一切發展。故事前後順序分別從主角展開,分為以下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周慕雲的過去:這裡面包含了兩段感情,第一段是《花樣年華》的故事,婚姻被背叛的周愛上了自己婚姻中第三者的老婆蘇麗珍。這是周慕雲這個角色的主線感情。第二段是他1963年在新加坡遇到的「黑蜘蛛」蘇麗珍,與前一個蘇麗珍同名,並且在周最困難的時候幫助了他。周也對這個蘇麗珍產生了基於前蘇麗珍的附加感情;第二階段——電影的故事:從1996年開始,周慕雲會到香港,從一開始遇到了Mimi,發現了2046房間號。分別認識了白玲、王小姐分別產生了感情糾葛。並開始寫起了2047的小說故事展開;第三階段——2046的結局:從一開始的時候電影就鋪下了一個2046的梗。而2046也是這部電影的主題,2046代表的是對感情的執著,與記憶。而在這一階段,所以的事情也都開始有了結局,Mimi的死,王小姐最終遠嫁日本人,白玲前往新加坡開始新生活,周慕雲找蘇麗珍未果。也在結局呼應了他前往了「2046」。

– ②     周慕雲小說裡的發展時間:周慕雲寫過兩篇小說,分別是2046與2047。2046如電影主題,也是從2046房間發生的故事,加上未來元素改編而成,是一個關於前往2046的痴男怨女,強調追尋和被拒絕的故事。2047裡,講述的是唯一一個從2046回來人,也是2047房間,王小姐同他日本男友和周慕雲自己的故事,延續了2046中的角色,而這個小說裡,強調的是時間與答案。

– ③     概念性的時間:主要寫2047中反覆出現,如金城武一直在默念的的數字的次數、穿梭的隧道、100小時-10000個小時的永恆的長度。以及周慕雲想要試著改動結局時也從10小時-1000小時的變化。而這些是為了呼應周慕雲在2046中想要說明的一個主旨的「愛情其實是有時間性的,太早或太晚認識,結果都是不行的」

– ④     《阿飛正傳》《花樣年華》的人物過去的時間:這裡面主要包含的角色是蘇麗珍與周慕雲(①中提到)還有Mimi和黑珍珠蘇麗珍的過去,他們都愛上了《阿飛正傳》中的小旭,而小旭註定是一隻無腳鳥,並且最終慘死他鄉。

電影結束的一場戲是白玲與周慕雲的告別,白玲即將飛往新加坡開始自己的新生活,臨走前夜,白玲想要和周慕雲會到從前,但是周慕雲拒絕了,他獨自一人在街頭往前走,電影重複著白玲問他那一句「為什麼我們不能像以前一樣」,他想了想,仿佛也在問著自己。微微一笑的往前走了。

電影在最後的三句話中結束拉下黑幕,而大家前往2046,也都只有一個目的…

「他一直沒有回頭,他仿佛坐上一串很長很長的列車,在茫茫的夜色中開往朦朧的未來」

剪切風格上,王家衛一如既往,不留任何一個多餘的鏡頭,在能夠用幾個運鏡和畫面闡述清楚的事情,絕不拖踏,把形式主義表達的韻律、感受、用畫面闡述的語法意會給了觀眾。這部電影的剪切敘述上非常多層次,也非常的零碎,與他過去的電影產生了連結,已然超過了當下故事原本包含的內容,如果按照普通的時間線分別講述,可能只是變成幾個不同的愛情故事。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張震的鏡頭,雖然只是片刻的帶過。但卻已經飽滿的塑造了人物的愛恨情仇。剪切把把過去發生的事情和現在做連結,而之間的每一個故事和人物都產生行雲流水的聯繫,用未來故事和幻想情節做穿插上升到時間和感官的深度。再加上王家衛獨特的獨白方式。傳達給觀眾的,已經是精彩絕倫,反覆咀嚼,概括人生的愛情故事。

二、揪心情節

我認為這部電影讓我感受到揪心情節的部分是白玲的故事。因為她角色先後的反差對比和她愛的濃烈。

在白玲和周慕雲最後一次見面的那場飯局裡,白玲刻意迴避,留下周慕雲跟她之間愛的證據「10元鈔票」,希望這些能讓周慕雲回心轉意,重新開始,但事實是周慕雲雲淡風輕的的一張一張付清,甚至後來不回頭的離開。我認為這一打鈔票的意涵包裹著兩個人對這場感情不同的立場。鈔票是他們兩個人曾經感情的痕跡,周慕雲是為了撇清關係而用金錢進行他所謂的交換而達到自己的心安理得,而白玲則是珍藏著這些錢作為他們甜蜜回憶和自欺欺人般的愛的回憶。雖然一開始的出發點相同,但因為白玲有了愛,而產生了複雜,產生了心酸。因此讓觀眾看的心疼和感嘆這樣的女子。

三、對白的弦外之音

我最喜歡的對白是木村的一段獨白,

他說:

「我曾經愛上一個人,後來她走了。 我去2046,是因為我以為她在那裡等我,但我找不到她。我想知道她到底喜不喜歡我。我發現這個機器人很像她,我開始嘗試在她身上尋找答案。我不斷的嘗試,但她始終沒有反應。在我最失望的時候我想過放棄,可很快我又繼續。慢慢的我開始懷疑自己,她對你沒有反應未必是因為它反映遲鈍,也許是因為她對你沒有感覺,到最後終於明白,有些事情不能勉強,而我可以做的就是放棄。」

