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山伯爵》狼若回頭,不是報恩,便是報仇


《基督山伯爵》狼若回頭,不是報恩,便是報仇

2020-12-22尼曼莎

我一直認爲著,一部文學作業的問世,往往都有著自己所屬的隱喻。要麼是社會現實要麼是人性的批判。

就像《活著》、《肖申克的救贖》、《許三觀賣血記》……他們並不僅僅是作爲一個故事來讓我們閱讀,同樣我也希望廣大讀者不要將一部賦有深度的作品作爲一個故事讀過就忘了。

《基督山伯爵》就是這樣,作爲一部通俗歷史小說,因爲故事情節,有許多人都將其當作一部中國式快意恩仇小說來閱讀,但這部書作爲法國著名作家大仲馬的成名之作,那麼這裡面的故事,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基督山伯爵》雖然是一篇長篇小說,但主線卻是非常簡單明確:19世紀法國皇帝拿破崙「百日王朝」時期,法老號大副愛德蒙·唐泰斯受船長委託,爲拿破崙黨人送了一封信,遭到兩個卑鄙小人和法官的陷害,被打入黑牢。14年的時間,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時期,仇人在外名利雙收,逍遙自在,而自己的父親卻餓死在街頭,未婚妻嫁作人婦,而結婚對象竟然是愛德蒙·唐泰斯的仇人之一!

在人生最昏暗的時期,他遇到了自己的希望,另一個獄友法利亞神甫,神甫向他傳授各種知識,並在臨終前把埋於基督山島上的一批寶藏的祕密告訴了他。唐泰斯越獄後找到了寶藏,成爲巨富,從此化名基督山伯爵(水手森巴),經過精心策劃,報答了恩人,懲罰了仇人。

最終,他的三個仇人,一個妻離子散,身敗名裂,自殺身亡;第二個全家老小相繼死去,最後孤家寡人,也不成人樣了,第三個傾家蕩產,從富翁一下變成了一文不名的糟老頭。

的確很像我們中國武俠小說的快意恩仇,盪氣迴腸,但愛德蒙·唐泰斯的不幸遭遇,也揭示了19世紀的社會黑暗,一個無辜的人,竟被自己的好友出賣,又被一個名聲在外的法官給陷害,不正是因爲當時政府的無能與腐敗嗎?或許不僅僅是唐泰斯一個人,或許還有千萬人民被迫害。唐泰斯只不過因爲一個機遇成功復仇,但那些沒有基督山伯爵運氣的那些人呢?他們的處境會怎麼樣?!

那些令人髮指的罪惡的人們,爲了那麼一點點蠅頭小利,就出賣自己的靈魂。

《基督山伯爵》有一個法官夫人,她爲了繼承祖父留下來的僅價值八百英鎊的懷表,竟先後毒死了自己的父母,兒子,女兒,外甥。惡毒的人性,被體現得淋漓盡致。很難想像因爲區區幾百英鎊就將全家殺了個乾淨,但這就是一個「人吃人」的社會啊。

大仲馬除了描繪形形色色的人物以外,同時又是在批判舊社會的罪惡。以前的船長,面對權勢,無能爲力。得到寶藏後的基督山伯爵卻呼風喚雨,無所不能,似乎整個社會都在圍著他轉。這揭示了物慾橫流、金錢至上社會現象的一面,就算現在,不是還有相當多的一羣人都在一切向「錢」看嗎?

《基督山伯爵》裡的確蘊含了許多深刻的哲理。正如基督山伯爵在文中所說的那樣:」人類的一切智慧就包含在這四個字裡面:『等待』和『希望』。

人生很漫長,不要放棄等待,不要拋棄希望。

我是帶你看好書,手打不易,都看到這裡了不妨諸君留下關注和評論再走不遲。

多謝。