在這段對白中,我深刻的感受是,這段對隱喻了最終每個角色的歸屬,也傳達了現實世界愛情的結局,有些事情是無法勉強的,即使是再遲鈍的人,只要心意相通,終究會找尋到答案。當在對方身上無法得到答案時,不能勉強,能做的事情就只有放棄。當然也有像Mimi一樣,在自己的幻想中成為主角的人。再最終這份偏執只會傷害他人與自己,而形形色色男男女女們,最終也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也許在這之間,人們都會踏上這輛名為2046的列車,而它也終究成為一個符號與潮濕的記憶一起,被樹洞封藏起來,無人知曉。但能否能從2046回來,其實只有自己才能知道。

四、元素的使用(不同元素同一象徵隱射)

·【蘇麗珍】

蘇麗珍雖然原本是一個人,但是王家衛也把她當成了一個符號,兩個蘇麗珍的出現是為了推動周慕雲的感情故事,而這個符號也是周慕雲心中的一根刺,是無法回到最初的「蘇麗珍」。

·【無腳鳥】

無腳鳥貫穿了兩部電影,小旭和周慕雲都一樣是沒有腳的小鳥,因為他們沒有定所(安全感),他們不知道下一站去哪裡,但他們都可以重新去適應,和面對新的生活。不論這種為生活如何,但他們依舊自由。

·【2046房間號碼】

2046是花樣年華裡,周慕雲記憶中的房間號碼,即使他與蘇麗珍已經結束,但還是會不知覺的被2046號碼所吸引。而2046也象徵了王家衛想要表達的「記憶」、「代替」、「祕密」、「幻想」、「窺視」與「陰暗」。這些貫穿了整個電影的語法。但也同樣喚起我們生活中的所遇所得。

·【祕密】、【樹洞】、【黑手套】在王家衛電影中反覆出現的祕密、樹洞。都是象徵在象徵意義上的表達一個對過去的形式的埋葬,人們在經歷了一場愛情過後的時候,以樹洞作為一個中介,塵封這段祕密的回憶,也抒發了人們心中的情緒。這樣的隱喻也同黑手套一般,黑手套下的那隻手,是永遠見不得光、看不見的,也是成為祕密的代名詞,是一個永遠都不會被別人看見,卻永遠屬於自己的東西。·【時間】、【數字】與【未來】

在回程的列車上,木村拓哉一直在數著數字「990,991,992,993,994,995……」,而王菲飾演的機器人也在列車上遙望列車外的光譜,而時間進行著「10小時,100小時,1000小時,10000小時…..」還有周慕雲在想要修改這個等待的結局時而經歷的「1小時,10小時,100小時,1000小時……」這些數字片段都在重複著時間的重複。我認為王家衛其實就是把這輛列車比做了時間,車上的一切都來自於未來,也駛向未來。這其中也用到了哲學上的概念,同時間是永恆的,這些數字象徵的是遞增數字的排列組合,在數字組合下一切事物都在前進,但時間的旅程上卻永遠沒有終點….而在車上的旅客唯一能做的就是遺忘過去的記憶,才能夠找尋自己的未來。

五、音樂和聲音的詮釋

王家衛曾比喻過說,「音樂像『顏色』,尤如攝影機用的濾鏡一般,把所有事物染成另一種色調,尤其用了跟影像不同時代的音樂,會產生一種曖昧感,讓事物變得更複雜。」

從這段話中可以看出王家衛對於音樂的堅持,在2046的電影中,王找到的是梅林茂來做配樂,延續在花樣年華中的人物,但是2046的時間線和劇情更為廣大,所以2046的配樂風格也不再以花樣年華中的古典為主,而是加入更有韻味和層次的音樂變奏。電影挪用了許多不同地方的音樂,包括電影配樂、歌劇、拉丁情歌、新紀元音樂。主要選中的是倫巴和波蘿奈的旋律。而這些音樂傳達給我的意象是,富有故事情緒的、變化、以及及多層側次的幻想。仿佛在之間感受到一齣戲的華麗,也有一齣戲的悲壯。我比較能夠體會到的是歌劇的意象,也是與王老闆在聽的歌劇時的心理狀態。複雜的現實與虛擬的幻想之間重疊交織。也像是「人生如戲,戲如人生」般戲裡戲外乃至觀看者之間產生的情感連結。而這些劇場式和具有風情的異域音樂,賦予那個電影時代背景下而產生別樣的感受,也像是追溯2046這個來自未來幻想的故事,像是一場人生般,奇妙、纏綿、壯麗、現實幻境交錯、又帶著難以言說的離別。

聲音上,在除了劇中人物對白外,加入王慣用的獨白形式,主角周慕雲以一個第三者的角度回頭闡述自己本身整個事情的經過。有些人認為這樣的形式很矯情,但是我覺得是這樣特有的風格,才能使得觀眾更好的去帶入情節當下的感情,和似是而非之間游移的劇情。也正是有這樣特別的風格、電影中貫穿的符號與鏡頭(如過去的回憶、時間、樹洞、鳥、小說、窺視、天台)等,讓觀眾在難以描繪的意象世界中與真實生活的事物產生情感連結,對王家衛以及他的電影產生一種特有的感性印象,這樣的意識形態是被人們記住的一種情懷。而我也非常認同的一句話是,他的講的是男男女女的故事,但他說的卻是我們與之相近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